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总裁豪门 > 替嫁娇妻宠上瘾 > 第11章 给她的惩罚

替嫁娇妻宠上瘾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不曾轻易错过你 任由情爱步步殇 捡个总裁来宠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门二婚太高调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 今生今世,唯你今安 替嫁娇妻宠上瘾 我与你正相遇

傍晚。

外边寒风刺骨,大雪漫天,屋子里仍然温暖舒适。

傅琛身着一件简约的黑上衣,挽起袖口,露出修长的小臂,细长的手上拿着一只精美的水晶杯子,酒香四溢,正在惬意地浅酌。

梁珊,还是没有回家。

“大少爷,外头的雪太大了,树杈都被压折了,不然我们叫人去打探一下她的下落?”老杨管家看了看外边的大雪,十分担心地说着。

今早大少奶奶走出家门,起初他们可以跟在后头观察着她的行踪,但是之后雪越下越大,看不清眼前的道路,所以没有跟上。

大家原本觉得,大少奶奶早就到了公司,但是没料到,居然这个点都不见人影。

听到这话,傅琛一声不出,漆黑的眼眸注视着窗口,比外头的黑夜还要深沉。

老杨怕他没有听见,急忙接着说:“要是她真的有了危险,老夫人那头追究起来,我们佣人实在担不起责任啊……”

“你觉得,她当真在意梁珊是死是活?”他轻飘飘地吐出几个字,满是讽刺。

老杨惊得变了脸色:“大少爷,这种话千万不……”

突然有车声传了过来,他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沿着窗边看去,正好看到傅心远走下车,走向车的另一头,把车门打开,贴心地把飘落的雪花用手遮住。

下车的人,就是梁若馨!

屋里和屋外的温度相差悬殊,梁若馨刚刚走到房间里,便哆嗦起来。

突然,有个枕头朝着自己打来,砸在她的肩膀处。

傅琛身着睡衣,在床头站着,眼神犀利,表情冰冷:“实在是没想到,傅家的少奶奶,居然这样耐不住寂寞。”

梁若馨皱了下眉,弯起身子,把掉落的枕头拾起,然后轻轻放回床边,忽然察觉到,床上用品都换成了新的。

她不愿再与他争论辩解。

“你应该是走错屋了吧?”他高高在上地看向她,带着轻蔑和讽刺的口气说道:“这里不是傅心远的房间。”

“你不要血口喷人!”

傅琛阴沉着脸,眼眸中的怒气飞快地汇聚起来,“我是不是血口喷人,你自己应该明白,没把我勾引成,便跑去勾引他?没错,他确实容易上当……”

梁若馨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向浴室,突然被他抓住了胳膊,一下子跌入他的胸间。

接下来,他的嘴唇猛烈地贴上来,死死地堵着她的双唇。

他急促地喘息着,身上散发出火热的温度,但是他的神情,依然冷冰冰的……

她用力把他推到一边,伸手擦了擦嘴唇,“你无耻!”

看到她这样做,傅琛的表情愈发冰冷,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快要暴发出来:“厚颜无耻!”

“你再说一次?!”

“不清楚你到底用了什么招数,叫老夫人把你娶来,占着大少奶奶的位置,奉劝你不要这么放荡,别把我们傅家搞得像你们梁家一样淫荡不堪!”

“……”梁若馨气得小脸煞白,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把话讲明白,我到底哪里放荡了?我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了?”

“你没有?”傅琛讽刺地笑了,用力扣住她的手腕,使劲拽了过去。

梁若馨踉踉跄跄地被拽进浴室。

傅琛把她扔在洗漱台上,径直撕开她衣服的领口——明晃晃的镜子中,映射出她锁骨间的吻痕,青一片紫一片地交错在她雪白的皮肤上,让人震惊不已。

“不要跟我说,是被蚊子叮的!”傅琛讽刺地说道。

梁若馨看了看镜中的她,后背发凉,无能为力的感觉瞬间在心底蔓延开来。

她该怎样解释?那个模糊迷茫的夜晚……

傅琛看她没有说话,轻蔑地笑了:“厚颜无耻!”

说罢,用力松开她,从浴室走了出来,留下她自己,靠着洗漱台,看着自己身上的吻痕,神情恍惚……

那天晚上的疼痛跟懊悔又一次涌上心间,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缩头缩脑,不敢面对了。

必须把那个男人找到,之后把他以强。奸罪名告上法庭。

卧室内。

傅琛在床边靠着,表情冰冷地看向浴室那头,听见里边发出流水的声音,这才慢慢上扬起嘴角,嘲讽般地笑了。

再怎么洗,也洗不干净的。

嘴边遗留着一股香气,不太浓厚,也与香水的气味不同,是一种独特的纯洁,这是她留下的气味。

他转头,拿起一张纸巾,用力擦掉唇间的气味,之后躺倒。

梁若馨沐浴完,实在不敢再直视自己的身子,不想再看到那天晚上的痕迹。

她的皮肤雪白柔嫩,只是轻轻一划,就会出现一道痕迹。

走进卧室,她原本想互不打扰地睡觉,可是自己的枕头,又一次被傅琛扔了下去。

巨大的被子包裹着他的全身,一丁点也没留给她。

“你别上来,别把我的床染脏。”他冷冰冰地说道。

梁若馨愣住了:“那你让我在哪睡?”

“与我无关。”

这般恶毒的口气,透露出对她的讨厌与鄙视。

梁若馨咬紧牙关,弯下身去,拾起地上的枕头,走向沙发:“如果你嫌我不干净,最好拿硫酸把你的嘴唇消下毒。”

这女人也太胆大包天了,这是在提示他,刚刚所做的一切吗?

她拈花惹草,还这么理直气壮?!

傅琛嘲讽地笑了,眼中怒气聚集:“不必担心,我早就刷了牙,刚刚是在处罚你,不会有下回的。”

“那你给我记好,要是还有下回,我诅咒你今后喜欢的女人,一脸雀斑,丑到极致!”

梁若馨拿起沙发上的抱枕,放到一边,之后躺在沙发上。

沙发很小,她只能弯曲着腿,侧过身去,凑合着入睡。

夜已深。

傅琛根本没有再看她一下,闭上双眼,准备睡觉。

“坏蛋……”

梁若馨躺在沙发上,突然说起了梦话。

她陷在梦中,无法自拔。

寒冷又漫长的冬日,她看到张兰芝搬到自己家里,死活不吃她准备的饭。

之后梁振华把她赶了出去,她没穿鞋子,也没套衣服,就连一个帮她说好话的人都没有……

她在漫天飞雪中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过了好长时间,梁振华把她拽回家,用力毒打了一番。

那时的她还很年幼,一丁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好大哭着承认错误

梁振华的腰带,像爱血的恶魔一样,没有停止,用力地抽向她瘦弱的后背,一片片带血的痕迹显露出来……

她实在忍受不了,昏倒在地,梁振华终于停下了手,叫人把她扔到卧室去。

从始至终,张兰芝一个字也没说,不过她心里明白,这些人全是坏蛋。

从那时起,她变得会退让,会骗人,也慢慢地,会掩饰自己的心情……

傅琛被她吵到无法入睡,从床上坐起来,想叫醒她,让她别再吵闹。

刚刚走近梁若馨,她接着说起了梦话:“傅琛,你个坏蛋……”

让她在冰天雪地里无家可归的,全是坏蛋。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