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 第8章 坐出租车参加宴会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今安背对着她,无声的哭泣。

见她没有回答,皓冉追上去揽着她肩膀逼着她看向自己,他看见了她眼睛流露出来的哀伤。

这一切,被后面的温谨深看在眼里,她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看来皓家大公子很喜欢有夫之妇,这样,送给你了,不用客气,反正我也玩腻了。”

管家推着温谨深向他们走来,他的周围散发着浓浓的冷气,一身黑色大衣,头上一把黑色雨伞,在雨中。

“温谨深,你还是不是男人。”

皓冉怒发冲冠,他得不到她,凭什么他温谨深可以。

“既然皓大公子不喜欢,那就算了,来人去把她带过来。”

他直接用的是她,而不是大少奶奶。

几个强壮的大男人走向今安,其中一个说了句,“大少奶奶,得罪了。”

今安回过头,她知道,不管她走到哪儿,她都会找到她,然后羞辱她。

她不敢去看皓冉,她怕她会连累他。

在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拉住了她的手。

她停住了脚步,用另一只手掰开了他的手。

“安安...”

他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可是她还是头也不回的离他越来越远。

来到温谨深面前,她低着头不去看他,可是他却用力将她推到地上,伸手钳制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看来路大小姐本事不小,这么快就给我戴了绿帽子。”

路今安挣脱着,“温谨深,我和皓冉清清白白,你嘴巴放干净点。”

“啪”的一声,一道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瞬间半边脸印出了一道掌印。

“给我带回去。”

此时的皓冉愤怒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被人糟蹋,他攥紧拳头,想要上去将她解救出来,可是,他没有,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今安被带走。

阆苑,今安跪在地上,温谨深坐在轮椅上看着她,“你说你去看你外公,没想到是去会面情郎,路今安,你好样儿的。”

“我没有。”

“没有?”

温谨深提高了音量,继续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他低下头朝她靠近一些道:“我当初说要娶的是路家二小姐,可你们路家嫁过来的是大小姐,就凭这一点,我就可以让你路氏倒闭。”

“不要!”

今安慌忙抬起头,碰上了那双噬人的眼睛。

她摇摇头继续说,“路氏是我妈妈辛苦打下来的,求你不要。”

“看你表现。”说完,他丢给今安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部手机。

“以后你要随叫随到。”

他说完便离开了,没走多远又继续道:“晚上我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你陪我,王妈,将大少奶奶收拾好,我晚点再过来。”

“是,大少爷。”

王妈朝温谨深鞠了个躬,之后便把今安扶了起来。

“大少奶奶,你都淋湿了,上楼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吧!”

今安微笑着对王妈点了点头之后就上楼去了。

滕达酒店,温谨深和宁时谦,尚卿三人在顶楼商讨着下一步计划的进行。

“今晚会有南城各大家族以及南城中小企业的老板前来赴宴,到时我们在暗中观察他们之间的行为。”

宁时谦明面上是滕达酒店的负责人,实际上滕达是温谨深名下的产业,早在国外的时候他就已经将滕达股份高价买入,为回国做准备。

温谨深站立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和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他的旁边则是一架空轮椅,他上一句话也没说。

“谨深,残疾这件事,你打算瞒多久?”

宁时谦试问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

“又是这句话,你就不能...不能换个词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走在大街上都是听到关于你的言论,说温家大少爷就是个废物,半身瘫痪,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过,温氏迟早都会是温谨阳的。”

温谨深点了一支烟,烟雾从他的鼻孔慢慢散开,遮住了他那张绝美的容颜。

他缓缓开口说:“他们说的没错,如果不是遇到Leon,恐怕温谨深这个人早就不复存在了。”

尚卿坐在沙发上抿了一口茶说,“现在温家那边还不知道你是个健全人,所以不会对你有所防备,这样我们便可以暗中做手脚。”

“时谦,今天的宴会你多注意路家和皓家。”

温谨深的话把宁时谦蒙住了。

“路家和皓家,皓家嘛!家大业大,皓氏集团在南城也是有很大声望的,可是路氏只是一个小企业,没必要注意吧!”

“让你注意你就注意,哪来那么多话。”

温谨深掐灭烟头,重新坐在轮椅上,看了看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宁时谦和尚卿一头雾水。

阆苑里,路今安穿了件白色V领法式礼服,画了点淡妆,王妈将头发盘了起来,显得精神了许多。

“张叔,去把大少奶奶叫下来。”

温谨深坐在车上,他连车都懒得下。

张叔是阆苑的管家,也是温家派来照顾他饮食起居的老人。

不一会儿,路今安便站在了一辆阿斯顿马丁前。

车窗自动下落,温谨深侧颜落在今安眼眶中。

“去坐后面那辆车。”

今安转头向后看,阿斯顿马丁的后面也停着一辆车,今安没有说话,径直朝那车走去。

宁家别墅前,来来往往的车辆都是豪车,再不济的也都是宝马奔驰,虽说是一场接风洗尘会,可大家都知道这也是一场攀比会。

一辆阿斯顿马丁在众人的谈笑声中停在了门口,他们屏住了呼吸,不敢说话,因为能坐这样车的人都是惹不起的人物。

但是,在阿斯顿马丁的后面却有一辆出租车,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人坐出租车来。

本来是紧张气氛,却被这辆出租车引得有种想笑的念头,他们想知道这车里到底坐的是谁?

阿斯顿马丁车门缓缓打开,张叔推来一张轮椅,温谨深坐了上去。

紧接着从出租车里出来一个女子。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