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都市异能 > 少年玄医 > 第16章 断缘符

少年玄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绝品天君 真武高手 药神 都市之全能民工 神眼天医 史上第一仙尊 重生奶爸会修仙 绝色小神医 都市修仙奶爸 太古冥医在都市

其实,陆星宇所谓的戏法便是画符术。

符文有很多种类,用途也自然多样化。

陆星宇所说的让方乐文彻底断掉跟张春娥的关系,并非信口雌黄。

仅仅一张断缘符就可以搞定!

断缘符,顾名思义,断去一切的孽缘。

即便是张春娥不知廉耻的继续勾搭方乐文,在断缘符的作用下也无济于事。

“方叔,我都把你请到家里了,你难道不应该跟我说说张春娥为何要用计将你拉上她的床吗?”

陆星宇没急着对方乐文用断缘符,而是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你怎么知道她对我用计是为了别的事情?”方乐文一脸惊愕道。

“张春娥看似鳋气十足,实际这个女人十分的精明!她牺牲自己的身体肯定别有企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跟他家男人刘冬承包村里的工程有关系!”陆星宇说出了他的推断。

“卧槽,星宇,你也太牛逼了!”方乐文完全被震惊到了。

其实,陆星宇之所以有这个判断。

除了他在藕塘那里听到了方乐文和张春娥的那番对话,还跟他在村建筑队当小工跟工友们聊天的时候意外听到的一些消息有关。

刘冬的媳妇张春娥在建筑队管账,把钱把的很紧。

刘冬很仰仗他这个媳妇,有时候去镇上谈工程都带上张春娥。

这一来二去,工友们就知道了。

张春娥实际是刘冬手里最厉害的一杆枪。

喝酒她能喝倒一群老爷们,讲段子聊荤话,她更是随手捻来。

张春娥长得不赖,身材丰满,经历了岁月的洗礼,练就了一身精湛的“炕上功夫”。

如此,张春娥把方乐文拉下水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最近一段时间,柳林镇响应市里的号召,对所有村落进行沼气改造,这个工程由每个村的村委自行定夺施工方。

方乐文是村委的一员,张春娥将他拉下水,就是为了村里的沼气改造项目。

不过正如方乐文今晚在小学门口跟张春娥说过的一样,村委班子不止他一个人。

他也不明白张春娥为何总缠着自己不放?

于是他将这些事情全都告诉了陆星宇。

“星宇,你脑袋瓜子机灵,你帮方叔想想,这张春娥为啥老缠着我不放手呢?”方乐文闷了一大口白酒,恨恨说道。

“方叔啊!枉你还是村干部,你难道不知道张春娥的男人刘冬跟下河村的冯山明有亲戚关系?”陆星宇笑着说道。

“我知道啊!刘冬是冯山明的小舅子。”

“冯山明跟咱们村的村主任王天生是穿一条裤子的,老王那个恶棍肯定支持刘冬,至于村支部书记段国强,你也知道他性格软弱。剩下村委那几个人除了你以外都跟王天生走的很近!张春娥不缠着你缠着谁?”陆星宇白眼道。

“我去特大爷的,原来村委就差我一个人不是她张春娥的关系户!”方乐文终于大彻大悟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村里的沼气改造项目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刘冬和张春娥怎么可能不眼馋!我且问你,你是真心打算跟张春娥断绝关系吗?”陆星宇认真问道。

“真心的,我都要烦死这臭娘们了!”方乐文十分肯定的说道。

“好,你等我一会!”陆星宇起身出了南屋来到了东屋找了一些画符的材料。

画符需要的材料并不复杂,墨、朱砂和黄纸是最基础的。

拿着这些材料回到南屋,方乐文仔细一看,顿时一脸的匪夷所思。

“星宇,这些东西能变什么戏法?”方乐文哪里知道陆星宇所说的戏法是画符术。

“别急,马上就好!”

陆星宇凝神固气,催动体内的灵气,当着方乐文的面将一张断缘符画好了。

望着陆星宇那奇怪而诡异的动作,就像是村里那些跳大神的一样,方乐文一时间也是哭笑不得。

不过,当陆星宇将那一整张黄纸浓缩成一条宽约三厘米,长约十厘米左右的条形符文,方乐文登时眼珠子瞪得溜圆。

“这黄纸是缩水了吗?”方乐文一脸惊诧。

可是他要是仔细看一下,这条形符文上还有几个生涩的古文字,他一定会吓个半死。

画符并非只是简单的将墨和朱砂涂在黄纸上,更不是将整张黄纸浓缩。

画符也消耗灵气,符文的能量跟画符者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这就好比一个不同公斤级的举重选手一样。

60公斤级的选手跟80公斤级的选手肯定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画符者本身的修为决定了符文的能量。

陆星宇刚入修行之门,所处的修炼境界是筑基境,绘制出来的符文品级是凡品符文。

凡品之上还有玄品、神级和至尊级符文。

随着陆星宇修行境界的提升,以后他都能接触到这些符文。

当下,一张断缘符凡品符文足矣让方乐文断去跟张春娥的关系。

面对一脸惊诧的方乐文,陆星宇只是淡淡一笑。

随即他说道:“将这张符文带在身上,那张春娥断然不会再缠着你了。”

“真的假的?就这一小截符文就能让那张春娥对我敬而远之?”方乐文明显的不相信。

“呵呵,方叔明天就知道效果了!若是不信,你明早可以故意与张春娥碰到,到那时你就知道符文的强大了。”陆星宇自信满满的说道。

“好,方叔试一试,若是真有效果,下回我请你喝酒!”方乐文不再墨迹,当即喝干杯子里的白酒主动离开了。

送走方乐文,陆星宇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赶制一些符文。

他明天要去镇上送村花小姐姐上班,借此机会去镇上把他画的灵符卖掉。

不料,还没等他沉下心来绘制符文,门外传来了动静。

“陆星宇,你在里面吗?”徐雅璐小声的问道。

打开门,徐雅璐翘楚楚的站在门外。

“有事?”陆星宇诧异问道。

借着南屋里的灯光,陆星宇看到徐雅璐穿了一件大号的T恤,胸前的圣女峰浑圆而挺拔,一看她就是真空上阵。

偌大的T恤盖住了下半身,乍一看还以为她没穿裤子呢!

她的脚上穿了一双粉色的拖鞋,粉嫩的脚丫子暴露在空气下,看的陆星宇都忍不住要放在手里把玩一番。

“哎呀,你往哪看呢?”

徐雅璐脸上泛起一抹红晕,被一个大男人这般盯着,她自然很是害羞。

“额……那什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陆星宇尴尬一笑。

“我……我想去厕所!”徐雅璐捂着小腹,细声细语的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