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都市异能 > 少年玄医 > 第15章 变戏法

少年玄医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绝品天君 真武高手 药神 都市之全能民工 神眼天医 史上第一仙尊 重生奶爸会修仙 绝色小神医 都市修仙奶爸 太古冥医在都市

“你可真敢说,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如果今晚方叔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凶手,你是要坐牢的!”陆星宇要拿住张春娥,必须镇住她。

“你……你放屁!我怎么是凶手了?”张春娥被吓得脸色惨白。

“方叔这病是因为过度兴奋引起的,而你就是罪魁祸首。如果你是被动快活还好说,可是你一直怂恿方叔,你难道不承认?”陆星宇冷笑道。

“你有证据吗?陆星宇,你以为我是法盲吗?这年头没有证据,你就是说破天也没用!”张春娥嘴硬道。

“嗬,你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你们刚才的事情都被我拍下来了,就在这相机里面!”陆星宇给张春娥摊牌了。

“你……你们竟然拍这种东西,不要脸!”张春娥这下不敢嘚瑟了,语气也弱了许多。

“张春娥,我给你的要求就是主动离开方叔,你要是不答应,他的病我不治了!到时候报了警,我看你怎么办?”陆星宇冷哼道。

张春娥这一听,立马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求饶道:“别别别……别报警,我答应你就是,你快点给老方治病,求你了星宇!”

方芳在一旁听出了门道,她感激的看了一眼陆星宇。

不过眼下她老爹的情况紧急,她赶紧催促道:“星宇,你快救救我爹!”

“好的芳姐!”陆星宇点了点头。

得到了张春娥的答复,陆星宇这才开始实施救治。

陆星宇将掌心收拢的草汁滴到了方乐文的嘴巴里,而后将他的身体倾斜了一下角度。

让方芳和张春娥扶好方乐文,陆星宇两手向下,准确找到靠近心脏的一个穴道,他暗暗运气,两手准确一扣。

“嘎嘣!”

随着清脆的一声响动,方乐文的身体瞬间停止了抽动。

与此同时,他翻起的白眼也恢复了。

“这……?”方芳举目震惊。

“这也太神奇了吧!”张春娥呆若木鸡。

一捧银杏草就能把狂吐白沫,不断抽搐的方乐文给治好了,陆星宇这一通操作简直6的飞起了。 

方芳和张春娥完全被惊到了。

谁又能想到,昔日的穷小子陆星宇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手妙手医治的神奇本事。

“星宇,我爹什么时候能醒?”方芳回过神来,着急问道。

话音落地,方乐文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可是,当他看到眼前站着的是方芳和陆星宇的时候,顿时吓得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你你你……你们怎么来了?”方乐文心虚的很,说话都支支吾吾的。

张春娥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算她以往的作风很大胆,可是这一次被人堵到偷腥的事情,而且她还答应了陆星宇的要求,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真的好了?”方芳看陆星宇的眼神就像是看怪物一样。

“既然你没事了,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说一说你们的事情?”陆星宇从容说道。

“方芳,老爹……”方乐文一时语塞,哭丧着一张脸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走吧!别在这杵着了!”陆星宇拽了拽方芳先行一步。

“我不去了,我家那口子要是醒了可就坏事了,你们去聊吧!”张春娥心虚的很,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跑了出去。

“张春娥……”方芳要去追张春娥,被陆星宇拽住了。

“别追了,她不敢反悔!你爹也是当事人,还要掐了他的念头,这样才能杜绝这种破事!”陆星宇淡淡说道。

方芳叹了口气,忽然间一改之前的暴脾气状态,对陆星宇很温柔的说道:“星宇,你帮我想想办法,你一定有办法劝我老爹的对不对?”

陆星宇看了眼不知何时抽着闷烟蹲在地上的方乐文,不由得对方芳羡慕了起来。

哪怕方乐文现在搞了破鞋,可他始终是方芳的父亲。

而陆星宇的父母早亡,父亲的模样似乎都记不清了。

父爱对于陆星宇而言,是一个奢侈的东西。

“罢了!我跟方叔谈谈吧!”陆星宇想了想,对方乐文说道:“方叔,去我家喝点吧!”

“星宇,我……”方乐文欲言又止。

“行了,一个大老爷们多大点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不怕犯错,就怕一错再错。起来跟我走吧!”陆星宇说着向外走去。

方乐文这才丢掉烟头起身跟了出来。

来到学校门口,方芳忽然鼓气勇气将陆星宇拉到一边按在了墙上。

方乐文走的慢,他垂头丧气的低着头并没有看到方芳跟陆星宇的举动。

“芳姐,你要干嘛?你这是要壁咚我吗?”陆星宇惊讶道。

“谢谢你星宇!”说完,方芳猛地朝陆星宇脸上啄了一口,而后红着脸跑开了。

“陆星宇,我原谅你了!今晚帮我把老爹劝好,明早允许你送本小姐去镇上上班!”方芳跑出去几步,猛然转身,笑颜如花的对陆星宇说道。

“这……”陆星宇摸着尚有余温的脸颊,一时间惊愕万分。

“臭流氓,你听到了没有?明早你在村口那棵老桑椹树下等我!”方芳跺着脚问道。

“听到了芳姐,明早见!”陆星宇赶紧回应道。

方芳这才满意的转身离开。

月色下,方芳那曼妙的身姿如一个舞动的精灵,在陆星宇心房上不断的跳动着。

“村花小姐姐的嘴巴真香!”陆星宇摸着被方芳亲过的地方,一脸的陶醉。

方乐文把小学的大门锁好,走了出来。

锁门的声音将陆星宇陶醉的思绪拉了回来。

两人向着陆星宇家里走去。

陆家。

陆星宇和方乐文坐在了南屋的一张小桌前。

桌上摆了几盘熟食,陆星宇翻出来一瓶小姨夫珍藏多年的好酒招待了方乐文。

“方叔,其实我不善于讲道理,把你叫到这里是想给你变一个戏法!”陆星宇故作神秘的说道。

“什么戏法?”方乐文心情不好,自个倒上白酒,闷头灌了一大口。

“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彻底忘了春娥婶,死心塌地的跟你老婆好?”陆星宇笑呵呵的问道。

“星宇,我跟张春娥的事千万不要说出去!方叔这一次丢人丢到家了,竟然让自己的女儿抓了个现行!”方乐文捶胸顿足道。

“这个不重要,我就问你你信不信我说的话?”陆星宇喝了一小口白酒,放下杯子问道。

“你说的戏法到底是什么东西?”方乐文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戏法是要收钱的哦!”陆星宇嘿嘿一笑。

方乐文愈发的好奇了,追问道:“星宇,你别卖关子了,快跟方叔说说你的戏法!”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