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人图 > 第16章 火树国

天人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莫木鱼对中州的历史了解甚少,他自然没有能力将苏水潘家的那个大秘密从这些零星的历史记录中推测出来。

这时,潘求生已经缓过神,尽管对他祖父的事他还没有想透彻,但他却不失礼数,颇为客气的对莫木鱼抱拳行礼,然后说道,“多谢铁钢兄将我祖父之事告诉我,不然,我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他老人家的生平事迹。”

莫木鱼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无需言谢,能遇到传奇人物的后人,也是我的荣幸。”

客套寒暄,莫木鱼并不擅长,能在上梨山的途中,巧遇故人的后人,并将故人的平生说给他的后人听,这是莫木鱼意料之外的。这让他不得不感叹命运难测、造化弄人。

故人已经不在人间,或许,在往后的路程中,他还会遇到更多故人的后人,那些故人已经被岁月遗忘的平生,他都还记得,他希望,他能一一说给故人的后人听。

来福看了一眼天色,便躬身在潘求生身侧说道,“少爷,天色已经晚了,我们是在此处扎营,还是连夜上山。”

“连夜上山。”潘求生说道。

在原本的计划中,潘求生并不着急上到梨山,也并不着急回苏水。他的目的是上梨山求见梨山老人,这一路来他都是游山玩水,好不快哉,为了这次外出,他也准备充足,不惜耗费大价钱,从天枢阁的天才骄子手中求购了大量能在荒山野岭保平安的符箓,这些符箓可不是他家秀水阁中售卖的那些低阶之物。

可现在,他想立即见到梨山老人,并立即回到苏水去。此中缘由,仅是因为他从莫木鱼口中听到了关于他祖父的事。

他的祖父已经去世了十六年,但他祖父曾经深居简出的那座老宅这些年来一直没有被破坏过,这一点潘求生可以肯定,而且经过他一番细想回忆,他也可以肯定,他的祖父在年少时确实外出游历过,他祖父再次回到苏水,也是在北莽王佐天佑被冤杀之后。这难道只是时间上的巧合?

北莽王佐天佑有两柄剑,自然该有两位剑童,在佐天佑被冤杀之后,一位剑童留在了梨山,一位剑童回到了苏水,这也未尝不可。

不管北莽地关于他祖父的传闻是不是真的,不管莫木鱼所说是不是真的,潘求生都认为他有必要去他祖父故去的老宅认真的看看,或许他能从祖父的遗物中找到一些线索。

他的祖父能修行,这便说明他潘求生也可能能修行。能修行,这对没有修行禀赋的潘求生而言,是极大的诱惑,不管希望如何渺茫,都值得他试一试。

但现在,潘求生最大的疑惑并不是莫木鱼所说是不是真的,而是他祖父既然能修行,为何在寿数七十就死去?

这也是莫木鱼的疑惑,按照莫木鱼对潘复来的了解,即使这些年来,潘复来的境界停滞不前,也不可能在寿数七十就死去,至于这其中的原由,梨山上的那位剑童或许知道一二,到时一问便知。

“铁钢兄,你此行上梨山难道也是为了求见梨山老人?”

潘求生问道,他虽然不知道莫木鱼的身份,但他已经知道莫木鱼是修行之人,这就够了,如果他们此行的目的相同,或许,借助莫木鱼的身份也好,能力也好,能让他更容易见到梨山老人,再者,他还想问问莫木鱼,北莽地是否还流传着其他关于他祖父的事情。

“我此行确实是为了求见梨山老人,不过我已经见过了。”

莫木鱼并不想让潘求生过多的了解他的身份,若是同行上山,必然会有不方便之处。

但想到潘求生是故人的后人,还是应该帮他一把,于是,莫木鱼从身侧的草丛中折下一截一尺长的青藤,编了一枚看似简单却难以看明白是如何编的环扣,递给潘求生。

“我与梨山老人有些渊源,你拿着这枚环扣上山,看在它的薄面上,梨山老人必定会见你一面,至于你能否从梨山老人处,达成你的心愿,还要看你的造化。不过,你的祖父与梨山老人都曾是北莽王佐天佑的剑童,想来他也不会为难你。”

话虽然这么说,但莫木鱼很清楚,潘复来和梨山上的那位剑童虽说都曾是佐天佑的剑童,但两人曾为了一个女人相看不顺眼,甚至暗地里相互争斗过不少次,难较高下,谁也不服谁。

“那就先谢过铁钢兄了,实不相瞒,我此行上梨山确实是有要事要求见梨山老人,如今有了铁钢兄这枚环扣,必然会事半功倍。”

