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 第16章 无箭之弓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除妖大师是魔女 星愿物语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情动九天之凤凰虞央 妖倾天下:熠醉方休 三世追夫:腹黑上神哪里逃 梦萦仙缘 快穿:追爱系统太给力 战神的绝代妖后 快穿:宿主太凶残

“第三项,请到八卦筒前抽取自己的姓氏。”

天上有八卦炉,妖界有八卦筒,这正是两相对应的设计,这八卦筒有一个霸王鼎那么重,据说有五千斤重,由千年玄铁熔铸了七七四十九天方成,十个妖界的大力气方能将它抬上来。

新妖们逐个走到八卦筒前摇动一个带把手的齿轮,写有姓氏的签子就会自动从八卦筒的顶部出来,然后新妖会双手执签向女娲娘娘拜谢,比如如果是黄尾,他便会说:“微生轩辕黄尾,谢女娲娘娘赐姓。”

终于轮到我了,哎呀,好激动,充满了憧憬。

虔诚地摇动齿轮,虽然没有父母,可有女娲娘娘赐名,也是一件幸事啊。

“砰”得一声,竹签应声而落,多么欢快轻扬的声音!我迫不及待地捡起,又不由得皱紧眉头,心好似掉进了冰窟窿——翻来覆去,怎么都找不到字。

方休竟然卑微至此,连女娲娘娘都不肯赐姓了吗?

我站起身,硬着头皮走上前,执起竹签,诺诺难言:“微生微生……”

“微生什么啊,快说啊!”台下一阵骚动。

我盯着面前的女娲像,试图找到些许启示,仁慈博大如你,怎么连一个小小的方休都不肯庇护?

既然如此,那就听从自己的心吧。

“微生方休,谢将军蓝熠赐姓。”我一字一顿,坚定虔诚。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蓝熠是谁?你知道吗?”

——“不知道。”

——“没听说过。”

——“这个新妖蛋子怎么随意更改礼词啊。”

——“这是对神明的蔑视,是对女娲娘娘的侮辱!”

——“没错,把她赶下去!”

——“赶下去!”

红鳞走到我身前,低声道:“怎么回事?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我目不斜视,从容道:“我没有任性,任性的是女娲娘娘。”

红鳞取过我的竹签看了看,回过身若无其事地道:“最后一项,请各位新妖依次到‘铄金洞’前取自己的法器。”这样,妖群才渐渐平息了下来,眼巴巴地等着看今年又有什么新奇的法器出世。

新妖们排着队,逐个走到铄金洞前,施展自到妖界以来所修炼的法力,铄金洞的大门被打开,一时金光灿烂,光芒散去后,法器便显现出来了。他们的法器有的像镜,有的似灯,不过大部分都是刀枪剑戟的样子。法器取出后,妖君亲自为他们解印。

轮到我了,我满心期待地走到洞前,聚气凝神,施展法力。

天地如来,王母娘娘,借我好运吧!我闭上双眼万分虔诚。

待我睁开眼:什么?那门竟然纹丝未动?

这下子可糗大了,台下顿时一片唏嘘。

没关系,没关系,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再来一次。

我做了个深呼吸,调整了气息,重新尝试。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我可从未做过坏事啊!为什么还是没有反应?完了完了,我不会成为妖界里唯一没有法器的妖吧。

我无助地看了一眼红鳞,红鳞只是示意我再次尝试。

事不过三。万一这次还不成功,我就认命了。

将军,保佑我吧!

我几乎不敢睁眼睛,直到听见“砰”的一声爆炸声。

我的身体被气流摧倒,那刺眼的光芒让我片刻失明。

“没事吧。”我听见红鳞冷淡中带着关切的声音。

红鳞将我扶起来,我这才勉强睁开双眼。

面前那耀眼的光芒渐渐散去,法器也渐渐显现出来——一条金光闪闪、雕龙画凤的弓浮现在空中。

是玄光弓!台下一时炸开了锅。

这便是我的法器吗?好漂亮。我终于有自己的法器了!我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将它握在手中,咦,怎么回事,怎么不能将它移动?我已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它仍然岿然不动。

正在我万分无助的时候,我听见妖君的声音:“不必白费力气了,这是上古神器玄光弓,它只顺从强者,和自己的主人。”

我知道自己不是强者,可我难道还不是它的主人吗?

“我不知道它为何会选中你,不过法器和主人之间是需要有缘分的,如果你想成为它真正的主人,需得受它一箭而不死。”

“被它射一箭?可是,箭在哪里?”

“玄光功,顾名思义,便是以光为箭——不过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法器,八千年来,我一共见证玄光弓出世了七次,射死了六只妖精。”

“不是还有一只吗?”

