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历史军事 > 千古圣君秦二世 > 第5章 蒙恬归来

千古圣君秦二世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蒙恬回来了!

阳周距离咸阳本来就很近,嬴胡亥感觉自己从李斯府邸回来以后,把一些准备的后手布置下去以后,才闭上眼睛在榻上躺了片刻时间,就得到司马欣奏报,说嬴子婴已经把蒙恬接回,现在两人正在寝宫外求见。

嬴胡亥一听,顿时睡意全无,直接从榻上坐了起来,沉声道:“宣进来……不,朕亲自出去!”

司马欣拱手退出,片刻时间后,大殿外传来了一个如同洪钟被敲打时候,发出震耳欲聋,摄人心魂的声音。

“罪臣蒙恬,参见吾皇万岁!”

嬴胡亥嘴角微翘,背负双手,缓步走到了大殿门口,只见得一个穿着灰色囚徒衣裳的壮汉,正双膝跪在大殿门口外。

嬴子婴和韩谈两人,也跪在一边上。

嬴胡亥眼眸微微一转,盯着那个身穿囚徒衣裳的人,这个人,便是名传千古的大秦名将——蒙恬!

“蒙将军!”嬴胡亥沉声道:“朕知道你心中对朕即位不满。”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瞬间变了脸色,尤其是把蒙恬接回来的嬴子婴,他心头大震,生怕嬴胡亥一挥手,直接让司马欣斩了蒙恬。

无数双目光都落在了蒙恬身上,这一刻时间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终于,三个呼吸的时间过后,蒙恬微微摇了摇头:“罪臣绝无此意,陛下是先帝的子嗣,当然有资格继承帝位。”

看这样子,嬴子婴那张嘴说一路上和蒙恬说了不少话。

“哈哈哈……”嬴胡亥长笑一声:“好,好一个先帝子嗣都有资格继承帝位,带进来,朕让你看几样东西,等你看完这几样东西以后,朕还想听你说这句‘先帝子嗣都有资格继承帝位’的话。”

话音落下,嬴胡亥率先甩动帝袍宽大的衣袖,转身走进寝宫中。

“司马欣,把朕让你准备的东西拿进来!”

“喏!”司马欣赶紧拱手一拜。

立在禁军边上的白起眼神抖动了几下,捏着剑柄的手,这才放松下来,快步跟随嬴胡亥走了进去。

“蒙将军!你……你为何说这样的话?这让其他公子如何自处?”

蒙恬摇了摇头:“子婴,你觉得诸位公子与我蒙恬,谁和长公子扶苏更为亲近?”

“这……”嬴子婴迟疑了一下,却还是点头到:“自然是蒙将军你!”

“这就是了,如果皇帝真的是宽宏之主,我蒙恬与长公子扶苏走的那么近,都能被赦免,那诸位公子,又会有什么灾祸临身?”

嬴子婴愣住,他人还在原地,蒙恬就已经大踏步的走进寝宫去了,看着蒙恬那挺得笔直如标枪一样的背脊,嬴子婴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何必呢?活着不好吗?”

嬴胡亥转身坐下,司马欣则带着一群禁军快不走了进来,甚至于还牵着一匹马,那马背上被一块红色的丝绸遮盖住,马蹄竟然也用白色的麻布给包裹了起来,看得蒙恬有些不解。

此外,白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拿着一卷绸布,立在嬴胡亥身边,却不知到底是什么意思。

“蒙将军必定一头雾水。”嬴胡亥挥了一下手:“取下来!”

司马欣应喏一声,将马背上的红绸布扯了下来,赫然露出一队马镫来!

“上去!”嬴胡亥低喝了一声,司马欣翻身上马,双脚勾在马镫里边,单手持战矛,直接人立而起!

“这……”蒙恬表情骤然一变,随即双目发光:“此物……此物究竟为何?竟然可以令人这般立在马背上,简直如履平地了!”

嬴胡亥嘴角一翘:“蒙将军镇守边关多年,与匈奴人交战时候,只怕也能察觉出来我大秦士卒和那些匈奴人比起来,并不善于骑战,但是有了这马镫以后,匈奴人的优势,恐怕也就没多少了。”

司马欣随即翻身下马,蒙恬忍不住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那马镫,他猛然看嬴胡亥。

“不错,此物正是朕亲自观摩士卒骑马,随即造出,蒙将军还觉得但凡是先帝子嗣,皆有资格继承帝位吗?”

蒙恬语塞,身为大秦帝国上将军的他,自然明白这小小马镫,对于整个天下,将会带来多么大的改变!

见蒙恬这等模样,嬴胡亥非常满意,自己得位不正,想要改变蒙恬心中的怨恨和不满,那就只有表现出足够惊艳的才能来,只有这样或许才能征服蒙恬!

“蒙将军再看,这骏马四足之上,又是何物?”嬴胡亥话音落下,司马欣领着几个禁军,又把马蹄上包裹着的麻布取走。

“啾——”骏马打了一个响鼻,前蹄重重的敲打在地面上,发出咔咔的响声。

“这……”蒙恬表情又是一变,他甚至亲自弯下腰,托起马足,抚摸着上边的马蹄铁,在一转,他的眉头简直拧成一个疙瘩,皇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充满智慧?

难道之前自己看到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军中战马损耗最多的地方,不在于征战厮杀,而在于马蹄磨损过度以后,破裂流血而死。

这种办法,在这个时代完全没法避免。

嬴胡亥眯着眼睛发笑,因为他看到蒙恬脸上的表情变化,就像是他曾经看的特效电影里边,人物走火入魔时候给的特效一样。

“此外,朕曾亲自见过农人耕种之难,故而耗费心思,制作此物,唤作曲辕犁。”

本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原则,嬴胡亥挥动了一下自己宽大的黑色龙袍衣袂,白起顺势展开那一张卷在手中的绸布。

“啪!”

绸布一下展开,上边露出了一张草图画作的曲辕犁形状,前头是一头牛,后边则是一个推着犁走的小人,头上还带着一个斗笠。

嬴胡亥对于自己的简笔画非常满意,虽不说多么生动形象,但却已经把曲辕犁这种新鲜物件活脱脱的表现出来了。

而至于曲辕犁这种东西的出现,在人类农业史上,则堪称为具有划时代意义。

按照历史而言,这东西还要再等千年时间,方才会出现。

嬴胡亥嘴角微翘:“此物耕地,堪称……”

“神器!神器啊!”蒙恬忽然放声痛哭了起来。

嬴胡亥表情诧异了一下,蒙恬北修长城,自然屯兵开荒,他肯定比嬴胡亥更加清楚这曲辕犁的重要性。

“只是……也不用如此失态吧!”嬴胡亥心中是真的有些愕然了,甚至于心中有些担忧起来,自己一下子弄出这么多超前的东西,蒙将军会不会刺激过度……疯了?

“倘若此物早出现十年,那些跟随罪臣修筑长城的民夫将士们,又何至于饿死千千万万!”

嬴胡亥叹了一口气,看着痛哭流涕的蒙恬,他缓步走上前去,拍了拍蒙恬的肩膀,声音低沉且凝重:

“蒙将军,你也看到了,朕励志于让这个天下更好,让这天下万千黔首,都能吃的上一口饱饭!”

看着悲恸而哭的蒙恬,嬴胡亥心中忍不住再补充了一句:“所以,蒙将军你就从了朕吧!”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