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 第9章 宴会被嘲笑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这是谁呀?”

路今安从出租车里面出来,她抬头看着那些衣着华丽,打扮的花枝乱颤的年轻女人们,再看看自己,浑身透露着一股穷酸味。

“这好像是路家大小姐,温家大少奶奶,路今安。”

“什么?温家大少奶奶!”一个穿着花色礼服的女人大声喊了出来,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小声道:“天啊!怎么穿成这样啊!这也太穷酸了吧!”

对于众人窃窃私语,今安权当没有听见。

整个南城都知道,她嫁给了温家的大少爷,那个半身的残废,但是即使是残废,但温家的势利也是不可小觑的,作为温家大少奶奶,是不可能会穿成这样,坐着出租车来参加宴会的。

温谨深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不受宠的大少奶奶,他想要众人知道,对她,可以不用在意温家的势利。

“快看,路家二小姐来了。”

一道清亮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随着这道声音,众人的眼光转向了停在出租车后面的那辆红色保时捷上。

只见从车里缓缓下来了一个女人,黑色斜肩的礼服,露出一侧的锁骨和肩膀。锁骨的上方挂着一个小水晶瓶项坠,水晶瓶里有无数小星星。白色的水晶护肩扣在肩上,水晶护肩的边缘装饰着碎金流苏。礼服紧紧地贴着身体的线条,在腰间攒出云朵般锦簇的褶皱,然后突然释放宽的的裙摆。星光般的钻石点缀其间,褶褶生辉。

棕色的大卷长发散落而下,高贵中的典雅,女人中的娇媚。

“果然是路家二小姐,你看就是不一样。”

路思兰提着裙摆笑脸盈盈地走向众人,瞥到了站在旁边的路今安。

“姐姐,没想到你居然也会来参加宴会。”

“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

今安毫不犹豫的怼过去。

“呵呵!”路思兰掩嘴一笑,尽显出贵女的风范,她拉着今安的手说:“姐姐,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参加宴会了,我那儿还有几套晚礼服,要不妹妹送你几套?”

“你会有那么好心?”

“姐姐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是姐妹,帮助姐姐是应该的。”

路思兰在外面就是要让大家觉得她才是名门闺秀,她的做派才真真正正是路家的小姐,而你路今安什么都不是。

“什么时候我温家的大少奶奶需要别人的施舍了?”

温谨深从人群中出来,他坐在轮椅上,尽管如此,他所散发出的冷厉的气息还是叫人不寒而栗。

“温...温...温大少爷。”

这是路思兰第一次见到温谨深,从前的她都只是听传闻,只知道他是温家不得宠爱的大少爷,半身残废,可如今一看,虽然身体上有残缺,可是他那逆天的长相却足以让所有女性为之倾倒。

“你过来。”

温谨深掠过所有人看向路今安。

今安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他的面前。

温谨深看着她冷言道:“别在这儿给我丢人现眼。”

说完他挥了挥手,示意管家推他进去。

今安也跟着进了大门。

路思兰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可当着众人的面,她宽容大度的态度还是要展现出来的。

宁家不愧为南城的一大家族,举办的宴会那都是奢华盛大的。

各种名贵的糕点琳琅满目,酒水都是外国进口,是平常人家连见都见不到的奢侈品,宴会大厅,光彩夺目,绚丽多姿,出场的也都是名门望族,大家闺秀。

路今安很不喜欢这样的场所,因为她很少参加这样的宴会,自母亲去世后,路家接到的各种邀请,苏芮也都让路思兰去,根本轮不到她,所以,在南城,很多大家只知道路家有个路思兰。

今安紧紧跟着温谨深,她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他,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什么事他都做的出来。

“我要去商讨机密要事,你也要跟着来吗?”

温谨深见她一直跟着,立马严肃起来。

今安没有说话,而是转头朝他相反的方向走去,温谨深看到她这样一副不可一世,毫不在乎的模样,心里的火气更大了。

宴会上有很多都是她不认识的人,人家看着她穿的如此寒酸,也不会来和她搭话,索性她就到大厅后院散散步。

宁家别墅虽说没有阆苑豪华高尚,但是里面的设施却是完整大气,后院有个很大的泳池,泳池边上是一条石子小道,小道旁栽种着几棵五针松,树下有一张木椅。

今安一个人坐在木椅上,看着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周围一片安详,没有喧嚣,没有汽笛,此时她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让她可以享受这份美好。

“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小姐,热闹的宴会不去,反而一个人坐在这月光下。”

闻声,今安从木椅上站了起来,一个身穿墨蓝色西装的男人映入眼帘。

他的个头没有温谨深高,棕色的头发,年龄大概在二十六七左右,同样的也是一张绝世的相貌,让今安印象深刻的,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是个混血。

“我叫路今安。”

今安很有礼貌的介绍了一下自己。

“今生今世,幸福平安,是个好名字啊!”

他抬头看着月光,不一会儿继续说:“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他转头看向今安问,“你的名字可是这个意思?”

今安哭笑不得,她哪里知道她的名字取自何处。

她轻声笑了几声说:“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对方反问道。

今安想了一会儿又说:“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句诗不错,我很喜欢。”

得到了赞扬,男人放声笑了出来,“我是个混血,因为我外公是外国人,所以我继承了他的特征,其实我是个中国人。”

今安笑而不语,但是她可以从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看到了他独有的气质,开怀,开朗,他的语气就像个孩童,他和她片刻的相遇,给了一直处在黑暗深处的今安一时的安宁。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