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 第2章 片刻的心动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三天前,温家上门提亲,说温家大少爷要迎娶路家二小姐,南城人人都知道,温家大少爷是个半身残废,生活不能自理,即使温家有权有势,但是谁会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

“爸,我不嫁那个残废,要是女儿嫁过去,我这一生就完了,爸。”

这个哭嚷着不嫁的人便是路思兰,路今安的妹妹,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路父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路思兰看他无动于衷,连忙转身朝苏芮哭嚷。

“兰儿不哭,妈妈是绝对不会把你嫁给那个残废的。”

苏芮说完,起身坐到路父身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允承,我就兰儿这一个女儿,要是嫁给那个残废,我...我就不活了...呜呜...”

“啪”的一声,把正在哭哭啼啼的那对母女吓了一跳。

路允承一巴掌打在茶几上,勃然大怒,“好了,都别给我哭了,烦死了。”

说完径直朝门口走去。

“妈,我不要嫁,你一定要帮我。”

路思兰揽着苏芮的胳膊一脸的委屈。

“乖女儿,妈不会让你嫁的。”

“可是温家上门提亲,指明温家二小姐,我逃不掉的,温家是什么人?我们得罪不起。”

苏芮一边轻抚她的手,一边安慰道:“路家又不是只有一个小姐。”

路思兰眼睛一亮,试问着:“妈妈,你是说...路今安?”

听完,苏芮勾起一抹冷笑。

路今安是路允承的大女儿,在她七岁的时候,母亲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了人世,父亲再娶二妻,而苏芮嫁进来时带有一个比她小一岁的女儿,姓林,叫林思兰,后来在苏芮的嘤嘤恳求下,林思兰最终改名为路思兰。

自母亲去世后,今安一直活得小心翼翼,本来自己才是路家正儿八经的大小姐,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南城只认得路思兰,谁还记得她路今安。

她不争名不夺利,只求外公能够在医院得到好的治疗,外公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爱她疼她的亲人。

那天,她刚放学回来,便看到路允承和苏芮在沙发上坐着,像是专程在等她一样。

此时路思兰踩着十厘米高跟鞋到她跟前,趾高气扬地说:“路今安,温家今天来提亲了,知道提亲的人是谁吗?”

“跟我有关系吗?”

她一边换鞋,一边没好气地说:“呵!是温家大少爷,那个腿部残疾不能人道的男人。”

她环抱着双手,继续道,“他要娶我。”

“那恭喜你了!”路今安从来跟这个所谓的“妹妹”无话可说。

“路今安,我是不会嫁的,你去嫁。”

“路思兰,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温家要的人是你,不是我。”

说完,她不再管她,也不再管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往楼梯方向走去。

“站住!”

路允承叫住了她,“你现在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

今安转过头,冷冷看着眼前的父亲,他眼里又有我这个女儿吗?

“允承,你别生气,有话好好说。”

苏芮在一旁给他顺气。

看着她的所作所为,今安只觉得好笑,这么些年,她就靠着这股柔弱爬上了这样的位置。

“安安啊!你就别再气你爸爸了,他这几天为了你妹妹的事也是操碎了心。”

“所以呢?你们又想干嘛?”

苏芮笑脸盈盈地走到今安面前说:“你看你,又想多了,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路今安冷哼一声。

路允承站起来厉声说:“你替你妹妹去嫁。”

“凭什么?温家大少爷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不是不知道,凭什么要我嫁给他。”

今安就知道,他们不会安什么好心。

“就凭你外公还靠着我的钱续命,要想你外公活,你就必须嫁。”

路允承的话深深扎在了今安的心里,刺痛着她,这么多年来,她从没有感受过父爱,苏芮和路思兰欺负她,她可以忍,可是对于外公,她不敢赌,一直以来让她活下去的动力就是外公。

“好,我嫁,但是外公的手术费必须交清,还有,温家点名要的是二小姐,我嫁过去,穿帮了怎么办?”今安咬着牙说,语气没有一点点温度。

“没问题,只要你嫁,你外公的所有费用你都不必担心,至于穿帮一事,我们自有主张。”

路思兰站在一旁洋洋得意地说着,一脸的奸笑。

回过神来,路今安已经走到了后院,这里栽种着许多白山茶,在太阳的照射下,光影浮动。

今安看到不远处的草地上有一架秋千,她走过去慢慢坐了下来。

她最喜欢坐秋千,看着秋千此起彼伏忽高忽低,迎面风吹,最是享受。

以前的大哥哥最喜欢推坐在秋千上的她,原本可以开心地在一起,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就离开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温谨深回到家中,发现那个女人并不在屋里。

“大少奶奶呢?”

“大少奶奶往后院去了。”

温谨深听后径直朝后院走去。

后院的秋千上坐着一个少女,裙摆飘飘,黑色长发倾泻而下,阳光打在她白皙的脸上,远远望去,像极了一幅画。

温谨深有那么一刻心动了,应该说,对于她,他一直都是心动的,只是现在,那片刻的心动只停留了那么一瞬间,他知道他不能对这个女人有任何情愫。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