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 第6章 茴香过敏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这就是你求我的方式?”

温谨深不紧不慢的说,抬头看着她,看着她不得不强压脸上显出的怒意,顿时心生逗她的想法。

“那你说,要我做什么?”

“我饿了,给我做饭。”

他要看看,堂堂路家大小姐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饭菜,他又继续吩咐道:“你们都不许帮她忙,必须是她亲手做,哦!对了,做的不好,你就别想出去见你外公。”

“说话算话。”

他没有回答,只是朝她轻微的点了点头。

不就是做饭嘛,还能难倒她路今安?七岁那年,母亲骤然离开了人世,父亲又再一次娶妻,继母在父亲面前总是装作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嚣张跋扈的继妹又爱恶语相向,自高中后,她就搬离路家,独自在外生活。

一个人的生活造就了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路今安,区区做饭,怎么能难得到她。

温谨深看着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做起事来有条不紊,利落干净,怎么看,怎么想都不像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他想要知道,她还会不会记得他的口味。

半个小时过去了,空荡的餐桌上摆了几道五颜六色的菜。

管家将温谨深推到餐桌前,递给他一双筷子,他夹起离他最近的一盘碟子里的鱼香肉丝放进嘴里。

“呸!”

刚进嘴,温谨深立马吐了出来。

“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对于温谨深突然上来的火气,路今安有些迷茫。

“茴香啊!”

温谨深浑身难受起来,“你不知道我对茴香过敏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对茴香过敏,你又从没告诉过我,今安心里想。

他死死盯着她,就像要把她看穿一样,原来,她真的从没在意过我。

“哈哈哈哈哈!”

温谨深突然仰天大笑,像是发了疯一样,他对她居然还心存幻想,实在是可笑至极。

温管家看到此情此景,连忙打了尚卿的电话。

不出半个小时,尚卿和宁时谦匆匆赶到阆苑,此时的温谨深已经躺在床上,身上全是他的抓痕,管家按住他的手,不让他去抓过敏引起的小疙瘩。

尚卿赶紧给温谨深注射扑尔敏并配合葡萄糖酸钙溶液,他才沉沉睡去。

“怎么会变成这样?”

尚卿问。

“我不知道他对茴香过敏。”

路今安站在一旁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温谨深今日会变得如此狼狈。

宁时谦快步过来按住今安的肩膀呵斥道:“不知道?那你知不知道茴香会害死谨深的,你就一句不知道就完了,你是怎么当妻子的。”

“好了,时谦,她也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责备她了。”

尚卿将宁时谦和今安分开,宽慰道:“我们来得及时,谨深已经没有大碍了。”

听了尚卿的话,宁时谦这才放过路今安。

“忘恩负义的女人。”

“时谦。”

尚卿连忙止住他,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宁时谦冷哼一声,丢下这几个字来到了温谨深的床边。

“时谦一直把谨深看作最好的兄弟,看到他现在变成这样,他心里着急所以才会...”

尚卿在一边安慰着路今安,他是第二次见到她,第一次的她面色苍白,毫无生机,第二次他才看清这个女人,小巧精致,特别是她的眼睛,仿佛一片星海。

“没关系,可以理解。”

今安笑了笑,没再说话。

阆苑内,尚卿将其他人都喊去休息了,只留下他一个人照顾温谨深。

尚卿给他打了点滴,折腾了一晚上,温谨深的过敏疙瘩才渐渐消下去。

“你何必要以身试毒呢?”

午夜,温谨深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我只想知道她的心思。”

“可你也犯不着去吃茴香啊!你对茴香敏锐度极高,我不相信你不会不知道菜里有茴香。”

尚卿给他换滴瓶,看着他,继续说:“现在温氏在整个南城一家独大,如果你此时接手温氏,必然会给他们当头一击,你打算什么时候公开你的身份。”

温谨深开口道:“鸟儿之所以会飞上蓝天,是因为它们有一双翅膀,但是如果折去它的翅膀,它还能飞吗?”

“你的意思是?”

“温氏之所以一家独大,是因为垄断了南城大大小小的厂商,如果这些厂商不再给温氏提供资源,那它还能飞吗?”

温谨深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他。

第二天,温谨深并没有出去,而是在家呆了一天。

因为昨晚的事故,今安并没有得到出去的机会,但是她也不敢说。

“你出去吧!”

路今安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松口放他出去,她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不想出去?那算了。”

“不,我想。”

“六点前必须回来,不然你知道后果。”

像是得到了解放一样,今安欢快的跑了出去,像个小孩子。

温谨深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来到医院,外公的病房,老人静静地躺在床上,面容慈祥。

不久前,路今安的外公突然查出患有支气管炎,肺心病,需要做手术,可是手术费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为此,她去求自己的父亲路允承,本来答应得好好的,可是因为苏芮的挑拨,

要救外公的条件是嫁给温家大少爷,那个南城人尽皆知的残废。

路今安走到病床前,看着熟睡中的外公,眼眶湿润了,“外公,孙女儿不孝,好几天都没来看你了,你放心吧!孙女儿在路家过得很好,爸爸说您的手术费他来出,您要好好的,母亲不在,孙女儿就只有一个外公,所以,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原本是宽慰老人的话,今安说着说着竟然止不住眼泪,大颗大颗泪珠往下掉。

这时 查房的主管医生听到病房有动静,他打开门发现路今安趴在床前啜泣。

今安看到是外公的主治医生,赶紧将眼泪擦干起来迎接。

“徐医生,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学校有点忙,今天才来看外公。”

“今安啊!刚好今天你来了,你外公的手术费已经不能再拖了,要尽快筹集好手术费,我们也好安排。”

“手书费?手术费没到吗?”

今安满脸疑惑地看着徐医生。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