“另一只魂飞魄散了。”

不,我不要轮回,更不要魂飞魄散!我的脚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我不怕死,可我怕失去将军。我经历千辛万苦才有了今天,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回到人间了,岂能功亏一篑?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如果我拥有这支神功,便有如神助,可是却要赌上自己的性命。将军,如果你在,你会给我答案吗?我想起了初见将军的那日,他也同样面临这样艰难的选择。或许,向前一步是奇迹。我是经受过一箭贯身的,还怕再经受一次吗?现在,我的敌人就在面前——这支光彩熠熠的玄光弓,我没有理由后退。

“怎么样,你想清楚了吗?”妖君道。

“想清楚了。那七只妖精都没有选择苟且偷生,我为何不能一试?”

“好,那我只能祝你好运了。”妖君将玄光弓拉满,弦上现出一道笔直的光柱。

我看了台下的黄尾一眼,他正紧张地望着我。黄尾,如果我轮回了,你可不能丢下我。万一我运气不好魂飞魄散了,小二和小瑚就交给你了。

我闭上双眼,静静等待上天的宣判。

胸口摧天裂地地一痛,我便失去了知觉。

黑暗,撕不破的黑暗。

一切都陷入了混沌之中。

仿佛陷入大海深处,听不见声音,抓不到实物。

亘古的呼唤欲将灵魂召回,大荒的力量要将身体吞噬。此时此刻,生命的力量显得那样微薄。那种深陷使人绝望,让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沉沦。不知陷落了多久,我仿佛听见狂风暴雨的声音,整个大地上数不清的穴孔都怒吼起来。长风呼啸,山林中险峻盘旋的地方,百围大树上的洞穴,风雨无孔不入,有的像射箭声,有的像怒喝声,有的像抽气声,有的像叫喊声,有的像嚎哭声……呜呜呼呼、低沉悲切……

生命在那一刻突然觉醒,海底和海面好似颠倒了过来。

我看见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洒满金灿灿的阳光,整个世界都变成橘黄色的。青石板铺在海面上,一直延续到看不见的地方。大朵大朵白云掩映下,一群雪白的兔子在青石板上蹦蹦跳跳,一直向远方跑去……

我慢慢睁开双眼,突然感觉到生命是那么不可思议。

我抚了抚胸口,奇怪,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痛。

我想坐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另一只手握住。

“红鳞,是你?”

“你醒了。”红鳞坐起身,一脸倦容,急忙松开我的手,“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吗?整整三天了。”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彩壁辉煌,并不是我的房间:“这是哪里?”

“这是妖君的跃金殿。你被玄光弓射中后便昏迷不醒,所以妖君在这里为你疗伤。”

“他在哪里,我要去谢过他。”

红鳞递过一碗千年参汤来给我:“不急,你现在身体还弱。”

“不,我现在感觉很好。”

在红鳞的搀扶下,我来到妖君的圣殿。

妖君的圣殿十分华丽,雕梁画栋,墙壁上画满了五彩斑斓的神兽和飞仙,地上铺着光滑如镜的大理石。

“谢君上救命之恩。”我伏身拜过。

“这并非是我的功德,而是你的造化,起来吧。”妖君坐在宝座上不紧不慢地道。

红鳞将我扶了起来。一个丫鬟走过来将手中的玄光弓交给我。

“以后这把弓就是你的了,希望你能善加利用。虽然你已是它的主人,要想发挥它的最大力量还要提升自己的法力。”

“是。方休明白。”

“说来这也算是缘分,若不是你曾受过一箭的贯穿伤,也不会有今日的福气了。”

我吃惊地抬起头:“这件事我从未向别人提起,君上怎知。”

“这个,你就要问红鳞了。”

我不解地望向红鳞,然而他面上除了些许疲惫并没有其它表情。

“下去吧。”妖君挥了挥手。

“方休还有一事不明。”

“在昏迷的这几天里,我做了许多奇怪的梦,不知可有解?”

“说来听听。”

在听了我的讲述后,妖君不由得站起身:“你可知‘三籁’?”

“何谓三籁?”

“所谓三籁,即为:地籁、人籁、天籁,只有在生死之际方可听到。闻人籁者为仙,闻人籁、天籁者为佛,闻三籁者为神,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刚刚所述即为地籁。”

“哦?这即为地籁?那什么是人籁、天籁?”

“三籁如何,因人而异,若是有缘,有一天你自会听到。”

从妖君那里回来,我陷入了深思,到底人籁、天籁是什么样子的呢?这个世上总有许多美妙而又未知的东西吸引着你,就像高处和远方,因为遥不可及而更富魅力。

“嗨,想什么呢!”黄尾拍了下我的肩膀,“你终于回来了,就知道你没那么狠心抛弃小二小瑚我们仨。”黄尾假装抹了一回鼻涕和眼泪。

“行了行了,我还没那么容易死。对了,他们俩呢?”

“约会去了。”

“约会去了?!”

“对啊,就在除夕晚上,他们齐齐化为了人形,刚刚我看见他俩手拉手出去了。哦,估计是去‘妖神谷’了,这几天他们经常去。”

“我还在病床上生死未卜他们就约会,翅膀硬了就不认老娘了吗?看我不去教训教训他们!”我起身气呼呼地便要赶去。

“喂,等等我,等等我……你伤还没好利索,消消火……”黄尾紧跟在我后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