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豪门二婚太高调 > 第6章 被迫道歉

豪门二婚太高调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酒杯猝然被抢走,文筱茹看着抢自己杯子的人——陈启然!

“杯子还我!”文筱茹想去抢,却被陈启然一把推倒。杯子未喝完的酒,被对方泼在脸上,分不清眼泪和酒水。

“现在季涟宸走了,没人护着你了!”陈启然恶劣的笑着,很欣赏自己泼了对方一脸的酒水。

陈启然的小情人腰扭来扭曲,就像吐着蛇信子的蛇,俨然一个坏东西。“被别的男人穿过的破鞋也能勾搭上季少,真是小巧你了。”

丝毫不知那晚他们两人随便安排的宾馆当晚留宿的便是季涟宸,小三肆意的嘲讽。拿过陈启然抢过的酒杯一倾,暗红的红酒洒在白色晚礼服上,流过胸前腰部。

文筱茹也不恼,慢悠悠的站起来,舌头舔过唇边的红酒。

“酒水不错,有些浪费啊!”文筱茹勾唇笑着,看着陈启然和他情人仿佛看着两个挑梁的小丑。

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让人陈启然愤怒,本以为对方会愤怒,没想到对方在意的居然是浪费了酒水!还有那舔酒的样子,是想勾引谁么!

文筱茹当然不知道,此刻被红酒侵染的脸庞和裙子的自己,像一个从天堂坠落的天使,白与红相互冲击,相互衬托,圣洁而堕落,引人犯罪!

被救起换了衣服的文琪爱,越想越气,不久后便撇开父亲,回到宴会。她要教训教训这个女人!

进去便看到被逼着差点跳脚的陈启然,其他来客都自然而然与这里形成一条隔离带。不闻不问。没用的东西,心里啐了对方一口。文琪爱直接抬起脚,从背后踩住要离开的文筱茹缀在地上的晚礼服。

猝不及防!晚礼服后部尾摆被撕裂,文筱茹也不在乎。丑都出完了,还怕什么!自己难道还要哭着走么!

当然是要笑啊!带着骄傲与尊严离开这个鬼地方。文筱茹发誓,再来这种奢靡而无意义的场合,自己就被强奸!

誓言有点毒!此时的文筱茹不知道,这誓言还真应验了,一次和强奸堪比的无比糟糕的性爱!

“文筱茹!你个贱人!”文琪爱见踩裂了对方裙子,对方还无动于衷继续昂首挺胸走着,心里更气。什么淑女形象早就抛开了,现在她就只有一个想法,撕裂这个贱人!

那个男人眼中一直注视的就是这个贱人,凭什么,这贱人有什么好的!

文琪爱的手向文筱茹的头发抓去,文筱茹偏头躲开了。却不料文琪爱也不是一个一点脑子都没有的人,在文筱茹躲开是狠狠地推了对方一把。推的方向正是中央水池。

知道躲不过,文筱茹一个漂亮的落水,在水中轻松的游着,一到一分钟起水上岸。

“我可不是你,旱鸭子!”文筱茹抱胸凝视着把自己推入水池的凶手,毫不留情地讽刺!

“你在水中扑腾的样子应该很搞笑吧,可惜我没看到啊!”学着文琪爱梳理着自己浸湿的长发,真真恶心了文琪爱一把!

下次再也不会这样整理自己的头发,发誓!真他妈恶心,文琪爱在内心吐槽。

无畏承受着他人的打量,文筱茹淡定地走出宴会大门,出门打车离开。文琪爱也不在追击对方,她离开的样子真像落水狗。站着欣赏一会儿,文琪爱转身讽刺陈启然,“没用的男人!”瞪着高跟鞋离开。

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自己和她明显是一方的,她竟然骂自己。这脑子没问题吧。

刚走出门的文筱茹电话声响起,这手机竟然还没坏?!

刚接通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便咆哮而来。“死丫头!赶紧给我滚……”

那边还没说完,电话便黑屏了。文筱茹抬头看着夜晚的天空。

哥哥,你说的,天上有守护人的星星,我的星星在哪里呢?,它可以用温柔而细碎的光照亮我前进的路。

“你个死丫头!敢挂我电话!你在外面竟给我惹麻烦!”柳湘看着进门的文筱茹就揪住对方的耳朵,往客厅里拽,对于女儿湿透的衣服还有红肿的脸庞丝毫不关心。

“妈!疼!轻点啊!手机坏了,我哪敢挂母上大人电话啊。”文筱茹向母亲撒着娇,以往吃这一套的母亲,揪着耳朵的手丝毫没松,还有加重的趋势。

文筱茹的心一凉,现在的家或许不在是家了。

“跪下!说你今天干了什么好事?!”柳湘气死败坏,踹了跪着的文筱茹几脚。

文筱茹跪着,任由对方踹,低着头不说话。

“文渊打电话说了,你今天在宴会上让他和居然丢了面子!让他们损失了不少生意!你倒是胆子大了!”说着又踹了一脚。

“在新婚之日跟别的男人上床厮混,被退婚。现在还恬不知耻的纠缠居然,让他落了面子!这就是我教出的女儿?!”柳湘吼着,发泄着。自己早就想……想收拾文筱茹了!我苦命的儿子啊,就是为了救她,至今昏迷不醒,柳湘恨着文筱茹。

“给我收拾收拾去道歉!”柳湘踹也踹累了。坐在沙发上喘气!口中说出命令,不容置喙!

“我不去!”文筱茹小声抗议着。

“由不得你,你换不换衣服?不换就这样拉着你去。”

终究不想太令母亲心烦,文筱茹回房间,换衣洗漱了一番。跟着母亲坐车去和文渊、陈启然约好的餐厅。

文渊和陈启然两人相邻坐在餐桌上,正相互聊着天,颇为愉快。

柳湘和文筱茹坐下,菜很快便上好。“道歉!”柳湘说道。

“陈启然!你真他妈令人恶心,自己是个出轨还赖在我头上,现在还借我妈妈逼我道歉?!”文筱茹淡然冷漠看着对方,声音平静陈述事实

文渊出声“看看你教养的女儿,什么德行,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柳湘皱眉“道歉!”

“妈!你都不问清楚就一味让我道歉,是他们一起欺负你女儿我啊!”文筱茹幽怨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她在试探……试探柳湘的态度,前进一步或许就是深渊。

“大呼小叫什么!”留意到文渊皱着的眉,柳湘不再给文筱茹时间。揪着对方的耳朵,大骂道:“你个丧门星!我当初就不该留下你!叫你道歉,对不起三个字不会么!”

陈启然抱着双手看着,眼里都是笑意。就喜欢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很痛苦吧!很绝望吧!可笑的试探,柳湘在乎的是自己的老公和儿子!

咸涩的液体挤满文筱茹眼眶,最近几天仿佛要把一生的眼泪流完,让泪腺干涸。为什么,母亲不给自己一次机会呢,哪怕是一次也好啊。哥哥,我好想。你说的保佑我的星星,大概是不会出现了。

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