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亿万老婆霸道宠 > 第11章 真想假装不认识她

亿万老婆霸道宠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是个很善良的姑娘。”所以,你只需要求我一下,我就放过你!

楚墨宸不怒反笑,觉得这个姑娘当真只是有勇无谋,太蠢了。

“你摇头是几个意思?”云浅浅对他的反应不满意了,一般情况下,被绑票的人不该很惊恐才是吗?她已经给了他求饶的机会了,他居然一点都不珍惜!

“摇头是因为你愚蠢。”

“你!”云浅浅怒了,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冷冷一笑,“呵,你别想着刺激我,我才不相信你的话,你说我蠢我就真的蠢吗?你也不看看,现在是谁落在谁的手上!”

楚墨宸挑眉看她,这思维,很强悍!难怪这么愚蠢的她,还能活得这么开心,也是难得了。他慢悠悠地抖了抖自己一点灰尘都没有沾染的袖口,又若无其事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云浅浅错愕地看着他,有没有搞错,她的刀子还搁在他的咽喉处呢!

“这样站着,累么?”

“云浅浅警戒地看着他,她累不累和他什么关系?

“你站着不累,我坐久了,累。”

有没有搞错?被挟持的人是他好么?怎么她有种他才是那个拿着刀子的人!“我警告你,你别乱动,刀子可是不长眼的。”她只是要他求饶一下而已,有这么难吗?他刚刚做的事情那么恶劣,她都决定只要他求饶一下,她就既往不咎了,可他倒好,居然还一副他才是大爷的模样!

楚墨宸做恍悟状,“哦,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

云浅浅额前一排黑线,他绝对是装的,贱人!这是要气坏她的小心脏吗?

“可是,就算真是这样,又如何呢?”

又如何?云浅浅气急败坏地道:“当然是你给我求饶,我就放你走!”

楚墨宸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抹冷然,霍地站了起来。云浅浅到底怕伤了他,他一站起来,她也跟着扬起脖子,明明一米六六的身高已经不算矮了,但站在他的面前就像个矮子一样,刀子也要拼命地拿着,才能“安好”地抵在他的咽喉处。可这个样子的她,站在他面前,就像个小丑。

他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凌厉的眼神里染着薄怒,她是有多蠢,到了此时还不懂得将刀子放下?

云浅浅一被他这样盯着,心头的小怪兽就越来越凶恶,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怕惹事的姑娘,尤其是面对强势的时候。

只是……

“浅浅,你这是在做什么?”房门忽然被推开,总编陆永柯从门外走了进来,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画面,整个人如同被霜打的茄子那般,蔫了。

手中的刀子被夺走的时候,云浅浅还愤愤不平地瞪着楚墨宸,却被陆永柯拉到了一边,“浅浅你怎么搞的?怎么对楚先生这么不礼貌?”如果云浅浅是一般家庭里的女生,他大概早就已经开骂了,可偏偏,眼前的男女他都不能得罪!“浅浅,快跟楚先生道歉。”

云浅浅原本也没将楚墨宸当回事,可这会儿看着总编的神情很焦急,楚墨宸的神色很阴沉,就像暴风雨到来的前奏!她忽然想起来楚墨宸在平城意味着什么,恐怕他跺一跺脚,整个平城都要抖上好几天!而关于她现在所在的公司,恐怕他只要一句话,公司就会消失得无踪无迹,也难怪总编会这么紧张。

楚墨宸没有说话,但是那神情,分明就是在等云浅浅道歉。

剧情反转到这一步,云浅浅也是极度无语了,让她跟楚墨宸道歉?打死她她也做不到啊!只是她还没开口呢,陆永柯就已经一个劲地给楚墨宸弯腰鞠躬道歉了,而且还暗中扯扯云浅浅的衣摆。

小人得志!云浅浅这样想着,不小心就脱口而出了!

陆永柯脸色都白了,这小姑奶奶诶,她知不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是谁啊?

“不好意思楚先生,浅浅年龄太小不懂事,您千万别和她一般计较,我代替她向您赔礼道歉。”陆永柯真心觉得云浅浅过分了,就算她是千金大小姐,凭着聪明才智破格进公司为实习记者,可也不能这样对待楚先生说话啊,事后一定要好好说她!

“哦?”楚墨宸挑了一下眉梢,玩味地看了云浅浅一眼,“她是女的,你能代替得来?”

陆永柯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如果连楚墨宸的弦外之音都听不出来的话,在职场上的这二十多年就算是白混了!可是,传言里,龙腾集团的总裁楚墨宸,是从来不碰女色的啊,他是怎么会看上云浅浅的呢?

“如果楚先生不嫌弃的话,今天我做东请楚先生吃午饭,就当是给楚先生赔礼道歉,当然,浅浅会从旁伺候着楚先生。”既然他看上了云浅浅,他就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空间,让他们自己去处理这棘手的问题吧。

楚墨宸眉头动了动,不置可否。

云浅浅当然是下意识要拒绝,她看见他就来气,还一起吃饭?她只怕自己到时候会控制不住将饭菜全扣到他脸上!但陆永柯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警告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安分点,云浅浅那个悲愤、那个郁闷啊,真的是没处撒!

请楚墨宸吃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得选好饭店,然后再是饭店的房间也要仔细挑选。不过这些都由总编大人来搞定,她一个小人物不必担心那么多,云浅浅只乖乖地跟在他们身后。

好几次,陆永柯回头看向云浅浅的时候,那眼神就像是在说:“真想假装不认识你!”他知道云浅浅的家境不差,甚至可以说是很好,在平城一般人家不敢与之并肩,可是她似乎从来不在乎这些,价值三万的扣扣车也可以说撞了就撞了,为新闻做到这样的牺牲也算是可敬了,但是!为什么和龙腾集团的总裁出来吃饭,她却还不知道打扮一番呢?她难道看不出来,从她身边走过的人,都对她投去怪异的眼神吗?她不知道,能够和龙腾集团的总裁一起吃饭,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吗?

陆永柯当真是对她痛心疾首啊!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