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婚恋生活 >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 第14章 谁做早餐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 男神的绯闻女友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一路繁花相送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思慕似海深 桑榆此情安东隅 最是衷情难顾 经年相遇何以欢

第二天早上,当秦蔓在阳光中醒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也就才早上六点。

秦蔓不怎么喜欢夏天的唯一理由也就是太阳出来得实在是太早了一些,而她只要房间里太亮便会睡不着,昨天到家之后没有拉上窗户就睡了,自然免不了第二天被阳光唤醒的命运。

然而,秦蔓正打算拉上窗帘再好好睡一觉的时候,门外却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声音虽然很有规律,但是敲门声不管怎么有规律听上去都不会很好听。这敲门声还持续了很长的时间,秦蔓一时之间有些无语,只能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在睡衣外面随便披了一件外套就去开门。

“秦蔓,早上好!”秦蔓万万没想到这么一大早来找自己的人居然就是对门的邻居。

“白逸凡,你怎么会?”

秦蔓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白逸凡就已经先一步进入了秦蔓的房间,根本就没有问过秦蔓的意思。

秦蔓只能无奈得关上了身后的大门,裹紧了身上的外套追着白逸凡进了厨房。

看样子,他是打算要在她的厨房里做早饭了。

“我就知道你醒了,所以才带了这些食材过来准备给你做早饭。”白逸凡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打开了水龙头,开始清理自己带来的蔬菜。

秦蔓的确是刚睡醒,脑子还有些混沌,但是听着水声,没有过上太长的时间,她也就完完全全得清醒了过来,她拉开白逸凡一把关掉了水龙头,抢过白逸凡手里的蔬菜把它们全部都扔在了台子上,问道:“你为很么要给我做早饭?”

就算他们是邻居,就算他们曾经是同学,但是毕竟孤男寡女的,这一大早上就共处一室明显不是很好吧。

“我昨天不是都说了么,我要感谢你给安林集团拿下了这么大的一个案子,要把我自己作为礼物送给你!”白逸凡说起这话来的时候还真是游刃有余,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夏日晨间的风从半开的窗户里吹进来,吹开了秦蔓额前的刘海,她看着白逸凡,那是相当的无语。

“白逸凡,我当时是开玩笑的,我们早就说好了要一起报复陈齐的,既然如此,你真的没有必要对我这么尽心竭力的。”在经历了陈齐的事情之后,秦蔓是真的不想再依靠任何人了,她知道父亲说的话是对的,自己的路最终还是要靠自己走下去。

现在白逸凡或许能够帮她,可是以后白逸凡如果不在她的身边了呢?

“秦蔓,我们可是在路易先生的面前承认了是夫妻的。”白逸凡擦了擦自己的手,知道如果不和秦蔓说清楚,那就连这一顿早饭他都没办法好好得完成。

他握着秦蔓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说道:“秦蔓,IU集团的合作案并不是我拿到手了之后就万无一失,如果让路易先生知道我们的婚约是假的,我们在欺骗他,你也应该清楚,安林集团会完蛋的。”

秦蔓可不懂这些商场上的事情,可是她知道的是,如果路易先生这样最重诚信的商人真的知道了自己和白逸凡是在骗他的话,恐怕不止是白逸凡的安林集团,连带着自己父亲的信誉也会受损。

秦家老爷子一生叱咤商场,临了了绝对不能在这件事情上蒙受任何的污点。

“你想要怎么做?”秦蔓看着白逸凡的眼睛,问着他的意见。

今天他带着食材来给自己做早餐,说白了也就是为了来商量商量这些事情。

“你来安林集团上班。”白逸凡认真得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对于现在的秦蔓来说,她肯定是不可能再回到秦氏的,以陈齐如今在G市的势力,就算秦蔓继续当**撰稿人,未必就能像之前那样顺利,所以白逸凡这一次提出来的建议,对于秦蔓来说,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秦蔓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毕竟秦氏现在是不可能要的回来的,陈齐父子经营了多年,如今好不容易眼看着秦氏能够落在自己的手上,自然不会那么容易罢手。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这对于秦蔓来说是最大的问题。

她大学读的是中文系,毕业之后在父亲的荫蔽下成为了**撰稿人,每天写写小说开开签售会,日子也过得不错。

如今突然之间要她去安林集团上班,她不知道自己能够胜任什么职位。

“来做我的秘书吧,我相信以你秦家大小姐的身份来当我的秘书,别人肯定是不会说什么的。”白逸凡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看在秦蔓的眼里,便是十分能够鼓舞人心的力量。

就好像只要有白逸凡在自己的身边,不管秦蔓遇到什么样的危机都能够顺利得走过去一样。

“白逸凡,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秦蔓看着看着,便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白逸凡抬手轻轻得敲了一下秦蔓的脑袋,说道:“秦蔓,你想到哪里去了,这可是一笔好生意。”

一听到“生意”两个字,秦蔓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朝后退了两步,也没有再管白逸凡在自己的厨房里做早餐的事情,而是有些慌张得离开了厨房。

白逸凡看着秦蔓的背影,她将秦蔓所有的表情变化都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刚才的那句话对于秦蔓来说会有什么样的伤害,可是对于现在的白逸凡来说,和秦蔓之间必须保持着这样的距离。

他不是不喜欢秦蔓,只是过去的一切始终都梗在他的心间,他过不去,他就不可能和秦蔓有一个好的未来。

“生意”这两个字不仅仅是拿来提醒秦蔓的,更是用来提醒自己,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要再傻傻的重复过去的错误,那些该付出代价的人都应该付出他们应该有的代价。

他微微得摇了摇头,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些,重新打开了水龙头,开始做刚才没有做完的事情。

“白逸凡,你要记得当初我们在G市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母亲的话还犹在耳畔,这让白逸凡根本不能够完全放开手去抓住自己想要抓住的女人。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