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天玑动 > 第15章 萧家内卫队

大宋之天玑动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当先前逃命的三十多骑返回来痛打落水狗,金兵想逃也不行了。

金兵二十四骑全军覆没,其中李宪一个人就杀死九人,连胯下大白马都变成了血淋淋的。

李宪端坐马背上直喘粗气,这并不仅仅是体能的消耗,而是因为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好像还没有从大战之中缓过劲来。

李宪杀过人,而且杀过不少人。但像今天这样狂呼酣战还是第一次,让他对冷兵器时代的战斗场面有了最直观的感受。

一个粗狂的嗓门和蹩脚的中原官话,终于让李宪彻底清醒过来:“在下萧焯见过将军!”

让李宪彻底清醒的,其实并不是嗓音和蹩脚的汉语,而是一个秃头。

马前站着一个人,右手捏着皮帽紧扣在左胸前,一个光秃秃的脑袋正在鞠躬。

其实也不是真正的光头,除了顶门没有头发之外,脑袋的左、右、后三个方向分别有三撮头发。

看过电视剧《西游记》的人,都见过红孩儿的脑袋。这是契丹人的标志,和党项人没啥分别,没有人不知道。

李宪这次出来除了谋取东西之外,主要目的是想在幽云十六州的汉民中做点事情,争取扬名立万啥的,然后就准备当英雄了。

不过,他发现自己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好,来到这个时空所救的第一个人是大辽国的小姑娘。所救的第一队兵丁,又是大辽国的军人。

“该救的人一个没碰到,不该救的人到是层出不穷。他妈的,看来想当英雄也不容易,动不动就出纰漏。”

在心中发泄一通不能解决问题,李宪只能面对现实:“萧焯,你们是大辽军队哪部分的?”

萧焯躬身说道:“启禀将军,小的们是大辽萧家的内卫。鸳鸯泺一战崩溃之后,我们一边躲避追杀,一边寻找萧家的主人。断粮两个多月,又不敢出去打猎,只能在雪地里刨草根、捡木耳充饥,大家体力跟不上才会让这些女真贼子猖獗。”

李宪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看你们一共三十九人,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呢?”

萧焯仰起头来,神色肃穆:“我们内卫队一共一百零八人,连番剧战之下就剩这些了。如果不是将军救命,今日可能全军覆没。小的们已经决定了,如果三个月之后找不到萧家的主人,那就只好拼命向西逃进大漠深处。我们决不向女真贼子投降!”

“你们有如此坚定的立场,我非常敬佩。但是一心逃跑是没用的,所有的血债都是女真贼子造成的。战斗到底,血债血偿才是大丈夫。”李宪跳下马背,走到萧焯身边低声说道:“我此前救了一个女人,十三岁,自称萧姵,不知道你们是否认识?”

噗嗵,萧焯已经跪倒在地:“请将军饶恕小的隐瞒之罪,我们正是小主人的近身卫士。因为丢了小主人,这是不赦之罪。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所以才会在这附近来回搜寻。天神在上,竟然派将军过来拯救小主人!”

契丹人宗教信仰很复杂,萨满教就是其中之一。既然这些人认为自己是天神的使者,李宪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虽然没有当成英雄,但是在契丹人心目中当一回天神的使者,那也算意外之财,所以李宪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赶紧打扫战场,我带你们去见萧姵!”

李宪并不是一个变态的民粹分子,在他思想理念其实很简单。

接下来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金国女真鞑子。只要是誓死和女真鞑子作对的人,都是可以联合的对象。

只要有机会,就不断给敌人栽刺,让敌人今后到处遇到袭击,变得寸步难行,这才是人民战争。

萧焯他们的确是饿坏了,血淋淋的马肉就这样生吞活剥下去。一方面现在不能生火,另一方面就是要争取时间。东面的大新镇喊杀震天,现在正是尽快离开是非之地的时候。

不能怪李宪不掺乎杨杰等人的造反,因为历史记载很清楚。

杨杰、张迪、高托天等人都是狭隘的小农意识,一个个都想称王称霸,谁也不服谁,这样的人不是李宪需要的。

杨杰、张迪、高托天等人不碰得头破血流,没有彻底醒悟之前,李宪绝对不会主动参与其中。

李宪需要的是铁血战士,而不是一天到晚想当皇帝的人。所以他选择留下萧焯这三十九个契丹人,也正是出于这个理念。

因为李宪很清楚,大辽国的内卫要求非常高,而且选拔极为严格。

一句话,萧焯他们都是要被砍头的罪人或者奴隶,被某一个人救下来,就算是把生命卖出去了,而且以天神的名誉发过誓。

这种临敌之际不顾性命的人才有培养前途,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思想。你给他什么思想,他们就是什么思想。标准说法叫做可塑性很强,俗话叫做傻子。

