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豪门二婚太高调 > 第5章 勾引未遂

豪门二婚太高调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文琪爱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腿。心情很好的看着父亲帮自己教训这个嘴臭的女人。随意撇着周围看笑话的人。然后,他看到了从宴会门口步入的男人。

剪裁儒雅的西装勾勒出男人完美的倒三角身材,黄金比例,腿笔直修长。脸如刀削,硬朗帅气,薄唇性感。一个性感至极的男人,他的皮相值得任何一个女人疯狂。这个男人赫然是季涟宸。

心…….扑通、扑通狂跳。

怦然心动,一见钟情。

可是这个男人看都未看自己一眼,他的目光从进来时,便锁在一个人身上,未曾离开。这样的目光看向自己多好,这样的目光该看向自己。

属于我!是我的!文琪爱露出扭曲的笑容。

正在和父亲对峙的文筱茹,心中酸涩,表面却一派云淡风轻。却不知眼眶已经红了,文筱茹最在乎的便是家人。。

“文渊,你想打我?!”文筱茹微扬头颅,倔强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我不是你女儿吗?!”

文渊一时心疼文琪爱,没顾忌场合,想扇文筱茹一巴掌。可到底要在乎身份颜面,放下了手。这等事还是私下处理的好。

可文筱茹咄咄逼人的语气,让文渊下不了台。他愤怒地看向文筱茹说:“你已经被赶出文家,不再是我的女儿。”

季涟宸走向文筱茹,却被眼前不知死活的女人撞入怀里。这次投怀送抱也算别致,真弄伤了膝盖。

“哎呀!不小心摔着了。这位先生可以扶我去休息一下吗?”文琪爱巧笑嫣然。直白的勾引邀请。听说薄唇的男人,欲望都很强。真想和他在一起, 那感受一定很美好。真想在现在吻他啊!

再怎么新鲜别致,也是投怀送抱的货色,季涟宸都不屑看一眼。这种女人,季涟宸嫌弃,厌恶,不想对方在自己身上多待一秒。

“好啊。”他说着,薄唇勾出冷然的笑意,低沉的嗓音令文琪爱着迷。修长有力的手一推,女人便从那个自己迷恋的怀抱中脱离。

彭!扑通!

物体坠入水中的声音。

“救命啊,救命……”

“噗……我、不会、游泳、啊”

文琪爱被季涟宸推入身旁的中央水池中。前一刻还处于幸福中娇羞的小女人,庆幸自己小计得逞,下一刻正在水中扑腾挣扎,生命受到威胁。

这边负责安保的人员立刻救援落水的客人。

恰好被挡住视线的文渊也没注意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此刻的他暴怒。因为他听到了一些令他愤怒的话语。

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陈启然说着:“你这个女人真有心机,故意在宴会上激怒自己的妹妹,是不是就想看人出丑?!引得自己的父亲,在众目睽睽中失去绅士风度,内心是不是很爽快?!”

文渊气急攻心,抬手狠狠给了文筱茹一巴掌。

文筱茹白皙的脸庞布上血红的五指印。眼里不知何时蓄满的泪水终于涌出眼眶,滑落。

梦碎了!那模糊的父亲的背影碎成一片片,像雪花般纷飞。再也拼凑不出那个伟岸父亲的背影。

“你个不孝子!”

“我再说一次,我文渊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没人教的东西,算计我和我女儿,看我们出丑!”

“是!我就是有妈生,没爹教!”文筱茹承认自己在闹脾气,可是对方不是任自己闹脾气的人。

“那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孝!”文渊又抬起另一只手,想再扇文筱茹一巴掌。巴掌还未落下,手却另一只力道霸气的手阻挡。

而这只手的主人另一只手,搂住文筱茹的腰,把文筱茹向身边一带。文筱茹闭上眼睛不想躲,让巴掌把自己扇醒吧。免得自己还对自己的父亲存在幻想和期待。意料中的疼痛没有来。然后,文筱茹靠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上,鼻中萦绕着淡淡的熟悉的古龙香水,猝然睁开双眼。

“既然不是你的女儿,那你随意打人,就犯了故意伤害罪。”这叫故意伤害罪?!肯定不能构成!季涟宸睁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偏偏没人敢反驳。不服只能憋住。

“文先生,这件事情你是想公了还是私了。”季涟宸的语气淡淡的,却带着杀伐果断的冷意。

文渊心中一紧,不知文筱茹怎么找到这个强大的靠山。不得不说,这运气可真好,才被陈启然踹开,就傍上季涟宸。

“家务事而已,季少严重了。”文渊搁下老脸赔笑道。不能得罪这个人,否则生意别想做了,这个男人绝对能让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企业破产。破产不过这个男人的一句话。

“可我不觉得这是家务事呢!”季涟宸手指敲击着文筱茹的腰。不知是调戏还是安慰。文筱茹气急。扯下男人框着自己腰的手,推开男人!

“谢谢您的好意!不过,这是我的家务事,还望先生不要插手。”文筱茹对着男人鞠了一躬,表示谢意。在这个满是看笑话和找自己麻烦的宴会上,只有这个男人一个人护着自己。

心中其实也是感激对方的。也有一些被人保护疼惜,被人爱着的错觉感。这令文筱茹害怕,因为她清楚自己最多和男人有过一夜情而已。不能接受因为没有理由接受。

一夜情么?说到底那次也是自己中了药,而且对方帮自己垫付了医药费。

不能再欠人情,还不了。

“呵!”男人又只是发出了一声单音。只是比上次的单音明显冷漠了不少。

“不知好歹!”丢下四个字的男人转身大步流星离开宴会。干净利落!

看着季涟宸一走,文渊松了一口气,那种压迫感消失了。

“下次相见还是会教训你!”也不想在宴会上呆下去,文渊威胁了文筱茹一句,转身想带爱女离开,却没在沙发上看到人。

“小爱?!”文渊喊了一声。

经人提醒,才知道刚刚的响声是文琪爱落水。自己的爱女不会水,小时候有落水的阴影,长大了就不敢下水。

急急忙忙去找自己的爱女,把这笔账算在文筱茹身上,要不是他,女儿膝盖不会受伤,不受伤怎么会掉入水中。

殊不知,这真是个误会!文琪爱不去勾引季涟宸就不会落水,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罢了。

在文渊离去的时候,文筱茹突然笑了。

哈哈……可悲!什么东西可以让心麻木不痛?!酒可以么?

家人?自己好歹有哥哥。

文筱茹又拿起一杯酒喝下去!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