潘求生接过环扣,对于莫木鱼与梨山老人之间的渊源,他极为好奇,却也不好过问。

他也知道莫木鱼先前必然已经听到了他此行上梨山的目的,而对于不能与莫木鱼同行上梨山他多少还是有些惋惜。

此行,他虽然做足了准备,但连夜在荒山野岭中赶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有位修行之人在侧,自然会安心一些。

今日的夜似乎要黑得早些,春日的林间在刮起夜风时也有些阴冷,潘求生不禁打了个冷颤,他看见来福已经准备好了两个火把,他也就准备起身向莫木鱼告辞,这时他却听莫木鱼说道,“求生兄,我有一事相询。”

叫潘求生为求生兄,莫木鱼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别扭,毕竟当年叫他祖父为复来兄,如今这么叫,辈分上有些凌乱。

“知无不言。”潘求生大方的说道。

“方才我无意间听求生兄说过一句,天磐之石灵就要动了,火树国门户将大开,这是真的?”

莫木鱼本来有两个问题想问潘求生,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便是冤杀北莽王佐天佑尚苟活于世的最后一位凶手在哪。

但这个问题是潘求生能否请梨山老人下山的依仗,莫木鱼自然不好过问。

再者,即便莫木鱼不问,此后,他也能从梨山上那位剑童的口中知道答案。

而所问的这个问题,于他而言,才至关重要,因为他莫木鱼就来自火树国。他并非火树国人,却成长在那片土地上。

关于火树国,中州奇书《异域传》中有如此记载,“中州之西南,有异域曰火树国,亦被称之为火源之国。然,中州与火树交壤之地,天降神石阻两地互通之道,此神石方百里,名曰天磐。”

《奇物志》中亦有记载,“火树国不识四时昼夜,有火树名遂木,屈盘万顷。”

当然这只是中州的书籍对火树国的记载,而中州之人没有谁比莫木鱼更了解火树国。

在莫木鱼的认知中,火树国地形奇特,仿佛就是天圆地方的最佳佐证。

火树国东面与中州相接的门户,被天磐阻隔,其他三面则是被永夜海包围。在过往的岁月中,火树国人也曾想渡过永夜海探寻对岸的世界,他们手持火把,驾着轻舟,向永夜海深处划去。不过没走多远,永夜海之上便有一道无形的壁障,阻绝了他们探索的路程,无法穿越而过。

中州历史上曾有很多学者穷尽一生之力也无法在已知的五州版图上标注出火树国的确切位置。

天磐位于中州西云地边缘,紧挨着八千里昆仑山脉。

幽谷一线天将方高百里的天磐一分为二,可真正让人在西云地边缘看到的天磐不过只有十数里,仿佛幽谷和天磐一直插入昆仑山脉的山腹之中。

中州学者在曾经很长的一段岁月里,都一直将火树国标注在昆仑山腹中,称其为山腹中的国度,难究如此国度是如何而成。

但在中州有一个流传极广的传说,告诉了世人,火树国究竟是如何而来。

中州世间,自古以来便有三皇五帝的传说,在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中,三皇五帝乃是大圣人,修行数万载,而德合天地,最终得道飞升,到达天朝神国,成为俯视五州苍生的神袛。

那些传说中说道,三皇之燧皇在飞升之时,在昆仑山下种下一棵树苗,这棵树苗长大之后便是大名鼎鼎的火树,火树下自成天地,这片天地就是火树国,而火树国人皆是燧皇的后人。

为了庇佑后人,庇佑这片国度,燧皇在飞升入天朝神国之后降下神石天磐阻隔在中州与火树国之间,以防止贪婪的中州人祸乱那片土地。

虽然这只是传说,却成为中州人心中,甚至五州之人心中,火树国真实的由来。

……

“自然是真的,难道铁钢兄也想去火树国寻获机缘?”潘求生笑着说道。

传说之中,火树国的由来与三皇之燧皇有莫大关系,甚至五州之间有传闻,火树国乃是燧皇遗留下的道统的所在地。

所以,在潘求生看来,莫木鱼这样的修行之人,在知道火树国门户将大开之时,必然想去寻获机缘,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火树国上一次门户大开,还是三千年前的事。

莫木鱼摇了摇头,双眸中在转瞬之间出现了一丝阴霾,他问道,“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得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