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 第12章 司机惨死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阆苑,温谨深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坐在前院的铁门外,看着漫天的繁星和周围的几点光亮,心里不爽的情绪喷涌而出。

“吱嘎”

一辆法拉利停在温谨深前面,司机下车给路今安开了门。

“我说过,大少奶奶需得什么时候回来。”

他抬起头看着司机,冷冷地问。

司机立马跪下,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大少爷,您吩咐说晚上六点。”

“那现在几点了?”

“八点。”

“张叔,你告诉他,我的规矩是什么?”

管家走上前,居高临下看着司机说:“大少爷,顺您者昌,逆您者亡。”

“行了,不多说了,拖下去处理吧!”

听了温谨深的话,司机慌了,他抱着路今安的腿恳求道:“大少奶奶,大少奶奶您救我,是您要去南山人民医院的,我是按照您的吩咐做的,您救救我啊!”

今安将他扶起来,温言细语的说:“我一定会救你的。”

温谨深眼眸加深,路今安从来没有对他温柔过,她对外人都这么亲切,对他,从来没有。

“温谨深,你要怪就怪我,是我让他带我去南山人民医院的。”

“你放心,你的账我会给你算的。”说完,他继续道:“拖下去丢到后山,我的宝贝好久没见血了。”

温谨深强硬地吩咐着,将人丢到后山喂狼,这种事情只有他做的出来。

眼看司机被人钳制着,今安立马跪下来央求道:“不要,不要,温谨深,你放过他,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求你,放了他,求你了。”

路今安跪在他的脚边,此时她已经不需要什么骄傲了,她不希望那个年轻的司机因为她而丢了性命,他还那么年轻,他还有大好的年华,她不希望因为自己就害了他。

“听不懂是吗?是不是你们也想去后山感受一下。”

见众人没动,温谨深再次发出了命令。

“不要,不要,求你们不要。”

她哭求着,不要那些人带走司机,她一步步爬过去想要拦下,可是她怎么能拦得下,只能任由他们将司机拖走消失在黑暗中。

“温谨深,你要是真这么做,我路今安今生今世都不会原谅你。”

她跪在地上,披头散发,发丝挡住了她的眼睛,可是却能在那双眼睛中看出她的愤怒,她的恨,那是一种不可饶恕的恨。

她死死盯着他,不发一言。

温谨深从没见过这样的路今安,她倔强,她要强,可是他从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显露出这样的目光,他震惊了,一个水性杨花,爱财如命的人怎么会为了陌生人让自己变得这么的不堪。

“张叔,推我进去。”

他将轮椅转个方向,不再看她。

此时路今安的仇恨占满了她的整个胸膛,她慢慢爬起来,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

“她还是去了后山?”

温谨深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后面那片黑压压的森林,问旁边的管家。

“是的,大少奶奶从您进来后就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随她去吧!记得保证她的安全。”

“是,大少爷,我已经派人一路上保护大少奶奶,不会有事的,只是,您真的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吗?”

温谨深吸了一口烟,“知道真相又如何?”

路今安一个人往后山走去,住在阆苑的人都知道,温谨深特别喜欢养狼,他专门在别墅的后山上养了一群狼,后山用电网围起来,定时给狼群送去活的动物的,让他们可以像在自然中一样可以捕食。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她只知道,她不能连累那个司机,她要想办法救他出来。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一轮半月挂在天上,树叶沙沙作响,周围的灌木丛随风摇摆,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在抓着今安的衣服。

“究竟被带到哪儿去了呢?”

今安一边摸索着山路,一边寻找着进入后山的入口。

这片森林的面积大概有两万三千多平方米,森林的外围有电网围着,如果找不到入口,贸然闯入就会被电网打死。

今安胆战心惊的慢慢摸索着,终于找到了入围的入口。

入口是一架大铁门,连通着两边的电网,铁门有一层楼高,凭今安,她是怎么都爬不上去的。

就在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进去时,从里面突然出现一个男的,他打开了铁门,正要锁门时,今安抱起一块石头,狠狠砸了过去,将那男的砸晕了。

她提起胆子小心翼翼地进去,森林很大,周围没有狼的影子。

吞了吞口水,“到底他们会把人丢到哪里去呢?”

她一直往前走,突然看到前面的灌木丛有动静,她走了过去。

扒开灌木丛,里面是一块空地,几匹狼正在撕扯着什么,空地上血迹斑斑,一匹狼的嘴里还叼着一块肉。

今安捂起嘴巴,生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她来晚了,司机已经被狼群给撕扯得四分五裂,早就成为了狼群的盘中餐,是她害了他,她身上背负了一条人命。

她啜泣着,不远处的一匹狼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朝今安的方向望过来,今安看着狼绿得发光的眼睛,她不敢呼吸,不敢出声。

随后,狼群填饱了肚子便离开了。

今安不敢过去,她害怕,她非常害怕。

她一个人原路返回,将那铁门锁上,回到了阆苑。

温谨深还没有睡觉,他的书房仍然灯火通明。

“大少爷,大少奶奶回来了。”

跟踪路今安的人回来向管家汇报事情,说今安看到那片血迹斑斑的空地以为司机已经被狼群残害,所以就回来了。

“嗯!你出去吧!”

温谨深并没有抬头,而是继续低头办公。

管家出去后便看着风尘仆仆的路今安,披头散发,像是好久没有洗头一样凌乱,身上到处是泥点和一片枯叶,鞋子和脸上都是泥土,说是乞丐也不为过。

“大少奶奶。”

他喊了一句,可是今安并没有回应他,而是头也不回的走进房间,走进浴室。

她打开水龙头,看着镜子里如此肮脏的自己,她苦笑着,回忆着那个年轻司机的样貌,可是映入眼帘的是他被狼群撕扯,咬碎的场景,她心痛。

他知道温谨深心狠手辣,可是对她一个人就好了,为什么要去残害一个无辜的人。

她瘫坐在地上,眼神没有了生气。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