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婚恋生活 >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 第8章 他是我的!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 男神的绯闻女友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一路繁花相送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思慕似海深 桑榆此情安东隅 最是衷情难顾 经年相遇何以欢

曾为秦氏立过汗马功劳的下属亲戚等大都赶了过来,报告秦经纬这一紧急事件,同时也为自己以后在秦氏的命运担忧。

大家嗡嗡的秦蔓头大,后不见秦经纬醒来,都纷纷离去。

直到傍晚,秦经纬才悠悠转醒。医生表示,是一时激动,血压升高所致,并无大碍,秦蔓才放心。

回到家,已是夜色深沉。

秦蔓躺在沙发上,无力感蓦地袭来。妈妈在国外深居,这些年为了陈齐心无芥蒂的发挥才干,她与秦氏的高层并无甚来往,如果爸爸不在了,那她该如何是好?

就像陈氏父子的这次釜底抽薪,她毫无防范,更无丝毫反击之力。

翻身叹气,耳中传来敲门声。

白逸凡上身穿着宽松舒适的毛衣,下身是休闲西裤,一身轻松的抱着一包东西走进来。

秦蔓愣愣的看着他走进开放式厨房。

“你大概没吃东西,我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不如一起”。伸手去拿锅碗瓢盆。

这人进别人家都这么随便的么!

秦蔓思绪有些混乱,不想理会,只“哦”了一声,躺回沙发,渐渐睡着了。

睡梦中回到大学时光,她和陈齐并排坐着,地面突然裂开,将他们越分越远,秦蔓一个激灵苏醒,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问:“难道你还放不下他吗?”

她睁开眼睛,抬身转头见白逸凡正摆餐具:“醒了?过来吃饭吧”。

擦擦脸,秦蔓困意未消的坐在餐桌前:“这是什么?”

“咖喱意面,你尝尝”。

秦蔓挑起一根放嘴里,嚼烂下肚,精神饱满的看着白逸凡,吐出两个字:“好吃”,低头将一盘全部吃掉。

“秦小姐的好评,让我这个做饭的欣喜若狂”。

“白逸凡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项不为人知的功能”。

“在下功能多而实用,秦小姐要不要发掘试试?”

听出话中的意味,秦蔓停下:“白先生是认真的?”

白逸凡点点头。

“你知道我刚刚离婚,和你的……好朋友”。

白逸凡再点头:“我知道”。

“为什么想和我结婚?”

“秦蔓,我不能告诉你,我和陈齐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们现在是敌人。他接下来想做什么,我们大概都能猜到,我不想让他得逞”。

“跟我有关系么?”

“首先,你手中握着秦氏的股份,他以后肯定会对你下手;其次,你不觉得在他抛弃你之后,你嫁给一位毫不逊色于他且实力更加强悍的人,会让他很不爽吗?”

秦蔓怀疑的目光立马挑起:“你,实力强悍?”

白逸凡:“你要几十个亿?我立马转给你”。

这纯天然的霸道总裁风,秦蔓翻翻眼皮:“所以,白先生是为了我无私献身?”

“不,坦白讲秦蔓,我需要你手中的股权,而且我觉得和你结婚,会把陈齐气个半死,最重要的一点”,白逸凡注视着她的眼睛:“我可以帮你守住秦氏,我们可以联起手来夺回你失去的一切”。

即将召开的股东大会肯定是暗涛汹涌,一旦陈齐控制秦氏,想对她做点儿什么,她毫无招架之力……哎……

秦蔓锁紧眉头:“白逸凡,我不想再来一次失败的婚姻”。

“我们可以约法三章”,白逸凡道:“你可以将这段婚姻当成单纯的商业联合,我帮你守住秦氏,同时也可以安心的对付陈齐,而我们都不必履行夫妻关系存续期内对双方的义务,怎么样?”

听着好像不错,秦蔓有些动摇:“我想想”。

近来事情太多,本打算长睡不醒,奈何被电话吵醒。

“喂,哪位?”

“布丁齐!你还在睡觉?”

“编辑啊”,秦蔓懒懒的翻个身,“怎么了?”

“刚刚瑰丽文化打电话给我,说要解除跟你作品的全部签约,这是怎么回事!”

秦蔓嗖的坐起来:“什么!”

瑰丽文化娱乐公司是秦氏娱乐产业之一,一直是陈齐在打理,秦蔓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是谁在捣鬼。

欺人太甚!

董事会只是刚刚通过了罢免提案而已,爸爸还没从董事的位置上下来,他们便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秦蔓立即拨打陈齐的电话,响了几声后无人接听,干脆起床穿衣,饭也不吃直冲陈齐的办公室。

门外的秘书见她来到,急冲冲横在她眼前:“秦小姐,陈总他不在”。

秦蔓看一眼闭着的大门:“让开!”

“陈总他真的不在,秦小姐有什么事不妨先告诉我,等陈总来了,我再通知他”。

“你让开,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秦董虽然在外修养,但想开除你们还是轻而易举的”。

秘书咬着嘴唇,有些为难。

“秦小姐,好大的语气”,秦蔓闻声回头,见黎书一袭包身短裙,扭捏妖娆满眼杀气的看着她。

“陈齐呢?”秦蔓问。

“他不在”,黎书矫情造作的撩了撩头发:“我知道你来为了什么事,你找他是没用的,因为阿齐将瑰丽文化的主事权交给了我,我才是瑰丽文化实际上的负责人”。

还阿齐,可真够恶心的,秦蔓白她一眼:“所以,解除合约的事是你干的?”

“没错”,黎书直接承认:“我们仔细研究了一下,觉得秦小姐的作品缺乏艺术鉴赏力,也不太适合影视改编,没有任何商业价值”。

秦蔓白她一眼:“是你研究的?还是你们研究的?一个大学都没有读过的女人,在这儿跟我谈艺术鉴赏,简直笑掉大牙。”

黎书脸色一阵发红,她出身贫贱,高中毕业就出来闯荡了,最怕的就是别人看不起她的学历。

秦蔓轻蔑的瞄她一眼:“看看你自己吧,浓妆艳抹妖里妖气,浑身上下都透漏着一种招摇的小三气质,不想让别人知道都难”。

黎书气的牙齿打颤:“那又怎么样,你清高你有品味,你怎么连一个男人的心都留不住?”

手指慢慢握拳,秦蔓按下火气,笑道:“别人不要的东西,你还当个宝”,凑近黎书,秦蔓小声道:“你知道陈齐手臂上有个疤吧,那是她为了我留下的印记”。

说完,秦蔓缓缓一笑,看着黎书目眦欲裂的表情内心生出无限**。

秦蔓快步离开,黎书不服气的追上来:“那又怎样,他现在不爱你,他爱的是我”。

秦蔓好笑,看也不看她一眼:“他跟你求婚了?”

黎书一愣。

“一个不想和你结婚的男人,你觉得这是爱?”不再理会脸白的黎书,秦蔓走进电梯。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