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出版 > 暗涌 > 第16章 郁闷男人2

暗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书推荐: 橙红年代 木槿花西月锦绣 死亡签证 暗涌 绝对控股 人性禁岛一:绝战荒岛(全本) 我们终将学会一个人 人性禁岛二:海魔号(全本) 极盗争锋 人性禁岛三:八大杀手(全本)

不到一个星期,他们就约好在天天咖啡屋见面了。她高高的个子,白净的皮肤,一双勾人魂魄的大眼睛,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特别是那高耸的胸脯,像是充满着神秘的两座山峰,傲视着周围的一切。她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像是清泉在山涧流。初次见面他已经被她的美貌和言谈举止深深的吸引了。她告诉他,她是胶东人,叫朱兰,家在青岛市,父母就她一个独生女,她在海城市没有认识的亲戚和朋友,大学生活是枯燥的,所以,一有时间,就泡在网吧里,发泄一下内心的郁闷。他也告诉了她,他是因为和爱人无法沟通而感觉苦闷,也就想上网聊天打发心情。他们相谈甚欢,他觉得她是有学识、有文化,通情达理的新女性,她觉得他是博古通今,有知识,通情达理的成熟男人。他们都有了一种要相互深交的愿望。

她说:“刘哥,我们就做好朋友吧。”

他说:“小朱,只要你不嫌我年龄大,我愿意和你做朋友。”

她说:“刘哥,你后你就叫我小妹吧”

他不要意思的说:“那能行吗?我女儿都十几岁了呢,要不,你叫我叔叔吧。”

她小嘴一翘,撒娇的说:“不嘛,人家就要叫你刘哥嘛,你就叫人家小妹嘛。”

他被她的撒娇所征服,就无奈的说:“好好好,我叫你小妹,你可别嫌我赚你的便宜。”于是,他们就以兄妹相称了。

第二次相见的时候,他们就显得亲热多了,就像是兄妹俩,她在他的面前也开始俏皮起来。她说:“刘哥,你怕不怕俺大嫂?”

他当然不能说怕,就说:“我怕她干嘛?我又没做亏心事。”

她不服的说:“要是她知道你认了我这个妹妹,你还不怕吗?”

他说:“我为什么要让她知道?”

她说:“要是我告诉她呢?”

他一顿,马上就笑了,说:“你呀,量你也不会。”

她狡黠的眨了眨眼睛,说:“那也说不定啊。到时候,我想看看你会怎么样,是怕她呢,还是不怕她。”

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嘿嘿”的笑了两声,说:“丫头,你就别拿我开心了。”

自从和朱兰相识,他的心年轻了许多,微笑总是挂在脸上。他感到空前的兴奋,无论是工作还是做家务,他都充满了激情。他觉得,认识了朱兰,是他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之一。而王英,对他的这些变化毫无察觉,只有女儿,对他的那种兴奋的表情感到奇怪,因为他好久没见到爸爸如此的开心了。她知道,爸爸是受妈妈管制的,妈妈是个非常霸道的人,对爸爸总是爱理不理的,她很同情爸爸,她是站在爸爸这一边的,可是,她也是敬畏妈妈的。有一次,她看见爸爸手舞足蹈的在厨房里做菜,就笑着问:“爸爸,你有什么好事高兴的呀?”

刘志:“没什么啊,今儿个爸爸真高兴。”

佳佳问:“呦,是不是妈妈表扬你了?”

刘志:“没有,你妈妈表扬我,那太阳得从西边出来。”

佳佳问:“那,是你提干了?”

刘志:“我才不喜欢做官呢,那太累了。”

佳佳不怀好意的说:“那,爸爸是不是有了情人了?”

刘志一惊,差点没把手中的油瓶掉在地上,两眼瞪着佳佳,说:“丫头,怎么胡说的呀,看看我不拧你的嘴。”

佳佳“咯咯”的笑着跑开了。

佳佳关于他找情人的玩笑,都令刘志的心情复杂了起来。怎么,这就是情人?这就是社会上所说的那种情人吗?不对呀,他也没有和她有那种关系呀。说心里话,每当和朱兰在一起,她的内心里就有一种躁动。他是个男人,一个美女在他得面前,和他面对面的说话,要说他没有那种想法,那是骗人的,但是,他不敢,他不敢的原因,一方面是怕伤害了朱兰,也怕伤害了家庭。她知道,一旦他和朱兰发生了那种关系,他的家庭是会受到影响的,最后会是什么,他不得而知。他最怕伤害了佳佳,所以,他一直是把朱兰当成一个妹妹,当成是一个可以聊天、相互倾吐心事的忘年交朋友。他想,只要他和朱兰保持着这种纯真的友谊,就是有一天,王英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的。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是按个人的意志来进行的。

去年腊月二十六中午,朱兰约他出来吃饭。那几天,佳佳在她姥姥家里住着,而王英出国还没有回来,下了班,他就打的来到双方约好的酒店与米兰见了面。他们点了四个菜,一个汤,朱兰要了一瓶红葡萄酒。两人边聊着,边喝着。朱兰本已经放了寒假,但她说在海城市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所以,就没有回去,她就是打算今天下午就回家去的,所以中午,一办完事情,就约刘志一起吃饭。

几杯酒喝下去后,两人脸都有点发红。朱兰的脸,更是面若桃花,朱兰依依不舍的说:“刘哥,我下午回青岛,得过了年才能回来,你想不想我啊?”

刘志两眼直直的看着朱兰的脸,叹了口气,说:“哎,想啊,哪能不想呢?”

朱兰一摆手说:“骗人,刘哥才不会想我呢。”

刘志辩解道:“真的,我真的想你。”

朱兰把酒杯一端,说:“来,刘哥,谢谢你想我,我敬你一杯酒。”

刘志把酒杯端起来,和她碰了一下,两人都一饮而尽。此时,瓶中已经没有多少酒了。

刘志问:“还喝吗?不喝吧,喝多了不好。”

朱兰斜了刘志一眼,说:“不喝酒干什么?”

刘志:“找个地方说说话,休息休息,这里太噪了”

朱兰问:“到哪里?外边那么冷的。要不,到你家里去?”

刘志没有马上应答,朱兰没等刘志说话,两眼瞪着他,说:“怎么?不欢迎我到你家?我想去看看俺嫂子和佳佳呢,你害怕呀?”

刘志尴尬的说:“不是,你大嫂子出国还没有回来,佳佳住在她姥姥家里。”

朱兰说:“那又怎么了,我们那不是正好说说话嘛?你害怕了吗?”

也许是喝了点酒,也许是一种潜在的欲望支配着他,他不再犹豫:“走,到我家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