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乱世争雄之掌控天下 > 第5章 孺子可教也

乱世争雄之掌控天下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看到赵良居然这么配合,杨震点头道:“你既是从西城县逃难而来,想必多半是被李文通手下那些牙兵们给逼到此处的吧?”

“不错,原本良与乡亲们在西城县附近生活,虽然条件也不算太好,至少没有被饿死的可能。不过自从李文通决定将治所迁移到西城县之后,我们原本的田地皆被李文通府中那些牙兵跟其余一些郡中大户占了去,所以这才不得不逃难到此处。”

杨震只要将来稍一调查,就能知道自己原来的根底,所以赵良倒也没有必要在此事上撒谎,所以杨震一问之下立即全盘托出。

“既然如此,算起来你们赵家庄跟节度使大人倒也是大仇了?”

“大人,我们赵家庄现在所剩的不过是一群流民罢了,就凭我们现在的实力,节度使大人一声令下就能让我们全部消失,所以我们跟节度使大人有仇,不过节度使大人对我们却是根本不在意。”

杨震此话一出口,赵良心中已经明白这杨震多半也不是死心塌地跟随李文通的。不过自己这些流民青壮之人全加在一起也不过四五十人,想要凭着这点人跟李文通硬撼无疑是螳臂当车。所以自己才说李文通对于自己根本不在意,这也是委婉的表示自己现在根本没有去跟李文通硬抗的资本。

“你不必多心,老夫不是傻瓜,现在李文通大权在握,整个汉中郡都掌握在他手中,这个时候想要跟李文通摆明了车马打擂台,那只能是找死而已。”

看到赵良神色略定,李文通继续道:“只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也不瞒你,前些日子李文通亲自上门来我杨家提亲,想要让老夫把女儿嫁给他的独子李定远,不过老夫却没有答应下来,你可知道为何?”

“难道是李定远之前已经娶妻,此番李文通做媒是想要大人将小姐嫁给李定远做妾,所以大人不愿意?”以赵良所掌握的信息,自然不可能猜到李文通大限将至,杨震不愿意跟着李家一起沉船,所以此时才有此一说。

听到赵良如此一说,杨震摇头道:“我杨家虽然只是经商,不过在咱们这汉中郡倒也是一等一的大家,李文通想要我杨家的女儿进门,除了李定远正妻之位,他也不敢开这口。”

“这,在下就不无所知了。”听到自己猜错了,赵良倒也没有继续猜下去,杨震既然开了口,总要给自己一个解释。

果然,杨震略作思索之后,终于还是开口道:“若老夫所料不差,李文通多半是大限将至,所以不得不去给李定远布置后路了,此番之所以想要跟我杨家联姻,多半是看中了老夫经营半生的家业,想要让我杨家将来对于李定远有所臂助罢了。”

“大人说李文通大限将至,不知何以知之?”听到杨震说李文通大限将至,赵良心中顿时吃惊起来。

自己带着乡亲们从西城县逃难而来,虽然是被逼无奈,不过眼下李文通仍然牢牢的掌握着汉中郡,所以整个汉中一时之间自然不会大乱。不过若是李文通果真如杨震所言大限将至,那么等到李文通死了之后汉中郡极有可能会大乱起来,到时候就是真正的乱世了,以自己眼下的实力,是否还能够继续保证乡亲们的安全?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赵良心中其实是极其矛盾的,一方面自己从西城县逃难而来,主要就是拜李文通所赐,所以赵良心中自然想要李文通早死。不过事实却是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自保的能力,如果李文通真的这么死了,汉中郡大乱之下自己又能作何打算?所以如此一来赵良反倒不希望李文通死得太早了。

听到赵良这么一问,杨震倒也不隐瞒,直接将自己方才在密室之中的猜测对着赵良解释一番。

杨震浮沉半生,自然知道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眼下自己确实想要拉拢赵良为自己家族效力,这个时候自然要坦诚相见。且不说以赵家庄跟李文通之间的仇恨,赵良根本就不可能去向李文通揭发自己。就算是赵良真的忘恩负义前去揭发了,以李文通现在的魄力也未必就敢跟自己家族撕破脸皮,如此一来,李文通为了平息自己的怒火,必然是要拿通风报信的赵良开刀来给自己一个交代。

听罢杨震一番解释之后,赵良虽然强自镇定,不过终究还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将这些信息消化完毕。

