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人图 > 第9章 黄泉果

天人图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李老将军喝了一口粗茶后说道,“我如今已经年及七十,如此年纪,早该看淡生死,不过我不想死,我的幼子尚在腹中,我想看到幼子成婚再死,我想再活二十载。”

何渊阁看了一眼李青山,心中甚是疑惑,他彻观李青山,发现李青山早就断了生机,怎么可能还有生育能力?莫不是李青山所说的尚在腹中的幼子并不是李青山的?

当然,这只是何渊阁心中的疑惑,他不可能说出来,他笑着说道,“青山兄果然宝刀未老,佩服,佩服。我观青山兄身体矫健,生龙活虎,再活二十载轻而易举,无须向我请愿。”

“非也,我身患心疾多年,心疾不发作时与常人无异,心疾发作便是九死一生。”李老将军说道,“今年,我心疾发作频繁,郎中说我活不到明年春日。”

“竟有此事?”何渊阁抓起李青山的手臂探脉,默然无语。

李青山看着何渊阁迟疑的面色,故作洒脱的说道,“让渊阁兄为我向天借命二十载难道是难事?若是难事,那我的心愿便就作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李青山富贵一生,早该无甚遗憾。”

何渊阁收回手,经过探脉他发现李青山所言非虚,李青山确实患有心疾,并且确实活不过明天春日。

向天借命二十载对常人而言,无疑是天方夜谭,但对他何渊阁而言,虽然艰难却还是能办到。

何渊阁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递到李青山面前,说道,“这是生机丹,数十载以来,我只寻获了三枚,这一枚赠给你。”

“生机丹?”老人明景望着何渊阁手中的锦盒惊讶万分的说道,“能让人活足三百岁的生机丹?”

在中州或五州各地,修行之人活过两百岁不是难事,逢盛世和平,普通人活过一百岁的例子也多不胜数。

“好人长命”这一说,中州自古就有,在七十年前,无相山上的那两位神使曾让世人在中州万疆之地上选出十位大善人,并以这十位大善人为榜样,告诫世人多行善举。而这十位大善人,两位神使曾赐给他们各一枚生机丹,并说,服下生机丹,十位大善人便都能活足三百岁。

七十年来,皇朝的教化司一直在不遗余力的宣传这件事,多行善举、助人为乐之事或许并没有增多,但能让人活足三百岁的生机丹早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众人望着何渊阁手中的锦盒吞咽着口水,李青山颤抖着双手从何渊阁手中接过锦盒,环视了一眼众人,他感觉到众人如狼似虎的目光似乎并不友善,都在盯着他手中的锦盒。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如此宝物,莫不要被这群老匹夫抢了去。”李青山暗暗想道,“事不宜迟,赶紧吃掉,以绝后患。”

李青山立马打开锦盒,抓起丹药,送入嘴中,吞入腹中。

看到这一幕,何渊阁笑着说道,“我寻获的生机丹自然比不上无相山上那两位老人的生机丹,青山兄,你方才吞食的生机丹只能让你再活二十载,也就是说,二十年后的今日,你必死无疑。”

尽管不能活足三百岁让李青山颇为失望,但他还是心满意足的说道,“无妨,能多活二十载便是我的心愿,二十年后,我将死之时,我的幼子应该已经娶亲生子,我此生无憾,多谢渊阁兄助我达成心愿。”

“无需言谢。”何渊阁与李青山短暂凝视了片刻,然后望向众人说道,“青山兄的心愿已经达成,你们的心愿呢?”

老人明景抢先说道,“我丘家书香传家二十余代,专注于仕途,专注于为皇朝教化四方夷族,数百年来,功不可没,皇朝也从未亏待过我丘家,我丘家之富贵享之不尽。奈何,我丘家人丁单薄,如今到了我孙儿那一代,就只有我孙儿丘圣哲一棵独苗,传承不易。再者,我那孙儿已经年方十四,整日无所事事,更是无心书香传家,却对修行求道之事极为痴迷,成天妄想能成为渊阁兄这样的人上之人,让我懊恼不已。”

何渊阁宽慰道,“痴迷修行求道并非是坏事。丘圣哲可有修行禀赋?”

丘明景摇了摇头,“去年我带他去天枢阁检查过,天枢阁的教习说他并不具有修行禀赋。”

何渊阁颇为惋惜的说道,“没有修行禀赋,那便不能修行。”

丘明景说道,“我唯一的孙儿痴迷修行求道,却苦于并不具有修行禀赋,我想帮我的孙儿达成心愿,这就是我心愿,渊阁兄能否帮我达成?”

