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出版 > 暗涌 > 第12章 劝解2

暗涌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橙红年代 木槿花西月锦绣 死亡签证 暗涌 绝对控股 人性禁岛一:绝战荒岛(全本)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极盗争锋 人性禁岛三:八大杀手(全本)

李元斌见尚总点到了他,就直了直身子,说:“根据我的了解,有意向参加这块土地竞买的公司除咱们外,还有宏宇集团、海正房产,还有海天集团。这里边呢,经济实力最强的是宏宇集团,海天好像还不如我们,但据他们所说,海天的张平凡放出风声来,无论多高的价,他一定要拿下来,听说他分别给宏宇和海正的老总打电话,要他们放弃竞买。”

尚东问:“这个消息可靠吗?”

元斌:“我这是从市国土局几个朋友那里听到的。”

苏波问:“他有那么多资金吗?”

元斌:“听说他已准备好了5000万元。他为什么要势在必得呢?因为他们现在已没有可开发的土地了。再加上听说咱也要竞买,所以,他是铁了心也要买下来。”

尚东:“这就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信号,平凡我是了解的,他原来跟我干过,我知道他的脾气,他这是在向我挑战呢,但我是不会和他硬拼的,咱先算好经济账,只要合算咱就争,不合算了,咱就撤退。咱既然知道了这个消息,这对咱们是个好事。咱现在就先算算,咱们的最高竞价吧,李总你说说销售前景。”

元斌:“目前,我市楼房价位不是很好,老城区平均价格在1600元左右,新市区是2000元左右,这块地呢,就是在新市区。但海城市的楼房销售价格一直是在上涨的,特别是去年全市搞了房博会,还有金凤凰颁奖活动,咱市的楼房价格也是上涨的,尽管涨幅不大,但一直是在涨,跟北京、上海大城市不一样,他们那里的楼市处于下跌的趋势,有的地方听说购房户定金不要了,也不要楼房了,因为楼房的跌价已远远大于他们所交的定金了,在上海有个小区,购房客户集体拒还银行按揭贷款,要求开发商赔偿因房价下跌而给他们带来的损失,而我们海城市由于房产市场起步较晚,平均价格在全国甚至在全省平均以下,所以,咱们市里的房价是上扬的,而且,2007年全国水运会,08年临近城市青岛举办奥运帆船比赛,这对于我市的房地产都是一个很好的带动,估计,一年以后,均价上涨500元是没问题的。”

分管办公室和后勤工作的副总经理王鸿担心的问:“要是涨不到500元,只是涨到了300元、200元呢?”

分管各子公司工作的副总经理杨松说:“是啊,那是估计数啊,要是涨得多,那是好,要是涨不到那些呢?投入这么多的资金买这块地,其他经营会不会受到影响?这也是要考虑的。”

审计总监牟勇说:“我认为,杨总的意见是应该给予考虑的,我们集团公司的经营业务并不完全是房地产业务,还有旅游酒店、商场、建材生产、商品贸易等,可别因为参加了竞买土地投入资金过大而影响了公司的正常经营。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考虑,那就是这块土地假如被我们竞买下来了,开发周期是多少?周围还有没有其他的小区?这些问题,也是要考虑的。”

元斌:“目前,在这块土地的西边,有大元集团开发的翰林园小区,小区占地面积40亩左右,户型在80—120平方米之间,平均价格在1900元到2000元之间,卖得很好,现在售出了大约70%,所以,我估计,咱要是拿下这块地,上半年就开始开发,开发周期也就是两年,最多三年,应该没问题。”

一直没有发言的田玉文对元斌说:“开发周期宁可估计长一点,也不要估计的太短。”

尚东:“对,田主席说的对,周期要估计长一点就是三年,也就是多了一年的利息500多万元以上,以此来计算我们的竞买底价,怎么样?”

大家纷纷说:“对,算得准一点好。”

看看大家争论的差不多了,尚东说:“现在呢,大家都表个态,一是同不同意参加竞买者快地;二是定个什么样的底价。”

王鸿:“我同意参加竞买,至于怎么个定标底价,你老板说了算。”

苏波:“我也同意,但我认为标底价不能超过6000万元。”

元斌:“竞买是应该竞买,标底价,我看只要不超过6500万元就行。”

庆山:“参加,不能不参加,标底价,最好不超过李总说的,不超过6500万元。”

杨松:“大家都同意我也不反对了,但标底价还是低一点的好。”

牟勇:“标底价多少,我认为会后由老板确定为好。”

玉文:“对,标底价由尚总确定就行,免得泄密。不过,最好由董事会成员给尚总一个授权范围。”

苏波:“不如就定在5500万至6500万之间,具体数字由你老总确定吧”。

尚东问:“这样可以?大家都同意?”

众人齐说:“好,就这么定了吧。”

尚东:“那好,我们就确定参加竞买了,标底价由我来负责确定。这样,胡总你就安排他们明天上午去报名。我想,现场竞买我是不能去的,由你任组长,带领工程部经理和营销部经理现场举牌,标底价竟买前10分钟,我会通过手机短消息发给你的。那苏总你安排财务上,准备好资金,明天上午去交上2000万元的保证金。”

庆山和苏波同时点了点头。

尚东看了看表,已到中午11点40分了,他站起身来,活动一下发木的腿,说:“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咱们就开了一上午的会,今天上午我请客,请董事会成员、监事会主席,也算是给大家的拜年酒。怎么样?”

大家齐声说:“好的。”

于是,尚东和大家一起到东方龙大酒店集体就餐。

吃饭的时候,他想起有事要对王英说,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吃完饭,尚东回到公司办公室,休息了一会儿,快三点了,尚东从沙发床上起来,泡了杯茶,就站在窗前,看乱雪飞舞,在心里全在盘算着06A—88号土地的底价问题,也在等着王英的到来。

尚东喜欢看漫天飞舞的雪花。海城市每年下雪的次数并不多,所以,每当下雪的时候,只要有时间,尚东总爱站在窗前看雪。如果可能,他会跑到楼下,站在广场上,仰起脸,让雪花落在他的脸上,落在他的嘴唇上,他会用舌头添进去,把那清凉吸入到心肺中,他会长长的吸一口气,一下子他会感觉到心中清新了许多。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