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婚恋生活 > 最是衷情难顾 > 第7章 这样真实了吗

最是衷情难顾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言未达意君未倾心 男神的绯闻女友 种田之山神养成计划 一路繁花相送 捧妻上瘾:韩少宠妻日常 婚然心动:老公大人要克制 思慕似海深 桑榆此情安东隅 最是衷情难顾 经年相遇何以欢

“宴北,你小叔下午的航班,你去接一下,我们都要忙今晚的宴会。”吃着饭的时候,大伯母又吩咐了一句,颇有长嫂风范。

“好。”陆宴北正在夹菜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说这个字的时候,薛知遥怎么会有种他在咬牙切齿的感觉呢?

用完饭,陆奶奶表示今晚的宴会陆宴北一定要带上薛知遥参加,陆宴北这个亲孙子异常的听话,又在众人眼前跟薛知遥秀了一把恩爱,就好像之前跟薛子纤交往的人不是他一样。

对这种即兴影帝薛知遥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啊!

“过来。”众人散开的时候,陆宴北忽然板着脸招手将她叫上了楼。

青天白日的,他应该不会做什么吧?薛知遥忐忑地跟着他的脚步上了二楼,她进去后,他自然而随意地关上了房门。

薛知遥立刻双手抱胸,一脸的戒备:“你想做什么?”

陆宴北眼底一丝讥讽一掠而过,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声音刻意低沉,“我想也干不了,昨晚已经被你榨干了。”

薛知遥脸上瞬间就烫得可以煎鸡蛋了,热得她呼吸困难,口舌紧张。

而陆宴北却轻飘飘地丢给她一管药膏。

“喝个汤也能烫成这样,真是没用。”这特么的能怪她吗?难不成她吃饱了没事干喜欢烫伤?

不过腹诽归腹诽,薛知遥总不会跟自己的手过不去,陆大少爷的东西,不可能会是差劲的吧?

“走了,去机场。”陆宴北见薛知遥擦完药膏,整了整自己的衬衫衣领,还十分亲热自在地挽起了她的腰肢。

他手掌的温度炽热,薛知遥莫名就觉得不自在。虽然她暗恋他,可是这感觉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享受啊,还有说不出的别扭。

“陆宴北,你能不能放开我,我自己走。”薛知遥没有迈开脚步,声音有些底气不足地抗议道。

“我们是未婚夫妻,这样不是很正常吗?”陆宴北坏心地伏在她的耳边低语。

薛知遥被他突如其来的阴阳怪气给吓了一跳,整个身子都有些僵了。

陆宴北就这样搂着薛知遥,下楼的时候神色自然地跟陆家人统统打了招呼,演技浑然天成,台词顺手拈来,薛知遥觉得他去角逐奥斯卡真是完全无压力啊。

她觉得他是在演戏,问题是车子到了机场,他拽着她进去等人,为什么还要继续保持这令人尴尬又别扭的亲密姿势啊?

难道演戏还有瘾的吗?

“那个,陆大少爷,你能不能稍微松松你的手,让我活动一下?”薛知遥微弱地抗议道,声音小得她自己都听不清楚。

“嗯?”某人不知道是真的没有听到还是装的没有听到,可以压低了声音又在她耳边暧昧了一把。

天啊,原谅她是纯情少女,真的禁不住一个极品男这样随时随地的撩啊!

“亲爱的,你说什么?”陆宴北声音低哑地响在薛知遥耳边,带着男人独有的磁性和和韵味,她整个人都要被惊呆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说,你能不能稍微把我松开一点儿。”薛知遥真是受不了了!契约也要有个适应过程吧?就这样一上来就上床了,一签契约就要扮演恩爱的未婚夫妻了,原谅她抗压能力低。

“热恋不是这样的吗?”陆大少爷显然对小女子这个微弱的请求很不理解,一脸高冷的懵逼。

“问题我们是假的,这样我很不习惯啊。”薛知遥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想将两人的距离拉远一点。

“假吗?”他伸手又将薛知遥拉进了怀里,她正想回答,他却率先低下头来。

然后……

薛知遥的唇就被堵住了。

凉凉的,软软的,隐隐还有薄荷的香味。

等她反应过来,她才知道,特么的她居然被强吻了!还是个深吻!

薛知遥用手使力推他,他纹丝不动,反而变本加厉,扣住了她的后脑,直亲到她喘不过气来。

妈的,混蛋,就算有契约,也不能这么占老娘便宜吧?

“这样感觉真实了吗?”他缓缓松开薛知遥,声音低哑深沉。

薛知遥正要反驳,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带着一丝戏谑:“宴北,新女友?这么甜蜜?”

薛知遥背对着发声人的身子顿时一僵,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呢?

不过耳熟归耳熟,她怎么觉得新女友这个词带着一股浓浓的讽刺意味呢?

陆宴北凉薄性感的唇瓣,浅浅地勾起了一个微笑,淡淡地说道:“小叔,这是我未婚妻。”

小叔?亲热还被长辈给逮了个正着,还能更尴尬吗?

“哦,哪家的姑娘如此有本事,降得住我们陆家大少爷?”身后的人似乎对薛知遥充满了兴趣,声音也是带着赞赏的意味。

然而,薛知遥心里其实在默哀,您老一定会失望的啊,陆小叔!

不容她逃避,陆宴北缓缓低头瞥了她一眼,神色温和,眼神深情:“知遥,给小叔问声好。”

薛知遥强自镇定了一下自己,缓慢地转过身来,眉目低垂,乖巧得不行地叫了一声:“小叔。”

而陆宴北的手还一直搭在薛知遥的腰上,似乎是如胶似漆,可她却感到了一阵浓浓的宣示主权一般的味道。

然后,更雷人的来了。

那位小叔惊愕无比地唤了一声:“遥遥,怎么是你?”这声音和称呼,她再听不出来就真的是智障了。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