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是趁现在跟着杨震一起干,然后全力对付汉中土皇帝李文通。要么就是直接拒绝杨震,不过如此一来想必自己跟这些乡亲更是命不久矣,只要杨震跟房陵县的府衙打一声招呼,自己立马就要开始逃命了。

看到赵良一时之间沉默下来,杨震却也没有催着他立即去做决定。在杨震看来,这赵良虽然心计不错,不过终究还是有些太年轻了,此番能够听懂自己这番话的利弊就算不错了,想要立即做出决定,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赵良此时虽然是在沉默,不过心中却是心思电转到底应该如何应对。如果答应了杨震,就等于是彻底跟李文通站在对立面上了,虽然杨震口口声声说李文通大限将至了,不过李家在汉中郡经营日久,想要跟他们作对岂是这么简单?

不过看了看杨震还是之前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赵良终于还是沉声道:“良本不才,不过此番既然承蒙大人看重,却也愿为前驱!”

其实很多时候,事情越是复杂就越简单。自己以后去跟李文通作对固然有些不自量力,不过眼下若是不能给杨震一个满意的答复,只怕明日一早自己跟这些乡亲就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了。

赵良小时候就是在赵家村长大,而且年幼时父母去的早,几乎是等于吃百家饭长大的,所以赵良心中对于大部分乡亲还是极为感激的,这也是自己一路上不辞辛苦也要带着大家前往房陵县某一条活路的根本原因。否则凭着自己的本事,远远不至于到了此番山穷水尽的地步。

看到赵良一番沉思之后终于还是分清了利弊,杨震心中暗道一声孺子可教也。

然后开口道:“李家在汉中郡经营日久,对于李文通的实力老夫比你知道的更清楚,所以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老夫自然不会以卵击石。你既然答应下来,那你这些乡亲也就不必继续逃往房陵县了,老夫自会找地方将他们好好安置下来。”

“多谢大人援手之恩,良必然全力以报!”听到杨震答应会替自己安排好这些乡亲的后路,赵良立即对着杨震俯身一拜。

虽然明知道杨震这样做只是在拉拢自己而已,不过赵良此时对于杨震仍是以感谢居多,不得不说杨震这一手确实不错。

看到赵良俯身拜倒,杨震同样上前一步将其扶起,然后微笑道:“不必多礼,你既然答应帮我办事,老夫帮你安置家眷那也就是分内之事了。”

被杨震扶起来之后,赵良想了想开口道:“不知大人打算如何对付李文通,又准备从何处入手?”

“老夫刚才与你说过,李文通之前来我杨家提亲,结果被我却没有立即答应下来,依照李文通的性子,此事多半不会就此打住。所以老夫现在需要想出一个法子去暂时堵住李文通,刚好你们今晚的行事就是一个不错的借口,你以为呢?”

“大人是打算以庄园遭袭为借口,然后推说自己受到惊吓,一方面能可以观察李文通的举动布置后路,另一方面也好暂时堵住李文通继续提亲的打算?”

“不错,老夫正有此意,你觉得如何?”不得不说,杨震一开始只是觉得赵良还算是个可造之材而已,可经过刚才这一番谈论,杨震对于赵良倒是越来越看重了。

虽然自己儿子杨庆元在这汉中郡也算得上是有所作为的公子哥了,不过那跟自己自幼提点不无关系。可这赵良自幼双亲早丧,而且又是久居西城县那种僻野之地,却没想到还能有这种心计,自己只是稍加指点,立刻就能想明白自己的心思。就凭这份天赋,比起自己儿子来说确实是犹有过之了。

“大人此举确实不错,不过在下以为,李文通既然大限将至,那我们同样也要加快准备了。如果只是如此被动的话,就算是李文通活着的时候不敢对我们下手,等到李文通一旦死了,汉中郡果真大乱的话我们同样难以独善其身。”

赵良年幼孤苦,却也养成了自己坚韧不拔的性子。眼下既然只有跟着杨震才能有条活路,赵良自然要将大部分心思放在如何表现自己上,只有杨震越来越看重自己,自己才能在其麾下爬的更高,到时候自己那些乡亲的地诶同样会跟着水涨船高。

果然,听到赵良说眼下不能如此被动,杨震颇有兴致的开口道:“哦?那依你之见,眼下我们却该如何打算?”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