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出版 > 暗涌 > 第3章 心生疑窦2

暗涌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橙红年代 木槿花西月锦绣 死亡签证 暗涌 绝对控股 人性禁岛一:绝战荒岛(全本)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极盗争锋 人性禁岛三:八大杀手(全本)

“喂,尚总,你好,过年好。”

“是王总啊,过年好啊,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嘿,尚总,你就折腾你这个大姐了吧,我可是要去给你拜年呢。我刚从郑主任家里出来,准备到李主任家里去一趟,然后就去你那里。”

“嘿,你呀,就省省腿吧,我可是在深圳呢。”

“什么,你怎么跑那里去了?”

“这不是你弟妹和祥祥要出来玩玩吗?我初二就出来了,我们已经准备登机,下午就返回了。”

“哦,那等你回来,我还去给你拜年,代我向弟妹、祥祥问好。”

“好的,谢谢,等我回去,我们见面再谈。我也正好有事要找你。”

"什么事?"

"在电话里一句两句的说不清楚,等回去我们当面谈吧.再见."

“那好吧,再见。”王英心里说:当我不知道什么事?还不是为了刘志?还和我打迷语呢.

和尚东通完电话,她又开车去了现任海城市商委主任李海峰家拜了年。海峰主任极力挽留她在家里吃中午饭,她婉言谢绝了。想这大海有事要向她汇报,她开车向公司方向去。

她正开车向公司走着,手机响了,她戴上耳机:

“喂,新年好,哪位?我是王英。”

“喂,王总,我是杨立啊。”

“哦,是杨总啊,什么事?说吧,我正开车向公司去呢。”

“哦,那我过会儿在打给你吧。”

“什么事情啊,很急吗?要是很急的话,你就说吧。”

“不用,还是等你到办公司我再打给你。”

“那好吧,再过十分钟,你打来啊。”

“好的,再见。”

不一会,王英就来到了位于海城港口附近的海城市油品有限公司。她把车停下,没有直接回办公室,而是向传达室走去。在这里,不仅能听到远处传来的鞭炮声,还能听到附近货运车驶过的隆隆声。王英还没走道传达室门口,公司保卫科长郑大海从传达室走了出来,大声问候:“王总来了?”

王英问:"有什么情况要汇报?你连着两遍电话,真是的,发生被盗了?”

大海说:“那倒没有.”说完,他看了看四周,然后走近一步,小声地说,那声音大约也只有王英和他俩人能听得到:“我是觉得事很急,王总,今天上午我看见张总、杨总、刘经理他们几个到公司来过,得有两个多小时,他们刚走没多久。”

王英被大海说糊涂了,皱了皱眉头说:“他们几个来公司有什么稀罕的?这事你跟我说干嘛?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你看你那神神秘秘的样子,好像谁偷了几桶油被你逮着了似的。”

大海有点着急,他知道王总没听懂他的意思,急忙分辩说:“不是,王总,我是说-------”

还没等大海说完,王英不耐烦地把手一摆,说:“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好好干好自己的工作,与你无关的事情别管。”说完,她就上了办公楼。

大海站在那里,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就返回传达室去了。

王英刚进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她一看,是杨立的。

“喂,你打的可够及时的,我刚进办公室。”王英拿起话筒说。

“是吗?真是太巧了。王总,我想问问你,明天早晨一上班是不是要开董事会成员会议?”杨立在电话那边问。

“你找我就是问这个吗?不是前天我已经说好了吗?初八一上班,公司董事会成员开碰头会。谁说取消了吗?”王英奇怪杨立为什么如此发问。

杨立急忙辩解到:“不是啊,我是怕你忙,怕你又要出发。所以,我要跟你落实一下,这样的话,我就下通知了啊?”

“嗯,你和张总他们打个电话,明天早晨咱就开个碰头会,就这样吧。”说完,王英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王英坐在老板椅上,用手捋了一下头发,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会儿。这时,手机又响了,是家里的电话。

“喂,谁啊?”王英有气无力的问。

“是我呀,妈妈,你怎么还不回家啊?我和爸爸等你回来吃饭呢。”是女儿小佳的声音。

“好了,我过一会儿就回家,你爸爸做的什么好饭?”王英问。

“给你包的汤圆。”小佳高兴的说。

“给我做的?你们不吃啊?说的好听。”王英说。

“真的,是爸爸说的,爸爸说,咱一家三口还没像样的在一起吃过汤圆呢。”小佳争辩似的说。

“好了,好了,我这就回去了。回家再说吧。”说完就挂了电话。王英一向不喜欢在电话里啰里啰唆,这是她的性格。对谁都一样,包括她的女儿小佳和丈夫刘志。

和女儿打完电话,王英打开笔记本,整理了一下明天开会的几个主要议题。一是新的一年里主要工作思路;二是关于2005年度利润以及分红办法;三是关于进行职工身份置换的议题。写到这里,周玉川和郑仕前的话又在她耳边响起。对于周玉川的话,她是怀着一种感激的心情去领会的,她知道,那是老领导对她的关心。而对郑仕前所说的话,她有点想不明白。其实,每一次从郑副主任家里出来,她都会在心里说:“下一次我是不会再来了。”可是,等到了中秋节和春节,她又不得不去看他。开始,王英让张少海代表她去看望郑副主任,而张少海说的话,让她没办法不亲自去:“王总,你亲自去周主任家,不亲自去郑副主任家。他们都住在同一个院里,要是让郑主任知道了,那对你多不好。”她不愿意到郑副主任家里的主要原因就是不爱听仕前那种谈话的语气。她觉得她和郑副主任之间是没有多少共同语言的。可是,郑副主任今天上午的谈话却是与以往不同。她无法去理解郑副主任话里的含义。按说,无论郑仕前说什么,她都可以不在乎,因为,仕前已不在领导岗位上,而且公司已改成民营企业了,郑仕前是领导不着油品公司的。但是,王英知道,公司一些骨干副总经理都是郑仕前的心腹爱将。有时候,这些骨干对郑仕前的一些意见还是比较信服的。所以,她对郑仕前的谈话又不得不引起重视。她想,等明天一上班,和公司的副总们开个会交流一下,看看能不能通过他们的发言来破解郑副主任的谈话之谜。

跟尚东通个电话,跟他谈谈,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她拿起手机,刚要拨电话,又放下了。因为,她想起来了,尚东此时正在飞机上呢。还是等明天开完会再去找他吧。看看临近中午十二点了,她起身离开办公室,走出办公室,开车出了公司大院,向家里驶去。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