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历史军事 > 千古圣君秦二世 > 第3章 机智的李斯

千古圣君秦二世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噗——”

赵高惊恐的人头倒飞而起,冲天血柱泼洒而出。

这时候, 听到寝宫中动静的司马欣在殿门外拱手沉声道:“陛下?”

嬴胡亥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周身上下说不出来的恶心,可他却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应,面色平静的挥手:

“传令下去,逆贼赵高阴谋行刺于朕,已经被朕贴身侍卫白起诛杀,即日起,擢升白起为宫廷卫士令,亲伴朕身边。”

话音落下,白起抖掉剑锋上的血花,双膝跪下,双手捧着明晃晃的利剑,沉声喝道:“末将白起,谢过吾皇万岁!”

寝宫外边,司马欣脸色微变,他确实是想到皇帝会对赵高做些什么,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直接就在寝宫中将赵高诛杀了!

至于行刺什么的话,他当然不信,不过那只是心里想想而已,明面上却不敢表现出分毫来。

毕竟,皇帝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这才是大秦的铁律。

“进来收拾一下!”嬴胡亥背负双手,立在寝宫中。

司马欣领着侍卫走了进去,看了一眼那铁塔一般,护在皇帝身边的白起,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惊异之色。

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什么时候出现的?

还叫什么白起?这是……和武安君重名了啊!

可,又为何自己身为宫廷侍卫军校尉,这人贴身护卫皇帝,自己却无有半点消息?

司马欣想到这个,心头顿时一惊,感觉眼前的皇帝深沉如海,难以揣测。

“陛下!”这时候,一员老将快不走了进来,白起眼神一凝,微微捏住了手中的剑柄。

“杨将军。”嬴胡亥微微颔首,来人正是现而今的卫尉杨端和。

“老臣来迟,没曾想赵高这狗贼深受隆恩,竟然阴谋行刺于陛下!”杨端和看了一眼赵高的尸身,恶狠狠地说道。

嬴胡亥微微一笑:“老将军息怒,今日宫中发生这样的事情,那边有劳老将军轮值了。”

对于这等识趣之人,嬴胡亥自然开心,最怕的就是那等明知道是什么,却故意不开眼的人。

“臣自当睁大眼睛,不敢懈怠分毫!”杨端和沉声说道。

“报!陛下,蒙毅到!”

有人传报。

嬴胡亥身躯一震:“宣进来!”

很快,面色苍白,如丧考妣一样的蒙毅缓步走了进来,他看到赵高的尸体的时候,表情骤然一边,一抬头,就看到了面上带着笑容看着自己的皇帝嬴胡亥,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他快步上前,拱手拜道:

“微臣蒙毅,拜见吾皇!”

嬴胡亥缓步上前,竟双手将蒙毅扶了起来:“蒙府与皇宫素来接近,爱卿却来的比较迟,这是为何?”

蒙毅表情微微一变,痛苦的说道:“君王有所问话,臣子必定要以事情相告,臣以为陛下听信赵高谗言,欲要诛杀臣与家兄蒙恬,故而来之前,就已经吩咐家人备好棺木,臣这是引颈就戮而来了。”

“放肆!”白起断喝一声,虎目中杀气生出:“如何敢这般揣测陛下?”

“哈哈……”嬴胡亥挥了一下手,示意白起退下,这才道:“那爱卿现而今已经看到了赵高这狗贼的尸身,则又当做何种想法?”

“臣——”蒙毅哽咽了片刻,遂而又是俯身下拜:“臣无话可说,还请陛下责罚!”

嬴胡亥微微摇头:“你与蒙恬,皆乃是我大秦肱骨之臣,朕前些时候,听信谗言,方才幽禁你兄长,此前已经着令子婴与章邯将军,统帅三千铁骑,迎接你兄长回朝,你大可放心!”

“臣,代家兄谢过吾皇天恩!”蒙毅又是拱手下拜。

嬴胡亥嘴角微翘,此刻的蒙毅看起来忠心耿耿,可内心是什么想法,自己却无法得知。

毕竟,蒙氏一族之前和长公子扶苏走的最近,自己得位不正,蒙氏兄弟能不能支持自己坐稳帝位,却还是两回事呢。

不过,至少目前看来,蒙毅似乎明面上没有反对。

再者扶苏已死,自己称帝君临天下,已经成为既定事实,大权在握之下,谁敢造次!

就只希望蒙恬不要做铁头娃,非要和自己死磕到底了。

毕竟,这等人才,杀只可惜。

“蒙爱卿先前赋闲在家,今日这逆贼赵高既然已经伏诛,朕即刻着令你为中车府令,不知你意下如何?”嬴扶苏非常委婉的说道。

一边上的杨端和忍不住和司马欣对视了一眼,这那里是什么赋闲在家,分明就是被猜忌,罢职归家的……

不过,腹议归腹议,至少眼下皇帝看起来,比之前好多了,尤其是皇帝身上有意无意之间,散发出来的一股气息,简直跟先帝在世一般无二。

这令众人又心惊,又窃喜。

“承蒙陛下厚爱,臣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嬴胡亥挥了挥手:“时候也不早了,诸位爱卿都退下吧!”

蒙毅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微微看了一眼已经躬身的杨端和等人,也急忙躬身拜道:“微臣告退!”

丞相府!

“什么!陛下诛杀了赵高?还火速下诏将赵高府邸一应人等,以及赵高的女婿阎乐等人,一并下狱,禁止任何人探查,但凡出任何意外,所有监狱内外人等全部处斩!”

听到消息的丞相李斯吓得直接从榻上蹦了起来,满脸看不到丝毫血色。

身材魁梧,面色古铜的李由不解说道:“父亲,宫里传出来的消息,是说赵高行刺皇帝,被皇帝身边的侍卫白起诛杀的!”

“你懂什么!”李斯瞪了一眼李由:“你不想想看,我们在沙丘宫的时候,和赵高做了什么?

皇帝现在这样做,未必就没有把我们推出去斩首,平息天下人愤怒的意思,赵高一死,到时候为父独木难支,姑且不说如何在朝堂之中稳住身份地位,便是保住身家性命,恐怕都很难了!”

李由脸色微变:“父亲,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唉!早知道就不送你到军中习武,应该送你去法家开智,现而今朝廷局势,你都还看不清楚……”

李由却不解地说道:“我朝以军功论封赏,父亲此言差矣……”

“主公!主公!皇帝来了!正在府门外,等着主公去迎接呢!”

正在李斯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门客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大声呼喊着。

“什么!”李斯眼眶欲裂,单手抓出衣袍,竟然把衣袍都抓裂了。

李由眼珠转动,挥了一下手:“府邸上所有的人都起来,跟随父亲去迎接皇帝!”

门客看了一眼极为失态的李斯,拱手道:“喏!”转身便退了出去。

“父亲,我们现在?”李由低声问了句。

李斯双眼一凝,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眼底深处的凝重之色却逐渐隐退了下去,他抓着李由的肩膀:

“由儿,你确定皇帝让子婴公子去迎回上将军蒙恬?”

“这还确定?”李由摇头:“宫中传出来的消息都已经很确定了,哦,对了,皇帝还册封蒙毅为中车府令,填补了赵高的职务空缺!”

“这么说……”李斯眼眸中冷光骤起:“你我父子不仅没有丝毫危险,反而还有一场诺大的富贵在等着我们呢!”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