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 第13章 另一个我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除妖大师是魔女 星愿物语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三世追夫:腹黑上神哪里逃 梦萦仙缘 快穿:追爱系统太给力 战神的绝代妖后 快穿:宿主太凶残

“那我们还是永远不做朋友为好。”红鳞突然不说话了,气氛变得很沉闷。我也不再看他,仰头静静看着天空。

天空中的云突然多了起来,星星不见了,瑶池不见了,宫殿也不见了。云越积越厚,渐渐化作豆大的雨点落下来。奇怪,好好的怎么就下雨了?

我眼巴巴地看着红鳞等着他带我走,他却似乎变得很兴奋,张开嘴巴去接雨,然后转头对我说:“方休,你愿意陪我一起淋雨吗?”

我好不犹豫地答道:“不愿意。”

于是,他又沉默了。

对不起,我知道你很浪漫,是我不解风情。

雨突然下的异常猛烈,我有些撑不住了。

他轻轻抬起右手。砖瓦的结构在我们上方飞速构建,碧瓦飞甍发出哗哗的声音,就像美妙的音乐旋律合着节拍有条不紊地找到自己的位置,片刻间一个漂亮的屋顶完成了。一根根柱子犹如雨后的春笋拔地而起,支撑住屋顶。我以为红鳞只是搭个临时的避雨亭,没想到他搭了一个完整的房子。门窗幻化出,多余的部分蚀化后现出镂空的雕花,墙壁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点点长成设定的样子。

我站起身,脚踩过的地方幻化出地板,手拂过的地方浮现出帘幕。床帏迤逦而现,屏风崛地而起,桌椅匝地而出,一应花草从花盆里破土而出……

我坐在椅子上,桌子上现出茶壶和茶杯。天哪,茶壶还泡着热茶!。

“怎么样,喜欢吗?”

“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房子,一年前我就开始构建了。”明明是费尽了心力,他说话的语气仍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来,尝尝我泡的茶。”

“别忘了,我是条鲤鱼。你听说过龙门吗?”

“没有。”

“没听说过?”红鳞摇摇头表示无奈,“龙门在东海中心,每年六月,有千万只鲤鱼千里迢迢从四面八方赶来,只为那临门的一跃,即可化为飞龙,从此成仙。”

哦~,怪不得他才来妖界不到一年就当上了护法。早知道世间有这样的好事,我就不化作飞鸟了。

“你便是那其中一个跃过龙门的?”

“不是‘其中一个’,是‘唯一一个’。”

“不对呀,按你这么说现在你应该是一条龙啊。”

“那是因为我没去报到。”

“为什么啊,放着神仙不做,来这里做妖精。”

“因为……因为我要来这里等一个妖,这栋房子便是为她所建。”

“等到了吗?”

“或许吧。”他突然深深地望着我。

这个红鳞,想等的妖不会是我吧,万一真是我,这份厚重的情意我怎么承受得起?

“方休,你是一只鸟,我知道,你属于天空,不可能永远待在妖界……”

“哎呀,红鳞,先知婆婆说‘人间一月,妖界一年’,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我急忙岔开话题。

“放心,这座房子正处妖界之眼上方,我又设了结界,与妖界并无时差。——不过,也是时候回去了。”

我这长舒了一口气,转身欲走,红鳞从后面突然抓住我的手:“难道,你真的忘了我了吗?”

“忘记?我们……曾经见过吗?”

“那时,我不过是一条在水波里迷茫游走的鲤鱼,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也不知该向何处去,直到有一天,一只朝菌闯入我的眼帘,虽然它小得微不足道,可我却仿佛从那里看到了全世界,为了这个‘全世界’,翻山越岭,我横越大海,只为了追寻那一刻的感觉……”

原来,你便是当年那条有着明亮眼睛的红色小鱼。因缘际会多么奇妙,你、我、黄尾,曾经在途中有过交织的我们总会再次相遇,只可惜,我们并非命中注定的那一对。

“不管记得还是忘记,对于你我都是一样的。”

“不管怎样,你只要记得这座房子是为你而建就够了,它的钥匙就是我的心,只要我的心还没变,它就会一直为你敞开。只要你想,它会随时为你遮风避雨。”

“外面的风雨易遮,心里的风雨却难挡。该我一个人承受的,谁都替代不了。”

从八重天回来,我心里莫名悲伤,我给不了红鳞想要的全世界,更给不了自己的,因为我的全世界握在将军手中。

奇怪,离开静影洞的时候,我明明设了结界,此刻却无感应,难道是黄尾来过?