“禀受于天,生来具有。”何渊阁叹息了一声,说道,“那便是说禀赋天定,人力不可改变,所以,明景兄,你这个心愿我无法帮你达成。抱歉。”

丘明景并不死心,继续说道,“传闻,渤海之上有黄泉通道,直抵地府,而地府之中有一种奇物,名为黄泉果,得之,食之,便能脱胎换骨,改变修行禀赋。”

这则传闻何渊阁也曾听过,但他却从未当过真,他说道,“这毕竟只是一则传闻,没有事实依据,当不得真。我修行求道五十载,还从未听闻改变过修行禀赋的实例。”

“怎么没有事实依据?”丘明景说道,“相传,四百年前的西楼皇朝,有一位皇子,虽然能修行,修行禀赋却极差。为了改变修行禀赋,他去到了渤海上,耗时十余载,最终找到了地府,并找到了黄泉果,以此改变了修行禀赋,短短数年间,修为境界大增,一跃成为诸多皇子中最厉害的人物,也因此才被当时西楼皇朝的皇帝立为太子。不过,我朝春秋盛世的开国君主闻人诩尧不费一兵一卒入了天照之门,覆灭了西楼,易国号为春秋,所以,那位太子最终没能登临帝位、统御中州。”

何渊阁说道,“这也只是传闻。”

“罢了。”丘明景的面色变得有些不悦,“既然我的心愿渊阁兄无法达成,那便作罢。”

何渊阁并没有不悦,他是修行之人、人上之人,可以就此拂袖离开,可是他不想这么做,他是重情重义之人,也是重承诺之人,他重昔日的同窗之情,更重昔日他对诸多同窗许下的承诺。

“明景兄,既然这是你的心愿,那便等我在天枢阁安定之后,就为你的孙儿丘圣哲去一趟渤海,若传闻是真的,我也有机缘找到传闻中的黄泉果,那就赠于你。”

丘明景的面色这才恢复正常,抱拳对何渊阁行了一礼,笑着说道,“那就先谢过渊阁兄了。”

何渊阁点了点头,又对余下的众人说道,“你们的心愿呢?”

老人元浩站起身来说道,“我斗胆向渊阁兄求一物。”

何渊阁问道,“何物?”

元浩说道,“血栖。”

“血栖?”何渊阁苦笑一声,说道,“不知元浩兄所求血栖,是因为女人,还是因为财富?”

奇花血栖,少有人不知。在中州世间,血栖乃是象征爱情之圣物。传闻中,用一株血栖便可以俘获任何一个女子的芳心。

“我如今已是一把老骨头,要女人又有何用?再者,我元氏乃是江南地的名门望族,最不缺的就是财富。”元浩在两个俊美男童的搀扶下坐下,“我此一生没有别的爱好,独爱收藏奇花异草,如今,我已经是年迈将死之人,此生唯一的遗憾便是从未见过奇花血栖,若临死之前都未能如愿,我想我将死不幂目,血栖已然成为我的心结魔障,恳请渊阁兄成全。”

何渊阁面露难色,望着元浩说道,“我没有血栖。”

“你可以去找。我这一生曾耗时三十载去寻找血栖,却未能如愿。”元浩满脸遗憾的说道,“而你渊阁兄是人上之人,手段想必通天彻地,应该不难找到。”

“元浩兄,血栖在中州只是一个传说。”何渊阁极为无奈的说道,“传闻,三千年前,一年寒冬,渤海冰封百里,正是那一年渤海百里冰面上开满了血栖。而中州最后一次出现血栖是在六十九年前,在咋们江南地一个叫依水郡的地方。那年不知是岁末还是初春,一棵白梅之下盛开了一株血栖。那一株血栖被水合氏发现并上贡给皇室,原本在中州万疆之地上如微尘一般的水合氏因此而崛起。就因那一株血栖,闻人皇室诏书天下,只要日月在轮转,水合氏便可享永世之富贵。更有甚的是,皇帝陛下用那一株血栖俘获了无相山圣女的芳心……”

何渊阁的话并没有说完,便就突兀的停了下来,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何渊阁伸手捂向自己的胸口,儒雅的面庞上在这一瞬之间布满了痛苦难堪,连嘴都张不了。

窒息,压抑的窒息,这是杀意,高如何渊阁都无法抵挡的杀意。

这无尽的杀意在短暂之间涌入何渊阁的身体里,他的胸腹、四肢、头颅,在这短暂之间仿佛就要炸开,苦不堪言。

何渊阁举目,艰难的环顾四周,他想看看到底是谁释放出了这道连他都无法抵挡的杀意。而他举目之下,整座茶舍满座的都是他的昔日同窗,只有店家崔老二,还有那位正趴在茶桌上看似熟睡的少年人。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