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 第4章 天罗地网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除妖大师是魔女 星愿物语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三世追夫:腹黑上神哪里逃 梦萦仙缘 快穿:追爱系统太给力 战神的绝代妖后 快穿:宿主太凶残

那日晚上晚饭后,将军照例来到书房办公。他没有像往日那样先点亮油灯,再过来看我,而是径直向我走了过来。

他打量我的眼神变得很古怪,像是在打量一个怪物。然后他将附近所有的蜡烛都吹熄了,我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会发光!

糟糕!一定是夜明珠起作用了!

意识到这个严峻的问题,我来不及多想,转身振翅飞出了窗外。可是,离开了将军府,我还能去哪里呢?对了,郊外的旧窠。

我想,自己真的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就算将军知道我偷了夜明珠,他仍然会维护我的。

可别人却不会。

有一只会在夜里发光的鸟飞出了城外。第二天,这个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

得知这个消息,皇帝立即派人去追捕。因为未得知具体情况,他下令:务必活捉。

该来的总是会来。

皇帝派出的猎手早已为我布下了天罗地网。待到天黑时我便无处遁形,他们会将我一举拿下。就在我万分绝望,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看见了将军的身影。

他骑着高头骏马站在树下,朝我挥手:“方休,来啊,来我这里,我带你走。”

我的将军啊,我不过是一只鸟,何必为了我与皇帝作对?你是斗不过他的。

我转过头留下一滴遗憾的泪水然后振振翅膀径直向猎手布置好的天罗地网飞去。

就在我义无反顾地飞去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体受到了重击——一个沙包打中了我。

我晕晕乎乎,晃晃悠悠便向下坠去,本以为会摔在冰冷坚硬的地面,却坠在了将军温暖的怀里。将军今日特意穿了一件广袖的衣服,把我藏在了他的袖子里。

将军没有悄悄地离开,而是纵马径直奔向皇帝请来的猎手们。

猎手们纷纷行礼:“将军好!”

“怎么样了,我听说夜明珠失窃似乎与这只会发光的鸟有关,此事干系重大,万不可有失。我不放心,所以特来看看。”

“将军放心,我等已布下天罗地网,任它差翅也难飞。”

“嗯,这我就放心了,回去等你们的好消息。”

“恭送将军。”

就这样,我顺利逃了出来。(天罗地网也怕内奸啊)

晚上,灯下,将军磨了好多墨。开始我还不解,以为他一时兴起要做什么长篇大论或者要把他今日的“壮举”记录下来,后来才明白原来他是要把我刷成黑色的。

将军一边为我的羽毛上色,一边忍不住窃笑。

笑什么?!我撇着嘴不开心。我那么漂亮的一只鸟,都让你刷成乌鸦了!

气急了,我心生一计,突然扑扇扑扇了翅膀,还未干的的墨水溅了他一脸和一身墨点,样子别提多狼狈了,这回换我窃笑了。

好啊,你敢耍我!说!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偷人家的夜明珠!他气得追着我满屋子打。

后来他也打累了,我也逃累了,就停了下来。屋子突然变得出奇的静,静得能听见他呼吸的声音。我突然间想:要是能这样陪他一辈子该有多好。

他突然对我说道:“你知道吗?方休,从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你不是只普通的鸟。多少次,我都以为你真的能听懂我说的话。”

听得懂!听得懂!你说什么我都听得懂!我努力地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你看,就像你现在这样。”哈哈,他突然大笑起来。接下来说的一句话让我终生铭记:“生本孤独,我引你为知己!”

我不是你的红颜(虽然我的羽毛是红色的),却是你的知己。

士为知己者死。

那晚,看他睡去。我就着身上半干未干的墨在他案上铺好的宣纸上滚了几滚,草草绘出了他的模样,虽然很丑,至少能看得出来是他。(我已经尽力了)这个,就算告别信了吧。做好这一切,我悄悄飞出了窗外。

我径直向皇宫飞去。虽然将军救了我一时,却救不了我一世。听说皇帝已经开始重金悬赏我。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我会被发现,到那时就晚了,会连累将军。况且,我的轮回之日就要到了。

早死晚死都是死。

我非常从容地飞到一位站岗的侍卫肩膀上,希望他马上将我拿下。

“哟!太他娘的晦气了,刚换岗就碰上一只乌鸦。”那位士兵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将我赶走。

这世道,自首都这么难啊!