我掰动开启静影洞的机关,小心翼翼走进去,本想将来我这里偷食物的黄尾抓个现形,没想到,却唬了一跳。

床上,怎么有一个女子正在酣睡?并且,跟我穿着一样的衣服?

“你是谁?”那女子背着我侧身而卧,并看不见容貌。

“我是方休啊。”女子慵懒地扶起,转过身来。

竟然——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我是在做梦吗?

“你是方休,那我是谁?”

“你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此刻开始我将替代你。”

“别闹了,我知道这是梦对不对?来——”我走上前,热情地拉住她,“来,我们睡一觉,睡醒了就好了。”

“好啊,就听你的。”

恍恍惚惚睡了一夜,醒来时还想着昨天那个梦,奇怪啊,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算了,不想了,还是起床吃些早饭,然后找黄尾去练功。

我迷迷糊糊坐起身,却发觉被子被什么扯住了,回头一看,立即吓醒了七分:“你怎么还在啊!”

“这里是方休的静影洞,我是方休,不在这里在哪里啊?”

“你骗人,我才是方休,说!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究竟有何目的?哦,是璎珞的恶作剧对不对。”

“你可以这么认为,不过很快你就明白了。”

“算了,不管你了,你爱是谁便是谁,总之我是方休就对了。”说着我转身走进厨房,她也跟了过来。

其它的好商量,跟我抢吃的不可以,“不许跟着我!”,我转身将她喝退。

“可是我饿了。”她说起话来不卑不亢,真像把这当成了自己家的样子。我心一软,道:“好吧,好吧,我也帮你叫一份。”

餐桌上,我们吃着相同的饭,用相同的餐具。这种感觉很奇妙,像照镜子一样。我一边吃饭一边偷瞄她,她倒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

很好,想跟我玩,我便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你的马脚能藏多久。

吃过早饭,我照旧去找黄尾。她便寸步不离跟在我身后。我走她便走,我停她便停,我便骤然停下,然后突然加速,她却波澜不惊地停在原地待我跑累了再不慌不忙地追上来,像个影子般阴魂不散。天呐,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

待敲开黄尾的门,他揉了揉双眼道:“一定是我的眼睛花了。”

我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终于让黄尾勉强相信了我的遭遇。

“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找黑象护法解决这件事情?”

“不必了,这不过是个恶作剧罢了。”我悄悄对黄尾道,“我怀疑她是璎珞变的,我倒要看看她能装多久。这样,我们就把她当作空气,她觉着无趣,也就自动现身了。”

黄尾很赞同我的观点,只是,自此,我们的二妖行变成了三妖行,开始她还跟在后面,后来竟然与我们并肩,我和她分列黄尾身侧,成了妖界一道独特的风景。最重要的是她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经过我不厌其烦的解释,大家勉强接受了我的说法,都把她当作空气,她倒是耐得住寂寞,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见到其它的妖只是笑笑。可渐渐的,她与大家混的越来越熟,有一次我竟然看见她和黄尾热切地交谈。

“黄尾,你为什么同她说话?”

“什么,她不是你吗?我还以为她是你……”

事情的转折点是璎珞召见了我。当她和我同时出现在璎珞面前,璎珞一脸震惊。

“我说公主,方休知错了,求你把她收走好不好?”

“她跟我有什么关系?”璎珞一脸懵懂。

“不用再装了,我都猜到了,她难道不是您派来捉弄我的吗?”

“我对天发誓,这事与我无关!”公主都发誓了,这事应该与她没关。再说,恶作剧做到这个程度,如果真的是公主就该捧腹大笑了,没必要生忍着,不依不饶。

我终于明白,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她之所以和我住在一起就是为了要学我的一切,然后——变成我。

你到底你谁?!

不可以,这世上只能有一个方休!

为了捍卫方休的尊严,我决定和她决一死战。

事情的导火索是被子。

她先将被子向她那个方向扯了一寸,我便也扯了一寸,于是被子就绷紧了。

接着两个人都绷着一股劲,那股劲越来越紧越来大,终于在某个时刻“砰”得一下绷断了,于是,我们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

是的,我们为了争被子而大打出手。或掐或咬,扭打作一团。

事情的结果与当初的真假美猴王如出一辙——未分胜负,两败俱伤。

不行,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我要——报官!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