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 第5章 深夜守护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路今安,你醒醒,别给我装死。”

温谨深弯腰轻拍着对方的脸,然而躺在地上的人儿并没有任何反应,他立马将路今安打横抱起,“管家,快去通知尚卿。”

看着自家大少爷心急如焚的模样,管家连忙掏出手机拨打了尚卿的电话。

自动轮椅将温谨深送进卧室,他小心把她放在了床上。

王妈看着昏迷不醒的大少奶奶,焦急的问:“大少爷,大少奶奶这是怎么了?”

她一边说,一边满脸担忧地望着床上面色惨白的路今安。

“王妈,你去厨房熬点淡粥。”

“好好,我这就去。”

她忙点头,小跑着消失在了卧室里。

睡梦中,尚卿被一阵电话铃吵醒,看到是温管家的电话,以为温谨深发生了什么事,原本还睡眼惺忪的他瞬间清醒。

“怎么样?”

温谨深担心地说,“她没事吧!”

尚卿整理了一下医药箱,给路今安盖上被子后才转过脸说:“她没事,就是体力透支过度加上没有进食才导致的昏厥,我已经给她注射了药物。”他想了一下又继续道,“我说你,都残废了,还这么残暴,怜香惜玉懂不懂啊!”

温谨深眼角瞥了他一眼,“最近公司缺一个看大门的,我觉得那个职位适合你。”

“不不不,我闭嘴,我闭嘴。”

尚卿知道那是个不可得罪的主,轻拍了两下自己的嘴,表示我该死我该死。

王妈端着一碗清粥走进卧室,“大少爷。”

“大少奶奶还没醒,等她醒了,让她务必把粥喝完,告诉她喝不完我要她好看。”

温谨深朝王妈吩咐着。

王妈将粥放在一边,用毛巾轻擦掉今安额头上冒的冷珠。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有事时再打我电话,哈哦!困死我了。”

尚卿将自己东西收拾好,起身准备离去,临走前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温谨深,再看了一眼床上的路今安,默默摇了摇头。

“王妈,你去休息吧!”

听了温谨深的话,王妈也感觉到自己困了,才离开了卧室。

温谨深守在路今安的床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心中百感交集。

“大哥哥,大哥哥...”

梦魇的路今安嘴里喃喃喊着大哥哥。

“大哥哥?”

温谨深收紧瞳孔,脸色立马暗了下来。

“妈,别离开我..咳咳咳...妈...别离开我...”

梦中的路今安来到了一条无边无际的马路上,周围漆黑一片,天上下着暴雨,电闪雷鸣,路旁的树枝被狂风吹得摇摇欲坠。

她看到一辆车飞驰而来,车灯照得她睁不开眼,她闭上眼睛,等她再次睁开时,一辆红色轿车上坐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女人,她用力转头想要抚摸车后的小女孩,可是她没了力气,闭上了眼睛。

温谨深看着不断冒冷汗的路今安,伸手在她额头上试探温度,“这么烫”,他拿起毛巾,小心敷在她的额上,看着她极度痛苦的样子,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临近天亮,温谨深再次伸手抚在今安头上,感觉不烫了,才松了口气。

他推着轮椅出了卧房,碰到了正要去卧房的王妈。

“王妈,别告诉她我昨晚在这里呆了一夜。”说完他挥了挥手,温管家便推着他离开了。

午后的太阳照进屋内,今安睁开眼睛,感觉浑身难受,一点劲也使不上。

“大少奶奶醒了。”

王妈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碗清粥,她走到今安床前放下碗说:“大少奶奶,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她将今安扶着坐起来,再次端起碗递给对方。

今安接过王妈递的碗,拿起勺子舀起粥便往嘴里送。

“王妈,我是怎么来到卧室的?”

王妈一边收拾卫生,一边回答道:“昨晚我进房间,见您没在屋里,就跑去楼顶,发现您躺在地上,吓得我赶紧叫几个姐妹把您扶到卧室的。”

“温谨深呢?”

“大少爷昨晚就离开了阆苑,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路今安没在说话,只是静静喝着碗里的粥。

没过多久,碗里的粥就见底了,王妈看着今安脸上终于有了颜色,也舒了一口气。

“大少奶奶,我再给您盛一碗。”

今安抿嘴微微一笑道:“好,有劳王妈了。”

“没事没事。”

听到今安没有拒绝王妈笑得合不拢嘴。

经过昨晚,她也想通了,身体是自己的,她不该有轻生的想法,她还有外公要照顾,她还有未完成的梦想,她不能就这样离开人世,她必须好好活着,就算温谨深再怎么折磨她,她也必须好好活着。

两碗粥下肚,路今安脸上逐渐有了生机,她换上衣服,准备去医院看望外公,已经好几天没去看他了。

“大少奶奶这是要出门吗?”

王妈看到今安从楼上下来,拿着手提包,似要出门的样子。

“我好久没去医院看我外公了,想去看看他。”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可以出去了?”

管家推着温谨深从大门进来,一进门便看到站在楼梯口的路今安。

她穿着一件白色蝴蝶袖衬衫,纤细的手臂在阳光下洁白如玉,搭配着一条红色的包臀裙,凹凸有致的身材,画了些淡妆,有女人味也不失清雅。

“穿成这样你是要去勾引谁?”

件路今安没有回答,温谨深再次发问。

“温谨深,我只是嫁于你为妻,你无权干涉我的出行。”

路今安反驳着,“而且,请你说话注意措辞,什么叫做勾引?”

温谨深缓缓移到她跟前,用只能他俩能听见的声音冷笑道:“你不是我的妻子,你只是我发泄的工具,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记得住。”

“温谨深,你别太过分了。”

路今安怒吼着,在他眼里,她就真的什么都不是吗?

“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也不能去。”

“算我求你了,我只想去看我外公,你要怎么样才肯放我出去?”

对于他,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