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天玑动 > 第11章 客栈小聚义

大宋之天玑动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高彪高托天不过是一身蛮力,虽然来势凶猛,但是比徐老大的内力还差不少。

军体拳就是一套擒拿捕俘的小巧功夫,最适合近身缠斗,这也是李宪训练最刻苦的内容。

李宪不露痕迹就已经化解了高托天的劲力,显而且得两个人不分伯仲,给足了对方面子。

其实也很容易理解,一千年以后的中学生都知道人体结构,而这恰恰是古代高手最缺乏的知识。无论你有多大力量,但是你身上的关节总是最弱的地方。

北方汉子性格直爽,高托天能够在这里开一家客栈,自然不是傻子。

高托天手臂一麻心里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李宪手下留情给自己颜面,朋友就这么交定了。

让到后院,李宪才发现别有洞天。

烧锅店坐南朝北,门口是洋河,现在已经彻底冰封。后面是一片小山密林,围墙上面有一扇小门可以上山。

烧锅店后院是一个独立的区域,而且是把山体切除一块挖出窑洞,门口一块平地,单独建了一个小院落。

李宪被让进窑洞,发现里面竟然是六米见方的巨大空间,中间是一个火坑,上面架着一口铁锅,香喷喷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徐老大,你陪李兄弟先吃着喝着,我去把兄弟叫来。”

高托天也没有什么废话,说完就走,窑洞里面就剩徐老大、李宪和郭小乙三个人。

徐老大抓起火坑旁边的一把锡壶闻了一下,然后抓过来三只土陶碗斟满:“来来来,先喝碗热酒驱驱寒气。”

江湖人没那么多讲究,李宪是职业军人出身,同样没有什么客套,三个人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其实就是地道的米酒,度数大概不到三十度,却能够让人喝出烈酒的口感。

李宪抹了一把嘴巴,不由得赞叹一声:“辛而不辣,醇而不滑,果然好酒!”

“老叫花子每隔十天半个月,总要到这里喝二斤,不然就浑身不舒服。”徐老大再次把酒斟满,然后抓起筷子叫道:“快尝尝,这就是狍子肉炖萝卜,也算此地一绝。”

两碗酒下去,又把拳头大小的狍子肉弄了一块下肚,这一下子舒服多了。

李宪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徐老大,高家兄弟和你是什么关系,把我弄到这里不光是喝酒的吧?”

“对着真人不说假话。”徐老大放下酒碗一抹嘴巴,指着郭小乙说道:“小乙在这里停留了三个月,结果董庞儿扯旗造反,他不听我的劝一定要去。董庞儿功夫不错,为人也不错,可就有一个毛病,他太热衷个人名利。”

“小乙此前突然找到我,把过去的经过说了一遍,后来说到李兄弟准备动两个大户。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能让小乙有如此身手,我就知道李兄弟绝非池中之物,所以决定亲自邀请李兄弟到此一聚。”

“徐老哥此言差矣。”李宪摆摆手:“我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偶然救了小乙兄弟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你和高家兄弟才不是池中之物,似乎已经筹谋很久,究竟所为何事呢?”

恰在此时,窑洞外进来四个人,房间里面一下子拥挤起来。

李宪初来乍到,所以赶紧站起身来。除了高托天之外,另外三个人同样都是膀扎腰圆的大汉。其中一人头扎红巾,古铜色脸膛,一双眉毛宛若刀锋,两只眼睛精光闪烁。

“李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高托天反手一指,正是头戴红巾的大汉:“他就是江湖人称鬼道士,河北大名府的杨江。叫什么教来着?对,摩尼教河北天王大护法!”

大名府杨江杨天王,那不就是《水浒传》里面田虎的原型人物吗?虽然这个人被罗贯中极力丑化,但他才是这个时空真正的英雄之一,宋江那伙流寇根本无法望其项背。可惜后来被金兵和大宋军队两面夹击,最后誓死不屈而亡。

李宪震惊之下忘记了一切,突然跳了起来:“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田虎,真是幸会幸会!”

“李兄弟认错人了吧?”杨江抱拳呵呵一笑:“田虎是哪位英雄豪杰,杨某还真是孤陋寡闻。”

李宪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但是侦察兵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属于本职工作:“非也非也,在下曾经梦见一人和杨大哥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他告诉我叫田虎。一时情急之下,我就说了胡话,还请不要见怪。”

杨江平时装神弄鬼糊弄别人,最是迷信不过,自然信以为真,顿时呵呵大笑:“世上还有这等巧事,看来我杨某和李兄弟老天爷早就注定是兄弟,哈哈!”

