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兔小说排行榜
首页 > 历史军事 > 至尊骁婿 > 第3章 可怕刑罚

至尊骁婿

上一章 目录
好书推荐: 天人图 才子风云录 大宋之天玑动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 大汉狂徒 至尊骁婿 大明恶贼 我和郑和下西洋 千古圣君秦二世

此时的沈若瑶,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在她的手腕处,还包扎着厚厚的纱巾。

在她旁边,还坐着一个背着药箱,留着花白山羊胡子的老人。

此时正紧皱着眉头,抚摸着胡须。

见沈老太君来了,便立马上前行礼。

沈老太君语气急切道:

“王神医,若瑶她,她,她怎么样了?”

王神医听后,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发现的晚了,如果能早点的话,或许还有的救。”

“现在,现在失血过多。”

“除非出现奇迹,否则……”

那个王神医说到这里,也就不再说下去了。

这个王神医,本名叫作王有德。

可是这里,赫赫有名的妙手医者。

偌大一个沈家,有人生病也都是找他的。

此时听他这么说,沈老太君顿时就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了。

不住哽咽着来到孙女的床边坐下,然后抱起她的身体,任由她躺在自己的怀里。

似乎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离自己而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老太君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于是便喃喃自语道:

“你到了那边,肯定会孤单的。”

“奶奶就找个人,过去陪着你好了。”

“既然,你是因为那人的原因,才寻短见的。”

“那他,也就不配活着了。”

……

这是一个乌漆嘛黑的地方。

一嗅之下,全是木材的清香。

徐晓锋已经被扔到这里好一会儿了,也没个人来搭理他。

弄得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也可能是被捆了太久的原因,他现在的手,已经麻了。

一阵微风,透过门口那稀疏的木板吹了进来。

打在他湿乎乎的衣服上,冻的他瑟瑟发抖。

那个老太太,真的会放过我吗?

那和我‘共浴’的小妹子,又是什么人呢?

洗澡的时候还带着纱巾,这又是什么怪癖?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柴房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徐晓锋抬头一看。

又是那两个持剑的劲装妹子。

徐晓锋刚想开口套近乎,就被这俩妹子,拽着衣领拖了出去。

由于他现在的手脚被捆,所以他想要挣扎也动弹不了。

于是就只能嘴里抗议道:

“喂,我是一个人呀,你俩这样拖着我,还有没有点人性呀?”

沈秋听后,转头瞟了他一眼,冷哼道:

“你想说什么,就尽兴说吧。”

“否则过了今晚,你就没这个机会了!”

徐晓锋的心里,咯噔一下子。

随即便一脸惊恐急声道:

“你这话是啥意思?”

“难道,难道那老东西,要,要……”

“把我杀了?”

徐晓锋越说,声音越低。

待到最后,已经听不到了。

几分钟之后,二人就拖拽着徐晓锋,来到了沈若瑶的住处。

刚到门口,他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等他进入房间之后,他便彻底懵比了。

或许这事儿,放到现代,可能也就不叫个事儿了。

为了这事儿进而跑去自杀的,更显荒唐可笑。

可在这个时代,女子的名节就重于性命了。

所以沈若瑶会做这么,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

看着躺在床上,生机渐无的妹子。

徐晓锋的心里,是既难过,又自责,又惊惧。

沈老太君一看这罪魁祸首来了,立马就暴怒而起!

身体轻颤,声音嘶哑道:

“我朝,有一项刑罚,名曰剐邢!”

“老身也只是听过,但从未见过!”

徐晓锋顿时就瞪圆了眼睛。

与此同时,自己的双手,也在玩命的挣扎着。

冷汗,自他的额前簌簌落下。

他的那颗心,也逐渐沉入谷底。

你妹的!

这特么也太狠了吧!

这真特么是最毒妇人心呀!

沈老太君看他那副惊恐之极的样子,心里顿时感觉无比舒爽。

“怎么的,现在知道怕了?”

“先前,你欺负我孙女的时候,不是嚣张的很吗?”

“我这府里的小川子,就从他父亲那里,继承了这门手艺。”

“但无奈的是,他却与府衙失之交臂了。”

“今天,我就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展示他的这门手艺!”

“而你,就是他的第一个客人!”

“反正我这孙女,也不久于人世了。”

“我现在就让你,先下去等着她!”

“沈秋,沈夏。”

“你俩去把小川请来,顺便在让他把他老爹的那些东西,一并带来!”

那俩劲装少女听后,也不犹豫,一转身,便奔着门口走去!

剐邢这俩字,他也只在电视当中听到过。

相传那是要用渔网,把人扣住之后,然后在用小刀,一片片的……

想到这儿的时候,徐晓锋立马就本能反应似的大喊出声:

“等,等,等会儿!”

“你刚才说,现在你的孙女,还没死对吗?”

“如果这样的话,我或许能救活!”

其实,他也想学电视里那样,高喊一声,来吧,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可死到临头的时候,人都是害怕的。

沈老太君听到他的嚷嚷,心里也是一惊。

虽然对他的话,也是不太相信,但为了自己的孙女,能有得一线生机,他还是把那俩劲装少女,叫了回来。

看向徐晓锋,面沉似水道:

“你真的有办法?”

徐晓锋一看她相信了,心里高悬的利剑,也算有着落了。

于是忙急声道:

“我的爷爷,早年的时候也曾做过医师。”

“对待一些疑难杂症,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方法。”

“事情既然因我而起,那我就想负责到底。”

沈老太君点了点头道:

“那你就过来试试吧。”

“如果你要能将我孙女救活,那你的这条命,也就保住了!”

随后,她又让那俩劲装少女,将绑缚在徐晓锋身上的绳子解开。

徐晓锋这才有机会,再次接近那个女孩。

通过简单的把脉之后,徐晓锋也大概了解沈若瑶的病况了。

失血过多这个问题,在现代,无非就是找到同样的血型,然后进行输血就好了。

但在这个时代,又怎么可能测出她的血型,进而给他输血呢?

徐晓锋抓耳挠腮的半天,最后只能决定,冒险用一下爷爷教给他的办法了。

上一章 目录
返回顶部