当然,收容萧焯等人,李宪还有更深层次的考虑,不过需要见到萧姵之后协商,达成一致之后才能实施。

接下来终于安全了,因为四周的注意力全部被集中到大新镇一线。李宪等人在日落时分赶到了临时驻地,也就是那个大山洞。

“不错,这个萧焯的名字还是我取的。他原本是一个无名的奴隶,因为在一次战斗中表现骁勇,我就取消了他的奴籍,另外给他组建了一个百人队,算是天祚帝送给我的成人礼物。”

萧姵看见李宪把萧焯等人带回来,自然是惊喜异常。

李宪看着萧姵,脸上前所未有的严肃:“我曾经说过,凡是我身边的人今后都是汉民,绝不允许出现另外一股势力。我把萧焯等人带回来,你就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要么放弃原来的身份变成彻底的汉民,要么带领他们离开另立旗号。”

直到这个时候,萧姵、唐浩然、郭小乙三人才明白,李宪上一次所说的话是算数的,绝对没有开玩笑的成分。

郭小乙早就已经发誓追随李宪,所以他第一个站到了李宪身后。没有说半个字,但是实际行动更说明问题。

唐浩然神情肃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这条命是恩公捡回来的,自然就属于恩公。我现在不能走路,但是我的心永远跟着恩公。”

萧姵倒背双手开始原地转圈子,说明她心中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此前孤身一人,随时都有倾覆败亡的危险,那个时候所说的话并不能完全算数。

现在萧焯他们三十九人突然出现,如果用得好的话,很快就可以在草原上打出一片天地。

多少草原部落,都是从几个人开始发展起来的。现在看起来强大无比的女真鞑子,同样也是如此,这一点李宪心里非常清楚。

强扭瓜不甜,而且还会留下巨大的隐患,这不是李宪的初衷。

这个年代的人基本没有“国家”这个概念,一切都以家族利益和部落利益为最高准则。

草原地区强调自己的部落,也相当于自己的家族。只要对自己部落有利,什么事情都可以干。

中原地区强调自己的朝廷,也就是自己的皇帝。中原皇帝的朝廷,实际上是一个更大的家族。

正因为如此,这个年代的人立下汗马功劳之后,最大的荣耀就是赐国姓,表示你成为我这个家族的人了。

尼玛,这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不知道多少人要造反:老子给你立下汗马功劳,你竟然让老子改名换姓背叛祖宗,士可杀不可辱,老子和你没完。

相差一千年的理念碰撞,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接受的。

虽然老祖宗早就说过“民为重,君为轻,社稷次之”这个道理,如果李宪跑到东京汴梁城对宋徽宗赵佶说:“皇帝老儿老子告诉,天下人都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高贵,你也别人五人六的。”

李宪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能够得到的唯一结果就是:“来人,把这个目无君上的狂悖之徒绑到午朝门之外,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这种事情真有人干过,当初孙猴子就干过一回,结果“玉帝老儿”杀不死他,天打雷劈都没用。最后被判终身监禁,后来改为有期徒刑五百年,在五行山下服刑。

李宪没有孙猴子杀不死的那身本事,所以他绝对不会跑到东京汴梁自讨没趣。

萧姵用了两个小时来考虑这个严重问题,最后也没有一个完整的结果。

萧姵担心的是,如果让契丹人改服易容,只怕没有人愿意接受,甚至还会造成更大的反抗。

对任何一个民族来说,固有的传承习俗和信仰,那就是命根子。

这个道理李宪自然明白:“你这个担心是没有必要的,从三皇五帝开始,汉民就是由各个不同的部落构成。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信仰,也有自己的习惯。这是每个人的自由,谁也不能干预。”

“中原有句话:入境问忌,入乡随俗。这就说明中原地区同样是不同的民族组成,都有自己的习俗和禁忌。汉民,是一个大家庭的代名词,并不是要消除民族部落固有的传承。只有女真鞑子倒行逆施,其他人都不会这么干。”

“有人信奉天神,有人信奉老庄,有人崇拜上帝,有人喜欢佛主,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有些人因为自己的信仰就要毁灭别人的自由,这是我不能容许的。既然都是汉民这个大家庭的成员,大家就是平等的,绝对不能互相欺负和排斥。”

“你说的不错。”萧姵点点头:“大辽国虽然在对待汉民问题上没有绝对公平,但是大辽国一向采取的是‘南人南治,北人北法;兼收并蓄,趋于融合。’从这个方面来说,你的观点我能接受。”

李宪微微一笑:“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如果不能达成一致意见,你还是必须带人离开。”

萧姵眉头一皱:“没想到你的问题真多,说说看。”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