“原来还有这等缘分,那就再好不过了。李兄弟,我再给你介绍一人。”高托天也被感染了,顿时情绪高涨:“这一位江湖人称赛咬金,一把宣花斧纵横河朔无人能敌,洺州豪杰张迪。”

李宪凝神一看,此人扎着青色头巾,皮肤白皙像个书生。外罩白色羊皮大衣,里面是一身月白色紧身衣,腰间扎着一根青丝带。

看见李宪一个劲的打量自己,张迪当先抱拳:“洺州张迪见过李兄弟。”

李宪还没有反应过来:“不对,不对!你不是叫王庆的吗,怎么又变成了张迪?”

张迪也被李宪的古怪神情搞糊涂了:“怎么,难道李兄弟也在梦中见过在下?”

“不错!”李宪猛然惊醒,但是决定将错就错,把自己变得更加神秘,因此他反手一指最后一人:“这个不用介绍,因为我早就知道他叫高豹,江湖诨号高托山,是也不是?”

原来,李宪连续震惊之下,猛然想起北宋的一段历史,也就是河北四大寇,分别是杨天王杨江、赛咬金张迪、高托天高彪、万毒手徐成。

“你是什么狗屁徐老大啊!”李宪转过身来看着一脸震惊的徐老大:“你本名徐成,张北独石口人士,江湖诨号万毒手,塞外奇毒杀人于无形,是也不是?不管我今日来不来,你们今天都在再次聚会,然后同时扯旗造反,万毒手就是主谋!”

徐成双目金光一闪,同时沉声喝道:“不错!难道李兄弟觉得不应该吗?”

这一声低喝不要,窑洞里面的气氛顿时凝固了。郭小乙的身体一窜,已经当在李宪身前。

李宪心里直骂娘:老子能说不应该吗?既然你们把老子弄进来,要么站着出去,要么尸骨无存。

李宪伸手抓住郭小乙的肩膀一带,然后按到他的座位上:“既然都是兄弟,那就坐下喝酒吧。酒逢知己千杯少,大家还等什么?”

杨江跨步上前:“李兄弟,你我一见如故。既然被你看穿了行藏,那还是先把话说在当面,不然也喝不痛快。”

“要我说什么呢?”李宪伸手点着徐成、张迪、杨江、高托天:“你们四个家伙一旦仓促起事,绝对不可能成功。到时候就是上百万人的死伤,有什么好说的?”

徐成摆摆手,所有人都围着火坑坐下来,然后才沉声说道:“现在已经火烧眉毛,不仓促起事就来不及了。根据金宋的协定,灭辽后宋朝收回幽云十六州,而辽上京、中京、东京的人口,无论渤海、契丹还是汉人,都归女真所有。”

“我们是祖祖辈辈的汉人,誓死不跟女真走。但是据可靠消息,童贯那厮竟然凑齐了赎金,燕京交割就在眼前。而且完颜阿骨打和完颜宗望另外提出一个要求,大宋必须让他们另外带走家产五十贯以上的三万户。”

“是啊,徐老大说的不错。”张迪接口说道:“我们洺州的大迁徙已经开始,很快就会轮到我们家。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同归于尽。既然大宋朝不把我们当人,那干脆首先拿童贯那厮开刀!”

“打不赢的。”李宪看了杨江和张迪一眼:“你们就看见童贯那厮被大辽的残兵打得丢盔弃甲,以为他们真的是泥捏的吗?实话告诉你们,童贯打不赢辽国和金国,但是屠杀自己人绝对是一把好手。”

“浙江的方腊知道吗?童贯用了八个月,集中十五万大军,前后杀了将近两百万人。无论老幼全部斩尽杀绝,最后俘虏的七万妇女,全部剥光之后吊死在山林之中。想想这个可怕的后果,你们是不是要再仔细谋划一番?”

徐成回过味儿来了:“李兄弟,你的意思并不反对我们起事,不过是不希望我们仓促行动对吧?”

“没错!”李宪点点头:“金国女真鞑子一旦得到大宋的赎金,也就是大宋灭亡的时候。在国破家亡的紧要关头,凡是有血性的汉子都不会冷眼旁观。但是,如何才能躲过女真鞑子的必杀之祸,能够和女真鞑子长久战斗下去,这就需要研究。”

“长久战斗下去?”高托天顿时兴趣大增:“李兄弟的意思,我们如果谋划好了,就有可能和女真鞑子进行长期对抗是吗?”

“当然!”李宪没有丝毫犹豫:“要知道这里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地利已经在我们手里。老百姓都不愿意背井离乡,更不愿意当亡国奴,人和也在我们这一边。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天时,什么时候动手,这才是关键。”

徐成沉思了一下才仰起头来:“李兄弟,听你这么一说,仿佛你心理早有谋划。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应该如何做才能和女真鞑子对抗?”

李宪心道,只要你问到这个问题,事情就好办多了,因此微微一笑:“兵法云: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也就是说,凡举大事者,首先就要搞清楚两个问题,否则必将一事无成。”

张迪已经迫不及待:“两个问题并不多啊,李兄弟还请明言。”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