哼!真是有眼不识夜明珠!我很生气,生气的同时也意识到我现在这个样子连亲娘也不认识啊!(况且我没有亲娘)皇宫里别的不多,水池子倒是遍地都是,我随便找了个地方扎了个猛子,讶然发现原来自己还会游泳。(原来我是只水鸟啊)

这时,池子周围忽然来了一群宫女一边看我洗澡一边大喊大叫。(其实我是很羞涩的)接着,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又来了一群士兵。到最后,皇帝皇后公主皇子都来了。我窃以为我那日的表演一定很精彩。荷塘月色下有一只戏水的会发光的红鸟。估计皇帝也看呆了,过了很久才想起来下旨把我抓起来。

我被关进金丝笼里,皇帝伸进他那短粗的手指摸了摸我的肚子,果然有一个球状的东西。

“果然是窃珠贼!”皇帝气得胡子不停地抽动着。我对面前这个肥头大耳的皇帝真是没有丝毫好感。

“来人啊!破肚取珠!”

“父皇且慢。”我听见一个甜腻的声音。

“哦?鸢儿有什么见解?”

“依我看,看一颗夜明珠和看一只鸟没有什么区别,鸟不是重点,它又没有主意,重点是谁指使它来窃取夜明珠的,它的主人是谁?”

“鸢儿果然有理,依你看,该当如何?”

“不如把这只鸟交给我吧,然后你再贴张告示对外说要破肚取珠,如果它的主人还在意它,一定会自投罗网的。”

“好主意!就依我儿的。”

我心里暗暗祈祷,将军,不要来,千万不要来,否则反而是我害了你,就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紫鸢公主没有想到,来自投罗网的会是将军。他没有半夜潜进宫来偷走方休,而是径直走到她面前向她索要。

“夜明珠是我让方休偷的,你把它放了,一切该由我承担。”

“哦?你又不缺金银,为何要窃取夜明珠?”

“我是不缺金银,可是我缺夜明珠啊!听说这颗夜明珠可以延年益寿,所以就起了贪念。”

“延年益寿?你还很年轻啊!况且.……况且你早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为何不直接向我索要?”

“正是因为知道公主的心意才不愿意欠公主的情。”

“你!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堪吗?我一国公主的身份都配不上你吗?”

“不,公主言重了,是微臣配不上公主。”

“你!好啊,今日我就让你明白藐视公主的后果!来人啊!纵鸟偷珠的贼人就在这里,给我拿下!”

将军被关入大牢的第二天,紫鸢公主看我不顺眼也把我丢入了大牢。为了防止我逃跑,还为我量身定制了一副贵重的脚镯——脚铐。

在大牢里,我再次遇见了将军。他穿着又脏又破的囚服,头发也乱乱的,可他的双眼依旧坚定迷人。看着我时,他迷人的双眼又多了几分笑意:“现在好了,咱俩又在一处了。”

“至死——方——休——”

“至死——方——休——”

我带着苦涩的笑意长鸣了几声。

大牢里的环境又阴冷又潮湿,可是我们过得却很快乐。

“喂,方休,桌子上的画是你画的吗?简直是太丑了,连我英俊潇洒的十分之一都没画出来。”他总是这样笑话我。

我想为他在空中跳个舞,可是还没飞到半米高就被脚铐的重量拉下来了。于是我就为他唱歌,可供水不足,渐渐嗓子也哑了。

将军说,虽然你现在的歌声就像公鸭嗓子似的,可我还是很喜欢听。

我心里暖暖的。

大概是来验收自己的战果,一个月后,紫鸢公主来到大牢。

大概是第一次来大牢,她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大发牢骚:“怎么这么臭啊!”

“怎么样,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什么?”

“这样,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娶了我,要么杀了它,不然这辈子你都不用想出去了。”

“我既不会娶你也不会杀它。”

“哦~原来它对你这么重要,怪不得你愿意为它自投罗网。”说着紫鸢公主仔细打量了我一番,我怒目而向。

“是又如何?”

“如果你不肯娶我,我就杀了它!本来窃取夜明珠就是死罪,你是立过战功的大将军可以获免,可它却不是。它不过是一只贱畜!”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

“你杀了它就永远别想得到我!即便我娶了你也不会正眼看你一眼!”

“你!”紫鸢公主气得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拂袖而去。

晚上,将军的爹爹来了。他一生征战,无瑕婚娶,所以得子晚,如今已经年过花甲了。

出奇的是,他一进门便向将军行跪拜之礼。

“爹,快起来,这可怎么使得?折煞儿子了。”

老爹却迟迟不肯起来,颤声道:“我这一拜,不是为自己,是替天下人啊!”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