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 第15章 被下药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一杯酒下肚,今安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还伴随着全身发热,她意识到自己被下药了,她早就应该知道路思兰绝对不会安什么好心,千防万防,最终还是栽了。

“王导,这个美人儿现在就归你了,你可以好好待她哦!”

路思兰扒在王导的肩上,娇滴滴地说:“今天过后,我那女一的位置您可别忘了。”

“不会,不会。”

王导搀扶着今安,踉跄着走出包厢。

“放开我!”

今安挣扎着,她用仅存的一点意识反抗着,可是药劲实在太强,她快要丧失了心智。

“小美人儿,你就乖乖从了我吧,我会好好疼惜你的。”

她把今安逼到墙边,开始亲吻她的脖颈,今安用尽力气推他,可对方仍旧稳如泰山,她疯狂的捶打,拳打脚踢,对于对方来说也就只是饶痒痒。

“你这个畜生,你放开我。”

她怒吼着,只听见“撕拉”一声,今安的衣服被他撕下来一大块,冰肌玉骨的肌肤让眼前这个肥胖且猥琐的男人两眼放光,他就像只如饥似渴的野兽,向今安猛扑而来。

他将今安扛在肩上,走进了电梯。

滕达酒店有二十五层,底下十层是供娱乐,休息,吃饭以及举行聚会的场所,中间八层是五星级酒店,以及总统套房,楼上七层是供达官贵人开会,商讨机密要是的场所。

男人将今安带到十五层的总统套房。

“不要,求你放了我,求你。”

今安哭求着,药物已经侵入了她的大脑,她凭借着自己顽强的意志保持一点清醒。

“放了你?那多可惜啊?这么个可人儿,我还没尝够了。”

今安疯狂挣扎着离开了他的钳制,拼了命的往前跑,可是由于药物的作用,没跑多久她就摔倒在地。

她往后爬,痛苦的摇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温家的大少奶奶,温谨深知道,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温谨深,对方明显停了动作,今安以为她可以得救了,可谁知对方哈哈大笑起来,“说谎都不会说,你要是温家大少奶奶,我就是温远怀,温谨深他爹,哈哈哈,来吧,小美人。”

他说完走进今安,一脸淫荡的笑容。

“是谁这么大胆,敢做我温谨深的爹。”

一道冷傲的声音落下,今安知道这是温谨深,她笑了,她从来没有这么期盼着一个人的到来,哪怕这个人是温谨深。

管家推着一张轮椅出现在走廊上,后面还有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今安拖着迷离的眼睛一看,知道那个人是宁时谦。

温谨深坐在轮椅上,他的气场让在场所有人都胆战心惊,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

坐着轮椅,一张绝美的没有任何笑容的脸,浑身充盈着的王者的霸气,走到哪儿哪儿就是寒冬,这样的标配除了南城的享有地狱魔王称号的温谨深,还会有谁。

“温...温大少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肥胖的男人看到温谨深,急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先把舌头捋直了再说吧!”

宁时谦在一边打岔着。

温谨深没有看他,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躺在地上的女人,她脸色泛红,眼神迷离,胸前的事业线若隐若现,嘴里喃喃着不知道在说什么,她的每个动作都充满着致命的诱惑。

又是这个女人,每次她都以这样的姿态在众人面前展露,她这是又要勾引谁?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温谨深的话让那个肥胖的老男人立马跪倒在地,他不断给温谨深磕头,一遍遍承认自己错了。

“时谦,带下去关起来,等我来处理。”

他没有理会那个将额头磕出血来的老男人,而是命令着宁时谦将他带下去。

宁时谦和管家带着那人离开了走廊。

今安的药效越来越猛,她不断撕扯着自己的衣服,爬到温谨深脚下,像条蛇一样缠在他身上,她已经分不清也看不清眼前这个人是谁了。

温谨深甩开她,用一只手拖着她进了最近的一间房。

他把她扔到浴缸里,不停地往里面灌水,受到冷意的今安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感觉没有那么热了,可是药效却还在。

“温...温谨深。”

她看清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轻声喊着他的名字。

像只小猫在饶自己的心一样,温谨深心中一触。

“你就这么如饥似渴吗?连那样的人你都下得了手。”

温谨深坐在浴缸外看着她。

“我需要钱,二十万。”

意识逐渐的模糊,今安把自己需要钱的事情说了出来。

“为了钱,让你做什么都可以?”

今安抬头看着他,她长长的睫毛上沾满了水汽,一眨一眨的,好看极了。

“对,为了钱,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温谨深看着她,她眼神中充满了笃定,这让他很生气。

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说:“这里是一百万,取悦我。”

今安看着那张支票,笑了笑,“温大少爷说话算话?”

“言出必行。”

“好。”

今安从浴缸里站起来,冷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衣裳,使她的身材更加错落有致,透明的衣服半遮半掩着她的美好,湿透的头发落着水珠,在药物的催促下,微红的脸颊,圆润的红唇,就像一朵出水芙蓉,妖娆,美艳。

这是温谨深第一次仔细打量着这个女人,竟发现她是如此的美得不可方物。

今安走出浴缸,缓缓蹲下,轻解开温谨深的上衣纽扣,一颗两颗,直到开始解开里面的衬衫纽扣。

细致如葱的手指蜻蜓点水划过温谨深的肌肤,他心中的欲火一发不可收拾。

再这样被她挑逗下去,温谨深再不有所反应,可能真的就连男人都不是了。

“路今安,这是你自找的。”

他蓦地从轮椅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今安,这让今安震惊了半秒,只是静静看着他。

温谨深将今安打横抱起,走出了浴室。

因为药物,再加上温谨深娴熟的动作,今安失去了意识,逐渐沉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